我搬来现在居住的这个小区已经快3年了,但和小区的邻居们依然不是很熟。


这也难怪,我本身不是那种爱四处串门的人,再加上这小区的住户大概有1000多户,所以大家也只不过是见面点头寒暄之交而已。


小区有前后两个门,每天24小时都有保安值班,虽这是物业的职责,但想着有人彻夜站岗,让1000多户可以安然入睡,内心除了对物业的一份满意,也是对这些保安充满感激的。


等到搬来两、三个月后,和周围稍微熟悉的时候,出入门时发现保安总是谦然从门卫室走出帮我刷卡,除了微笑说声谢谢,倒也心安理得,以为这是物业培训成果,要求保安有客必迎呢。


忽然有几次发现我前面原本有一位亭亭玉立的美少女走过,保安却坐如泰山并未出来开门,等发现了后面的我才出来刷卡。


如是几次下来,我忽然汗颜,每天照着镜子观察:难道我有那么老了吗?以至于让那保安同志们把我列入老年妇女“扶贫”对象了?于是赶紧敷面膜、紧肤水的折腾了一气。


忽然又有几次发现我前面有位老姐姐、偶或老哥哥进出门,摸摸索索找了半天才掏出卡,那保安也未见动静。大姐进入小区后我也随后接踵而至,奇怪的是保安却出来刷卡了。


这件事令我百思不得其解,更令我茫然的是我不知道自己属于哪一类?为什么会导致这样的结果?


带着这个疑问我观察了好久,我发现早晨7点半是上学和上班高峰期,保安拉着门要站40多分钟,冬天的温度常常在零下8度到12度,而匆匆忙忙的人群总是只顾低头鱼贯而出,没有人抬头看他一眼,也很少有人说声“谢谢你”,而我……就是那个不忘说谢谢的人。


因为一句谢谢,在近百张陌生面孔里他记住了我,这就是为什么我进门总是被“照顾”的原因。


当然像我这样做的人也不在少数,只是自己孤陋寡闻未在恰好的时间碰上那些恰好的人或者我忽略了那种正常的现象而已。


但这并不妨碍我得出一个结论:人们愿意记住的是别人对你微笑的面孔。微笑是最简单的认可证,它让人得到了尊严上的平等-------那就是尊重。


事实证明 ,说句礼貌用语并没有那么难,它不仅让听的人感觉舒服,连说的那个人脸上的表情也生动起来,当你露出一张微笑的脸,还有什么是比这更美丽的容颜呢?


当你微笑久了,那份气定神闲的从容大概也已经镌刻在眼角眉梢,从内而外地折射出柔和不刺眼的光芒。


对别人的尊重,成就的是自己的高贵,这份高贵的气质,即使在面临大难时也依然呈现出让人高山仰止的华贵与雍容。


路易十六的王后上绞刑架的时候,不经意间踩到了刽子手的脚,她下意识地说了一声“对不起”,这是一种极其高贵的尊重,她让台下的民众见识了什么叫融进血液的高贵,想必那刽子手在执行王后的死刑时也总会生出些许不忍吧?


曾经在某杂志看到过一篇文章。


文章内 容是这样的: 67岁的玛格丽特·温贝里是瑞典一名退休的临床医学家,住在首都斯德哥尔摩附近的颂得比贝里。


一天早上,温贝里收到邮局送来的一张请柬,邀请她参加政府举办的一场以环境为主题的晚宴。

温贝里有些疑惑,自己只是一名医务工作者,跟环境保护几乎没什么关联,为什么会被邀请呢?


可她仔细看了请帖,确认是自己,于是高兴地挑选了一套只有出席重大活动时才穿的套装赴宴去了。


等她 赶到现场,不由得吃了一惊,参加晚宴的竟然都是政府要员,其中就有环境大臣来纳埃克,他们在别的活动里见过面。


看到温贝里,埃克先是一愣,然后马上向她报以真挚的笑容:“欢迎你,温贝里太太”。并把她带到相应座位上,温贝里听他们讲了对环境的看法和建议,并一起进了晚餐。


宴会结束后,按照惯例拍照留念,温贝里度过了一个愉快的晚上。


几天后温贝里浏览报纸时看到自己的合影和报道:“政府宴请送错请柬,平民赴约受到款待”。


原来环境大臣邀请的是前任农业大臣玛格丽特·温贝里。由于工作人员失误送到了同名的温贝里手里。


对此,埃克表示“不管她是谁,只要来参加宴会,都应受到尊重”。埃克并没有当场揭穿次“温贝里”是个“冒牌货”,而是展现了他对她的一份尊重。

(照片第一排右一为温贝里太太)


尊重别人是一种能力,它不仅仅是下级对上极的尊重,晚辈对长辈的尊重,弱势群体对强势群体的尊重,反之亦然。


对别人尊重是衡量一个民族或国家文明程度的标尺。


最近这十年以来,随着我们国家的经济崛起,我们老百姓口袋里的钱越来越多,出国旅游的人群也越来越多。


我们常常会遇到一些暴发户在机场或者在商场趾高气扬把别人指挥得团团转,他们以为别人对你低头,就是别人对你的尊重。


岂不知,别人让着你不是因为你高贵,而是因为别人高贵!


想让我们国家在世界上呈现出礼仪之邦的强国之态,是需要每个人都修身自强的,一个人想赢得别人的尊重,绝不是靠大把撒钱或傲慢无礼换取的。


只有我们做好一个公民应有的素质,才能让别的国家的公民对你恭然相待。


就像三国时期刘备说的那句话一样:“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平凡如你我,或许我们一生也没什么丰功伟业,但至少让我们的长相能在35岁以后,有那么“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一个人中年以后的长相,常常是由他的精神面貌决定的。


做一个慈祥的老太太,让我们脸上的皱纹呈现出一道道柔和的线条来,其美丽的光芒远远胜过那些仅仅靠高级化妆品堆积出来的,一张傲慢无礼的僵尸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