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我回到老家的小镇上。一天晚饭后,逛逛马路,看到学校操场上一群大妈们轻快在跳广场舞,他们步伐轻盈,动作整齐,热情洋溢。


前面有一男一女两个领舞的,音响里开着强劲的音乐打着节拍。他们一会挥舞着手臂,一会抬起脚,一会儿扭着腰肢。脸上满是幸福的微笑,弥漫着一片轻松祥和的气氛。


我粗略估计下,跳舞的大概有六十多人,站成了六排。他们中的大多数年龄应该在60岁以上,以女性居多,应是奶奶辈的。看起来,他们似乎很享受,乐意这样的日子。


有小孩子们在旁边玩学校的滑滑梯,或者在操场上来回奔跑,快乐无比。忽而觉得自己30+的年纪,不上不下,站在这里有种不合时宜的尴尬。退到一边我开始掏出手机写写划划,发些感慨。这是我多年的习惯,也是自己独有的世界。

那一刻,我突然想起在上海时见过的一位客户。他也60多岁了,属于新上海人,担任着一家公司的总经理,对前来拜访谈合作项目的我们,总是滔滔不绝,夸夸其谈。


说着自己的创业史,如何如何从贫穷的农村老家,一步步闯荡走到今天,他说手腕上的是百达翡丽手表全上海只有300人有,衣服的是某著名品牌……


话语眼神里有着无法掩饰的骄傲,我们也连声附和着赞美。


后来他竟然口无遮拦,愤愤然地说,我最瞧不起那些跳广场舞的老人。一到退休年龄就图安逸,不干了,早早的就让自己享福,天天跳来跳去的有啥意思?越穷的地方反而退休得越早,相反大城市和一些发达国家,这个年纪正该是向上奋斗的关键点。


此刻,我在想,到底何为有意义呢?年薪几百万的高层领导,同小地方的大妈大爷以收入层次相比,或许是根本没有什么可比性,大家也不是同一个频道上的,无论起点还是终点。

但是他们的灵魂都是生而平等的,并无高低贵贱之分。幸福感也不仅仅是以金钱来衡量,而是个人的内心感受,或许跳广场舞的幸福指数还高点,谁能说得清。


那位领导对广场舞大妈们是如此不屑,或许是觉得他们太容易知足,贪图安逸,缺少进取心,人不老心就老了。而他60多岁了,还在激情满满的规划下一个五年计划,十年规划蓝图。当然,这也只是他个人的想法,人生的路,有千百种呢。


他还谈到75岁再次从零创业的褚时健,他的“褚橙”已是闻名全国的知名品牌。他们这类人都有颗不服老的心,都是工作事业狂。他们似乎没有年龄概念,有的只是对目标、对人生价值的追求、渴望、践行。


我们生而为人,我们又生而不同。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路要走,并不是单行道。各人有各人|的快乐,各人有各人的烦恼,应该无对错之分,只是各人选择罢了。

小城镇的人,也是被环境所选择,为环境所拘限。他们大多白天帮忙带孙子在这儿陪读,也有的是城镇退休老人,为了排遣孤独,互相结伴着来跳舞寻乐。


跳广场舞对他们来说,是很好的休闲娱乐方式。既能锻炼身体又能舒展筋骨,放松心情,更是一种很好的精神寄托,而且没有投资风险,那是属于他们支配的王国。


每当夜幕降临,晚饭后的大妈大爷们穿戴整齐,约好了一般,迈着轻快的步子,都去往学校的大操场。那里平坦宽敞,有音乐、有观众、有舞台,有他们的老伙伴。


那一段时光,他们的心底是幸福愉悦的,是欢快轻松的,也是这所小镇不可忽视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毕淑敏说过,幸福是一种灵魂的成就。


我想说,幸福是比较级的。人们只会同身边人相比,不会想那么深,那么远。像那位公司高层领导,广场舞大妈们压根也不会认识,也无须认识,也就不会去作比较。幸福或许也像跨栏,看每个人所定位的高低,起步的早晚。

不管我们多大年纪,身处何地、何种阶层,愿我们都能在有限的能力范围及成长轨迹内,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并长久地拥有它。


同时,我们应该尊重每个人的生命轨迹,以及生活态度。正因为个体的差异,才构成了这个多彩缤纷的世界。


人生有千百种模样,你领取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我们都在种瓜得瓜,我们也终将殊途同归。

作者,齐帆齐。安徽池州市作协会员,自媒体人,自由写作者。

掌阅、微博认证作者,新华网签约作家。多平台人气作者。

文章曾发《人民网》《哲思》《皖江在线》杂志报刊等。

新书《逐梦路上,让灵魂有光》即将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