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唐瑭

图片:桦林、部分网络

音乐:故乡情

离开故乡三十六年了,游子思故乡,却没有为故乡写下半点文字,实则有愧疚之心。想起大诗人贺知章的《回乡偶书》,这才又给了我一点思路,记忆起那一年,我回故乡过春节时的情景来。

1990年冬,我回到故乡全州探亲时,正遇到了多年不见的漫天大雪。对我而言,游子自远方归来,瑞雪相迎,不亦乐乎?不过,眼前的山路白茫茫一片,惊喜之后还有一丝的迷茫。我朝着家乡的方向走去,到了家门前的田园边,看见有几个小朋友玩的欢欣笑语,我走近一看,原来他们在制作大雪球。这玩意儿,不就是我小时玩的把戏吗?看到这群可爱的孩子,不怕天寒地冻,敢与天公作斗,厉害了!

一位小朋友搁下雪球,望着我问道:“你是哪里的?”我随口答:“我就是这里的罢。”另一位朝我也望了望,说:“我怎么不认识你啊?”说来也对,其实,我也不认识你啊!我内心里感到一丝愧疚,却又好笑,大诗人贺知章的这句诗:少小离家老大回,儿童相见不相识。千百年后此时却被我应验了。


于是,我朝他们微微一笑,便问旁边的另一位小孩:“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小孩说:“我叫蒋不生,妈妈笑我一生下来就挨罚款,说我不该生。”逗得大家都哈哈笑了。此时此刻,一个调皮鬼趁机把蔣不生的帽子摘了下来,露出了一个秃头,还不停地讥笑,喊他“小和尚”。或许是怕羞,蒋不生赶紧追过去把帽子夺到手中,脸色很难看。不一会,我就离开他们了。

到了大年初一,这一天是非常有趣的,也是家乡孩子们最快乐的时候。他们会穿上新衣裳,一队一队地走家串户去拜年。见到长辈,都要行个礼鞠个躬,说声“新年好!”然后,长辈们就吩咐他们坐下,先是喝杯姜糖茶,暖暖身子,再将糖果饼干,花生瓜子类的东西,一盘一盘递给他们拿吃。走的时候,每人还能得到几元的挂钱(压岁钱),虽然不多,但一天下来收获还不少。

我作为家乡的“客人”,也会去拜年的。于是,我走进了蒋不生小朋友的家。只见他的妈妈正在炸油饼,看到我来,她赶紧停下手头的活,一边寒喧一边倒茶,接着就去拿吃的东西来,忙得倒很快乐!多年不见,我们很开心,聊了很多家常话,谈集体劳动时的快乐,也谈包产到户时的自由,当中的酸甜苦辣都说了。

我趁着机会,问了她儿子秃头的事。她说:”三年了,去年吃过毛发再生灵,看到也长出一些头发来了,但一停药,头发又脱掉了,总是治不了根“。我对她说:“嫂子,你不要担心,你儿子的病可以治好的,我向你推荐一种药……”“什么药?”嫂子急切地问道。“有一种叫“生发片”的药,效果还不错,不妨试一试。”“好啊,好啊!”她喜出望外,目光里充满了希望。

对于这件事,我一直记在心里。回到南宁后,我立马寄了5瓶”生发片“给嫂子。时光流逝,半年过去了。有一天,我忽然收到家乡的一封来信,信的背面写着:“内有相片”四个字,一笔一画都很整齐。信中写道:

“叔叔:你好!我如今头上已长满了黑发,再也不受别人欺负了。我永远感谢你对我的关心和帮助,信中附有我的一张近照,你见了之后一定会很惊喜的……”


简单的几句文字,却看出了小朋友内心的喜悦,于他而言,这就是幸福,这就是自豪,我为小朋友祝福!当晚,我在回复的信中写道:”知道你的头发获得新生,你能走出自卑的阴影,自信重生,我真为你感到高兴。今后,你就和大家一样,可以一起唱歌,一起跳舞,一起运动……祝你学习进步!”

2019.1.9

谢谢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