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飞姐电白100越野赛30公里组取得不错成绩,在大雨路滑的情况下4小时46分完赛,取得第20名的好成绩!

  听她说补给很丰富,周围群众非常热情!我听了心动了,所以可以报名的第二天我就报名了。那时我还没有现场全马证书,只能上传线上全马证书。原本想报100公里的,但不成功。现在想起来,也好错有错着。

在电白100罗坑越野赛前,有还有5场马拉松 赛,一路享受PB的畅爽!结果在第5场阳江海陵岛马拉松赛撞墙了😂

10月21日,2018茂名国际生态马拉松赛。

11月11日,2018桂林银行桂林国际马拉松赛。

11月18日,时代中国•2018“纪念肇庆命名900年”肇庆国际马拉松赛

11月25日,红城百色国际半程马拉松赛。

12月2日2018厨邦杯阳江海陵岛环岛国际马拉松赛

回想起差不多一年来,从第一次半马2小时38分,之后一直PB,2小时06分半马——5小时13分全马——4小时34分全马——4小时25分全马——4小时14分全马——3小时40分全马——3小时39分全马——3小时22分全马——3小时16分全马——1小时31分半马,之后因为是一个月背靠背比赛并一直PB,也没有时间去恢复身体,更因为阳江比赛前一天饮食不当造成腹泻,所以跑蹦了,结果很遗憾只得了4小时21分的成绩。

去年10月1日之所以跑69公里,一因为为了庆祝国庆69周年,也因为试下能不能完成69公里,当是罗坑60公里前一次试练。那次用了7小时16分,感觉很真的辛苦!

快到了罗坑越野赛前十几天,和勇哥、蚊蚊、虎妞、逸云、铁神、真真去了罗坑拉练了23公里,即是到了60公里路线的CP2,因为天气太晒,带水不足,所以果断撤回下山回家。经过这次拉练信心大减,后悔自己不自量力报了60公里😂。之后又和勇哥两人去了浮山岭拉练了一次,也和勇哥等四个人一起从东汇城一直跑到马头岭再往回跑,一共是33公里。

原本计划在罗坑越野赛前自己跑100公里,结果没有时间。也计划2018年31日跑20.18公里,在2019年1月1日跑20.19公里,结果没有跑成,只是去高州笔架山拉练一下。在罗坑越野赛前两天,即是3号晚上我慢跑了43公里。


  1月4号,傍晚坐了昌哥的车去领物资,一路很顺利,很快就领到比赛物资了。因为不敢太晚回家,影响第二天的比赛,所以没有和昌哥他们一起吃晚饭就坐平易近人邱法官的车回家了。邱法官一直送我到我住的小区路口,真是太感谢他了!

  5号4点就起床了,洗脸刷牙收拾好,在等飞姐的车时去了吃了一碗粥。5点零5分出发,不到6点就到了罗坑中学,意想不到的快和顺利!在车上飞姐聊起前两天她和姐夫去吃完喜酒回来就感冒了,到现在还是没有完全好,不知是不是对方没有回礼造成的?我说是一段时间流行性感冒很厉害造成的,前一个月健仔也是发烧感冒,现在燕芹也感冒还没有完全好,健仔班的同学每天都有几个人请病假。

我想如果知道飞姐和姐夫感冒的话,我4号在沙琅住酒店就好了,不用姐夫那么辛苦载我去参赛。

8点才开跑,距离比赛时间还有差不多一个多小时,选手们忙着吃早餐、热身和拍照合影。差不多是7点半左右,天突然飘起蒙蒙细雨,天气预报不是没有雨下吗?我们都担心像去年那样下大雨。下这样的细雨,如果被前面的选手跑过,山路会不会变滑?我和邱法官一边热身,一边聊,一边等待开跑枪声。我们都认为只能按自己的节奏跑,跟不上别人就别跟着跑。

8点,开跑枪声一响,选手个个龙精虎猛向前冲。

我和邱法官一起跑,前面密集的人群很难顺利超车,只好见缝插针,能超就超。


  我心想如果一直在人群堆里跑,这样的速度在10点30分很难到达CP1。

快到水库大坝,我看见人群都踩着步阶上去,步阶左边有排水渠,没有人挡着,我一看机会来了,于是一溜烟就跑上去了,居然忘记了邱法官😂,不知道他怪不怪我?我想我们两个的节奏不同,不可能一直一起跑完赛的,但上排水渠之前应该和他说的,我居然忘了。

此处可以看到漫山缥缈的云海,好像洁白轻纱飘落在山腰上。

  大坝道路宽阔,我一路快速超车,我看下前面应该大概有二十多人。

大概距离起点3公里处就分道了,30公里和5公里一直往前走,60公里和100公里往左边山上走。

山路变得越来越陡,脚感到越来越吃力。

有一个女选手追了上来,紧跟着我,我感到非常有压力,同时很佩服她的能力。大概爬了三百多米,太累了,只能闪在一边,让她走在前面。

大约一共爬了七百多米后到了这座山顶,之后一路奔跑,下坡(不是很陡)时紧盯路面,生怕摔跤,速度不减冲下去,又到了另一座山,只能变为行走了。

就这样一遇缓坡就加速小跑,遇到上山就用登山杖手脚并用爬山,当然陡坡下坡不敢跑(高手不同,他们下坡是跳跃下的),只能全神贯注看着缓着行下去的。

快到CP1时有一个45度的坡,但这个坡有沙,所以容易打滑,加上我穿的不是越野鞋,是路跑鞋,后面的选手又紧跟着,我试着加速冲下去,遇到旁边的树木,就用手拉一下,免得加速过快,结果由于惯性,我绕树干快速转了一圈,吓了一大跳。

到了CP1,补给只有水果和可乐,好像还有番薯,都不合我口味,我只打卡就继续前进。

从CP1出来左转上山约500米,紧接着右转离开县道上山,在背影电杆处再右转。接着爬升来临!600多米的爬升可以说是赛道的第一个关卡(即是大家所说的绝命天梯),不过爬升之后,就没有多大的连续爬升了。第二段赛道约10.5公里,赛段累计爬升约945。此赛段为山林路和机耕路、一小段铺装路面,但大多沿水渠行走。我由于爬完绝命天梯,口渴S了,我不停喝了很多饮料,到了比较平坦山林路,是沿着水渠走的,但胃痛起来,又一次忍不住喝水的教训,从跑步以来已经第三次了。我只好行走前进,觉得可惜这段较为平坦的山林路。不断有几个选手超越我,其中有两个是女选手。每当有选手超我时,我都说你跑得快,先走吧!有个女选手对我说:“抽筋了?”我回答:“喝多了水,胃痛,不敢跑了,你先跑吧!”她于是走了。

我大概行走了20分钟左右,发现胃不痛了,于是慢跑起来,大约跑了2公里左右看见先前对我说话的女选手。我说:“我还是追上你了。”她说:“我的腿想抽筋。”哦,原来是这样。我超越了她,她也慢跑着跟着我。我们于是一边慢跑,一边聊着。那个女选手是四川人,经常参加越野赛的,去年参加罗坑越野是100公里的。

有人陪着跑不知不觉很快就到了CP2,时间是11点57分。这个补给点有丰富的食物,最重要是有姜糖水和粥,我吃了两碗和一碗粥就上山了。第三段赛道约8.5公里,赛段累计爬升约383米,60公里CP3关门时间为15:30,但我们13点30分就到了CP3,比关门时间早了2小时,耶✌!在这个补给点我吃的饱饱的,我对那个女选手说:”我吃得太饱了。”她说,无所谓,反而是应该吃饱的,因为前面就爬很高的山了,不用跑。

果然从CP3出来就开始爬山。据官方介绍此第四段赛道约12公里,赛段累计爬升约788米,60公里CP4关门时间为19:00;此处是陡峭的高爬升路段,此处已布置好安全绳索作为辅助攀登,途径几处狭小的山脊到达100公里组和60公里组赛道的汇合口,此处需注意各自组别前往的方向。约6公里左右连续上坡龙脊线,经过的山间小路狭小,且陡峭,选手要注意安全。由山脊线赛道下山至甘坑村赛段前1公里赛道较陡、且部分赛道被枯叶树枝覆盖路滑,易屁降,此处誉为上届选手的噩梦,当然,已布置安全绳辅助下降。

我爬到一半,我开玩笑说:“刚才CP3吃的东西就丢在这里了”。她笑着说:“不会吧?太快了吧?”。

这山坡和“绝命天梯”一样陡,而且比”绝命天梯”还长,我又出现了和上”绝命天梯”一样手脚发软,我只好喝葡萄糖水,然后咬牙坚持爬到顶。

上到山顶,翻过两三个小山头,又爬上一个大高山,面前出现了一座更高的大山,崩溃!我说:“不是吧?还有一座这么高的山,我可上不了”。那个女选手回头笑笑,继续走,我只好跟着继续。

  我们沿着路标从山腰盘着上山,爬到一半,我出现了抽筋,我实在跟不了那个女选手,我只好自己一个人慢慢爬,爬几米,要按摩一下大腿。

终于到了山顶,但大腿的大筋出现抽筋了,我心情坏到极点!回想起蚊蚊说想天黑之前回到终点,我之前以为应该可以,但现在不行了。难道蚊蚊跑到了我前面?不可能吧?如果不跑在我前面,不可能天黑之前回到终点吧?我只好坐下来歇下,顺便倒出鞋子里的沙。第一次遇着穿鞋那么艰难,一屈腿就抽得痛,穿了大约十分钟终于穿上了。

再翻过几座小山,面临的是下一千多米的夺命坡,太陡了!我看有80度的斜倾度。惨!这时天色在树林显得很暗,我沮丧极了,不断骂自己,太不自量力了!这时能弃赛,有人抬我下去就好了。我只好硬着头皮顺着绳子下去。下到坡的三分之一处,电话响起来了,我看手表是陌生人的电话,讨厌!烦死了!不接!

这段夺命坡太陡了太长了,心理距离起码有3公里!我终于下到底了,我回头看,这样心里想着。

17点18分到了CP4,在那里我喝了姜糖水和本地鸡汤,还让医疗的工作人员拉伸按摩腿部,缓解疼痛。

我看了手机,芳华在微信发信息给我,说了飞姐的事,但说得不清楚,我马上打电话给燕芹,才知道是飞姐姐夫和我一家三口走上60公里路线,被困了,姐夫很不舒服!我跟燕芹说:“原先你们不是沿着5公里路线走,顺便看风景吗?是飞姐想看看60公里路线怎样,才走上去的吧?”我因为知道飞姐是好胜的人,所以这样猜想。燕芹说:“是健仔想去的,所以才商量决定上去的。”我一听就责备燕芹:“小孩什么都不懂,你们怎么由得他呢,我拉练时也拍了视频给你们看了,很陡的。你们现在在哪里了?”“我们已经回到了罗坑小学了”燕芹回答。“我不和你说,我现在还有差不多20公里就回到了罗坑中学”。于是我挂了电话继续走。一边走,一边想,可能是健仔想走60公里,飞姐也想去看看,所以才走60公里吧?飞姐怎么不考虑燕芹和姐夫呢,他们那么胖,感冒还没有恢复。

第五路段爬升不大,但天渐渐黑了,心又急,腿又痛,烦到极点!

那个陌生电话又响了,我当然不可能理会,你烦不烦?我一边心里骂着,一边埋头急着走。

这时天已经黑了,我打着头灯绕着水库边的山路走,一段路由几处“安息之地”,加上有些指示青蛙灯是发绿光的,而且路标是红色,底端是白色反光贴,让胆小的人心惊惊!

到了CP5,这时已经是19点15分。我喝了姜糖水和倒了宝矿力特水就继续赶路。每到有房屋地方,如果有小朋友等候选手,小朋友们都热情大喊“加油!加油!”有的还走过来伸出热情小手和我握手。这时我心情好些了,我从背包里掏出手机边走边在微信里和朋友、亲人互动聊天。

大概距离罗坑中学还有3公里,虎妞追上我了。”哇!虎妞,你真厉害!你居然追上我,还能小跑!”我不禁称赞她。“好在追上你,不然真的一个人跑,害怕极了”她回答说。

我在微信和蚊蚊说,虎妞追上我了。蚊蚊说,你叫虎妞快点,跑起来,第6名还是她的,我都激动快哭了。

我对虎妞说,蚊蚊叫你跑起来,可能还是第6名。虎妞说跑不起来了,累死了。我说那快着走吧!

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到了罗坑中学门口,飞姐在门口迎接我们,和我们一起牵手笑着在热烈的掌声中一起冲终点线!

  流水账记完了,不是为别的,只为朋友和亲人知道我这一次60公里越野经历了什么,让他们知道越野菜鸟走60公里的艰辛。

在此,非常感激飞姐、姐夫感冒还没有恢复好开车送我去参赛,感谢飞姐、姐夫和我家人这么支持我!

同时在此再次感谢悦跑团团长何志、微马队队长高松花花姐、何冬梅、史政委、潘庆祝、芳华、吖葱谢谢[抱拳][抱拳][抱拳]最后特别感谢罗坑派出所的民警林勇民、麦小文和两名带路的村民!

还有两个人要感谢的,就是昌哥和邱法官,一个开车载我领比赛物资,一个开车送我回来。

差点忘了,如果不是勇哥、蚊蚊、真真、虎妞、铁神、逸云带我去罗坑拉练,说真的,我不可能完赛!特别勇哥!谢谢你们!

后来回来路上飞姐告诉我,何团长打我电话来,我不接,我这时才知道那个陌生电话是团长[捂脸]

文中图片来源于脸云和网友及其他网站,我没有时间和闲情掏出手机拍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