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酥手,黄滕酒。
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
一怀愁绪,几年离索。
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
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莫,莫,莫!"

   

江南的梅雨时日,绵绵的雨丝像扯不完的银线,淅淅沥沥从早到晚下个不停。就在这潮湿的雨季,我游览了雨中的沈园。

  沈园的雨一直在下,细软细软地飘洒着。偌大的园内,看不到什么游人。远处,淡淡的古乐随雨飘来,悠悠扬扬,使人仿佛置身于梦幻的世界,几分冰凉的忧思、几分潮湿的惆怅!沈园,你可曾有过如此的这份闲暇和从容?


   

沿着雨丝轻轻点击的卵石小径,拾阶而上,站在孤鹤轩内放眼烟雨蒙蒙的整个沈家花园,倾听雨点敲打着孤鹤轩的飞檐。猛然抬头,著名书法家钱君匋先生书写的对联映入眼帘:

"宫墙柳,一片柔情,付与东风飞白絮;
六曲栏,几多绮思,频抛细雨送黄昏"。

  我的心随着飘逝的雨韵陡然下沉:陆游!唐琬!在你们脚下展开的曾是一段怎样的路程?那次相逢是否也是在这绵绵的雨中?


   

那漫天的雨丝淋碎了你们久远久远的梦,无期的滴答飘啊飘,声声送走了你们驰骋的眷恋,送得很远,很远……于是,心便如同这雨中的冷翠亭,在潮湿中呻吟着!"世事多艰,空萦战马嘶风梦;欢缘难续,长忆惊屿照影时"。


   

温一壶黄滕酒,千万别,别烧焦了往日季节的故事。举起的杯盏是湿的,垂落的孤独是湿的,轻轻吟颂的诗句是湿的,湿了千百年的沈园!

  沈园的雨,是你们千百年的泪涌啊,洒不完,飘不尽!

"城上斜阳画角哀,
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
曾是惊鸿照影来。"

  往日的沈园也有无雨的时日,阳光如泻金,袅袅烟霞无声地飘洒,那是陆游和唐琬在葫芦池边梦圆的日子,那是他们真正踏寻彼此真谛的日子,那是他们摇晃诗词的日子。


   

一行行,醉晕了沈园的亭、台、楼、阁;一阕阕,醉倒了沈园的桃、梅、柳、竹;一首首,醉得沈园天昏地暗…...

  于是,沈园的雨绵绵无期,痴迷地下着,长长又长长。听,那千百年前的喃喃细语仿佛在这雨声中抖落,在翠绿的荷叶上滴答成晶莹的泪珠,不停地滴啊,滴啊。


   

那是陆游的泪!那是唐琬的泪!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沈园的雨一直下着。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沈园的雨还在下。

   

走出沈园,我在雨中,雨中的我,飘飘摇摇。陆游的诗句也随着雨的节奏在我的脑海中萦绕:

"沈家园里花如锦,
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
不堪幽梦太匆匆。"

  沈园的雨,湿润了我的眼睛……




*本篇文字来自网络
*小九,现居蒙城。命中注定漂泊的一枚游子,喜欢用自己的方式记录和分享生活的点点滴滴。希望走过的生命能留下点痕迹,也希望患了老年痴呆后,有一种方式可以唤醒曾经的自己。
*本次制作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经过后期处理


*微信公众号:

 小九心情驿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