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市三九寒逼人,冰雕夜景摄客魂。

已是零下二十度,满街人潮如踏春。

粉妆玉砌东边塔,火树银花西面灯。

雕龙绣凤南方立,琼枝玉树北处生。

五彩斑斓平地起,璀璨夺目向天噴。

冰内荧光色迷离,雕外霞光似天成。

栩栩如生夺天工,入木三分真传神。

熙熙攘攘绝口赞,应接不暇遗忘冷。

乌市三九寒逼人,

冰雕夜景摄客魂。

已是零下二十度,

满街人潮如踏春。

粉妆玉砌东边塔,

火树银花西面灯。

雕龙绣凤南方立,

琼枝玉树北处生。

五彩斑斓平地起,

璀璨夺目向天噴。

冰内荧光色迷离,

雕外霞光似天成。

栩栩如生夺天工,

入木三分真传神。

熙熙攘攘绝口赞,

应接不暇遗忘冷。

乌市三九寒逼人,冰雕夜景摄客魂。已是零下二十度,满街人潮如踏春。粉妆玉砌东边塔,火树银花西面灯。雕龙绣凤南方立,琼枝玉树北处生。五彩斑斓平地起,璀璨夺目向天噴。冰内荧光色迷离,雕外霞光似天成。栩栩如生夺天工,入木三分真传神。熙熙攘攘绝口赞,应接不暇遗忘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