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唐欣

图片:网络

朗诵/制作:安~

我爱她爱了六十年

爱了六十年没说过一句话

我肯定她也爱我

爱了六十年没说过一句话

我们只是邻居

永远只是邻居

我有一种固执的想法

我一开口就会亵渎了她

我知道她也如此

我们只是久久地凝视着

整整六十年没说过一句话



六十年前相爱的人已经老态龙钟

老态龙钟地参加孙子的婚礼

回家就各自想自己的心事

他们早已不再相爱

他们互相躲避,互相设防,互相诅咒

他们早已不再相爱

而我们的爱情已经是陈年老酒

纯得透明,醇得透明

我们深深知道

那是致命的爱情呀

一接近它我们就会死去

六十年就这样过去了

我已经老得成了一个孩子

她已经老得成了一个孩子

我们都将不久于人世

我想时候到了,时候到了


那个深夜呀,雪落下来

六十年的雪落下来

我叩响她的木门

我们的头发已经像雪一样

爱情已经像雪一样

她会心地看着我,看我

我们没有说一句话

炉火熊熊,一切都和想象一样

她取出两杯酒,和想象一样

纯得透明,醇得透明

我们没有说一句话

我们只是久久凝视着

我们深深知道,这是致命的酒

我们将永远睡去

这就是我们的爱情方式

我们没有说一句话


     外面的雪还在落,沉重地落下来

盖住屋顶,盖住道路,盖住整个世界

六十年的苍茫大雪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