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风·召南·甘棠》

先秦 · 佚名

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茏。

蔽芾甘棠,勿剪勿败,召伯所憩。

蔽芾甘棠,勿剪勿拜,召伯所说。

读《诗经·甘棠》,因人及物,爱戴和怜惜之情,跃然纸上。

我喜欢很多经典古老的东西,因着岁月的沉淀,光阴的润泽,以及情感的滋养,朴实安静,庄严又优雅,沧桑又曼妙,侘寂隽永,美不胜收。


尤爱古树。

在江浙皖赣等地,几乎每一片村口,皆矗立着一二古树,松、榕、银杏或香樟等,傲然数百年甚至千年,遒劲苍翠,葳蕤葱茏。


每一株古树,都经历和见证着世事变迁和人间悲欢,承载着村人的精神依托和朴素信仰,更萦系着每个漂泊游子挥之不去的乡愁。


我总是在古树下流连良久,心生敬畏和悲悯,胸中感慨万千。

“东西植松柏,左右种梧桐。枝枝相覆盖,叶叶相交通。中有双飞鸟,自名为鸳鸯。仰头相向鸣,夜夜达五更。”


伫立凝视那些苍老虬曲、袅娜多姿的树枝,旁逸斜出,有无限的古意,不着一花,亦有惊心动魄之美。

我愿这样老

老得如茶香

静坐而白云满碗

老得如诗行

薄语而亦素亦美

老得似花开

缓慢而枝上生香

(此段网摘)

上二图黄山松,摄于2018年12月30日,于暴风雪中顽强挺立,峭壁岩石坚硬瘠薄,生长极缓,未及人高,却已栉风沐雨数百年,不由惊叹。


浏览这些年拍过的枝枝蔓蔓,整理归纳,以为纪念。


谨附少量近期黄山片,字图如晤,祝各位新年吉祥!喜乐安康!

以下为宏村,相同地点,不同时间段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