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每日欣赏】2018.12.24 说起20世纪最伟大的摄影师都有谁,Irving Penn绝对是其中一个。Irving Penn1917年出生于美国新泽西的Plainfield市,2009年逝世于纽约家中,享年92岁。在IrvingPenn的摄影生涯中,创作了无数的影像佳作,被世人所津津乐道,是名副其实的将商业摄影和艺术相结合的典范。 他的黑白肖像摄影作品堪称经典。值得一提的是在创作这些肖像作品的时候,Irving Penn刻意地不使用任何辅助工具,只使用最简单的照明条件,巧妙地利用自然光和背景,赋予照片一种令人叹为观止的微妙质感。

搬图。今天我们来分享一组俯拍静物的作品。这类作品的摆放随意中透着规律性,请留意线条的节奏感。背景选择纯色系,或者质感古旧的木纹,又或者是地图(旅行装逼利器),再将生活用品有节奏的摆放,自上而下的俯拍,小资的文青情调就有了。下次旅行出发前,试着用这个方法来一张,秒杀朋友圈吧。周末愉快

我们曾经有个比较错误的观念,就是认为摄影可以通过刻苦练习而抵达彼岸之境。我们确实是通过学习、训练开始掌握一门技艺的,但摄影中属于技术的秘密不多。十分有意思的是,非常多的人最初钻进器材的世界就再也没出来,不停钻研各种设备、建设了暗房并再也没停止过对牢笼的吹嘘。不能不说的,是扫街。扫街是最初的手眼训练,观察只是手段,洞察才是最终的落点。训练的目的,是让我们形成直觉。并不是说街头就不是生活现场。街道只是个小舞台、生活的一块背景。在观察、抓拍这些技术训练的同时,我们本身则应该有一种洞察在与之并行。如果只讲器材,只按教科书的准则去扫,容易扫得很浅,很表面。缺少时间且无多少人生历练,容易搞成前一年扫过,第二年再扫一遍,第三年还一如既往在那儿扫。街头偶然的趣味巧合,很容易勾起观众的兴奋,大家会觉得你心灵手巧,给你点赞,这也非常容易让人迷失,沦落为周末扫街的休闲摄影。年复一年,看上去还挺能坚持,但这样的坚持总没有多少成效。而摄影者,却意外成了一个常年不知何故“流落街头”的人。技术、身手变好,应该让自己的情怀得到伸张。摄影人应去更大的空间成全自己。艺术的长久发展,虽说是得益于这种种“业余精神”的,但这种“益”也只多体现在技能的传承上。

看了一篇某手机品牌的广告,被其中浓浓的情感所感染了~记下最后的几句文案,祝大家阖家欢乐!

“有的全家福总被忽略,有的全家福很难拍全,有的全家福再也拍不全……但相同的是,全家福对于每个中国人来说,都是共同的家的回忆……

你有多久没拍过全家福了?”


有时我们对周围的一些景物司空见惯了,懒得拍摄,可是我们常常发现有些外地或者是国外来的人,会在司空见惯的地方发现很多你不太注意到的东西,从而拍出很精彩的照片。换句话说,你可能到安徽、西藏、浙江拍出当地人认为是司空见惯的景观,结果却不错,为什么?因为心态的不同,这种陌生感让我们发现新的视角以及新的构图。往往一张好的照片是需要花工夫走出来的,这是摄影的特性所决定的。不管是风景、人物、纪实、新闻、民俗、建筑,你都需要找到一个最佳的点,而这些点常常是移步换景、稍纵即逝,需要边走边拍。许多重要的照片就是在车上拍的,因为在轮上拍摄常常是无法再重复的。

拍摄人应该根据不同题材的要求,将方位和角度结合起来灵活运用,就能恰当地表现出建筑的风格和韵味。数码时代已没有照片成本的后顾之忧,多多拍摄,量中求质,既要拍摄那些正常的视点,类似于明信片的照片;也要探索和发现鲜为人知的奇特视角。

小Q堂两岁了。

这其间,曾有幸与大家共同度过很多快乐美妙的时光。

没有给大家做过什么,却被大家惦念和厚爱,内心充盈满满的温暖。

藉由一张张照片,我们相聚一堂。谨将这些过往的无数美好瞬息,作为给各位的生日祝福!

别忘了,摄影永远在路上

无论独往,抑或同行


即便你忘却了,我也会记住。

每一幅被灵魂定格的岁月。

照片存档无数,随便发了部分,张王李赵各位自行认领

生日快乐伙伴们,谢谢小Q老师,谢谢红脸,谢谢各位[玫瑰][蛋糕]

……

【梧桐早安物语】/咖啡

如果人是一栋房子,那么眼睛是窗户,脑是门户,心是模样。这几样构成了我们之所以是我们的原因。

透过窗,看见世界。有了门户,被世界看见。而心,是一个人灵魂的模样。

富养自己,便是养眼、养脑、养心。

何谓养眼?是以美好之物滋养自己,让眼中所见皆有美景,让眼睛学会发现美丽。以美养眼,须得自己去看见美,去感受美。

这个世界上,真正的美好,从不声张,也不寻求关注,它需要我们去寻找、捕捉、看见。这个过程,亦是在养眼,滋养我们发现美的眼力。


【梧桐早安物语】/咖啡

什么是内心强大的人?可以照顾好自己;承认自己的平凡,但是努力向好的方向发展;可以平静面对生活,安然的听从自己内心的感受,不受其他影响!

最劲道的“面”,无不经历过百打千摔,最锋利的“剑”,无不经历过千锤百炼,若无“熬”,就没有坚韧的性格,精进的志业,甚至值得品味的一生,所以,请铭记,人生是“熬”出来的, 而“熬”,也正是人生最深的滋味!


搬图。今天我们看一组眼晕的图片。这些图片提醒我们观看的方式与角度是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他构成我们感知与呈现世界的重要内容。但我们一直有个误区,认为眼睛看见的是真实,根据目前自然科学的眼睛发现,眼睛观看世界的方式是跳跃捕捉的,并且只抓取几个不寻常的不稳定的元素,而稳固的画面,眼睛是不会看到的,我们觉得看到那是大脑绘制的图案。这些知识有趣而复杂,感兴趣的朋友建议去了解撒切尔现象,神经美学等这些内容。艺术与自然科学从不同的路上出发,正在慢慢汇合到一个方向,那么哲学呢。欢迎大家交流讨论

搬图。今天再分享一组超现实,个人对超现实作品有一种难以描述的痴迷,亦真亦幻的场景,总让人觉得梦与现实,究竟谁更真实的疑惑。回归到摄影的语言上,我们总是说摄影的核心是观看与表达,那么观看是什么,谁在观看,人眼与人脑决定的观看世界是否就是世界的真实,猫狗看到的世界又是如何,表达又是什么,我们是否在用固有的观念表达我们已经知道的内容,那些未知的内容怎么办。机器与眼都是媒介,我们该如何协调他们的关系,创造出更多的可能性。。。欢迎思考与寻找自己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