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中国艺术界三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也是华语乐坛中三位誉满全国的词作家。他们的作词功力炉火纯青,文学修养深厚扎实,声望名号如雷贯耳。三位老前辈,分别活跃于大陆、香港、台湾,创作风格也走向了土气、侠气与书生气的三种方向,令后辈难以望其项背。他们是“词坛三杰”:乔羽、黄沾、庄奴。
一首好词传千古,两袖清风寄往生


“忘不了,甜蜜蜜,垄上行。丝丝小雨里,几时再见,小城故事。”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歌曲《甜蜜蜜》从上世纪70年代末一直红到了现在,邓丽君首唱,王菲、黎明、鹿晗等等很多明星都翻唱过。


   这首歌动人而美妙的歌词,就是庄奴先生所写。


  庄奴是著名词作家,与乔羽、黄霑并称词坛“三杰”。
2016年10月11日,著名词作家庄奴今日凌晨于重庆去世,享年95岁,他的一生曾创作三千余首脍炙人口的歌词,邓丽君《甜蜜蜜》、《小城故事》、《又见炊烟》、《原乡人》、《小村之恋》,费翔《冬天里的一把火》还有《踏浪》、《垄上行》等等歌词均出自庄奴之手。
庄奴原名王景羲,1921年出生于北京,先后就读于育英小学、育英中学,毕业于北平中华新闻学院,青年时代当过记者、编辑,演过话剧,1943年在重庆铜梁加入了抗日队伍。


1949年,庄奴去到台湾。开始时在一家小报做副刊编辑,并以“庄奴”为笔名写些散文、小说等。1958年,庄奴作词、周蓝萍作曲、凤飞飞演唱的《愿嫁汉家郎》随着影片《水摆夷之恋》放映而一炮走红。从此庄奴正式开始自己歌词创作生涯。当时台湾电影正在崛起,歌曲的需要量很大,有时候庄奴和曲作者躲在饭店里,一天能写上五六首歌。
当我们提到庄奴先生,肯定离不开另一位已故的巨星,那就是邓丽君,邓丽君脍炙人口的《甜蜜蜜》《又见炊烟》等作品的词作者就是庄奴先生,庄奴先生当年创作《甜蜜蜜》时只用了五分钟的时间,但是这短短的五分钟就成就了一首传世金曲。


虽然庄奴先生与邓丽君只有一面之缘,但是邓丽君曾经说过没有庄奴就没有邓丽君;庄奴老人却说没有邓丽君就没有庄奴,现如今这惺惺相惜的两位,都已不在人间,只留下不朽的作品让后人扼腕。
另一位巨星的成功也离不开庄奴先生,那就是费翔,费翔在1987年春节联欢晚会上演唱了那首由庄奴先生作词的《冬天里的一把火》,从此火遍大江南北,其实这首歌的原唱是高凌风,由庄奴先生作词,原曲为爱尔兰女子演唱团体The Nolans的《Making Waves》,但是被广大民众熟知则是费翔的版本。
庄奴一生留下三千多首歌词,他的歌词既有中国古典诗词的意境,又有现代社会的通俗真诚。他在歌词创作令华语流行歌曲上升到新的高度。他写的情歌也是浪漫动人。邓丽君诸多名曲都由庄奴填词。邓丽君曾说过“没有庄奴就没有邓丽君”,庄奴亦说,“没有邓丽君就没有庄奴,我和她是相互依存彼此影响的关系”。庄奴曾在采访中称,当年作词都是由公司来找他约稿,邓丽君则忙于各地演出,他与邓丽君其实只见过一次面。但邓丽君经常会想着他,从国外回来会给他寄特产,两人还保持通信。在写《甜蜜蜜》时,庄奴看着曲谱,想象着邓丽君甜美的长相与声音,不到5分钟便写出这首脍炙人口的歌词。
晚年庄奴移居重庆,定居于重庆璧山,还被重庆授予“荣誉市民”称号。他曾在采访中表示,自己写作的动力源于两个方面:爱大自然、爱中华民族。创作的灵感则源于读书,多读书、读古书,尤其是诗词歌赋,对他的思维和语言的提升非常有好处。“我现在,每天睡前,依然要看诗词歌赋类的古典文学,坚持了几十年。”
庄奴与《小城故事》

1978年,导演李行寄信给庄奴,邀请他到台中一家饭店会面。到了庄奴才知道,李行邀请他为即将开拍的电影《小城故事》填写歌词,饭桌上,他还见到了主演林凤娇和钟镇涛。李行要为林凤娇介绍庄奴,林凤娇笑道:“您甭介绍啦,我同庄奴先生认识,比您还早呢!”

此前庄奴为电影创作歌词不下数十部,这次他是首次被邀请去拍摄现场参观。《小城故事》拍摄于台湾嘉义县一个叫三义的小乡村,但是到了忙碌的拍摄现场,庄奴感觉“看不到歌词需要的资料,嗅不到歌词需要的味道”。
返回自己居住的果园后,庄奴回想起自己内心关于小城的记忆:“那些古老的街道,弯弯的小河,静静的山岗,有孤寂的诗趣,也令人感到温馨。”所以,歌词一落笔,就写出了“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若是你到小城来,收获特别多。”用电影片名做歌词的头一句,这对于庄奴来说也是头一回。


庄奴把写好的歌词寄给了李行导演,他原以为按照李行导演的习惯,对电影十分较真,对主题曲更是要反复推敲,少不得得改上几遍。后来他通过一位演员了解到,《小城故事》歌词,在导演手中,左一遍,右一遍,翻来覆去一遍又一遍,不知看了几遍,最后,一字未动,交给了作曲汤尼。


《小城故事》上映后,李行给庄奴打来电话:“庄奴,你看了没有?好轰动!《小城故事》叫座,《小城故事》的歌居功甚伟,谢啦!”《小城故事》自此传遍千万家。
“我是家徒四壁,两袖清风,一首好词得来心情愉快”,谁能想到被称为词坛泰斗的83岁老人庄奴,至今依然住在租的“陋室”里,不图名利只为每一首新词畅快不已。
两段姻缘都充满情分


庄奴有过两任妻子,原配陈孟华,嫁给他时,庄奴还很穷,妻子学过美容化妆,在台湾是第一把手,很多歌星到台湾都请她化妆,但劳累过度的妻子得了尿毒症,生病的十年间,庄奴几乎放弃所有的写作,把房子都卖了,给妻子治病。后来,妻子去世后,庄奴又遇到了一位重庆籍的女子,两人相差23岁。


第二段姻缘也是因音乐而结识,中央电视台邀请庄奴去重庆,为一个歌曲担任创作工作,庄奴开始拒绝掉了,说自己有“老寒腿”,过不去,但后来,碍不过电视台极力邀请,庄奴去了,当时一位身在重庆的作曲家给他介绍了第二任妻子,庄奴曾回忆,原配走的时候他七十多了,年龄很大, 本来不可以再结婚了,再加上“两袖清风”,家里实在没什么存款,本来不应该找个老伴再跟他一起受罪。但后来的妻子并不嫌弃他穷和岁数大。


就这样,结婚后,庄奴常来往于重庆与台湾,并创作了70多首与重庆有关的歌曲。后来,庄奴形容第二段婚姻,“我说打着灯笼去找,都找不着她这样的人,因为她是一个具有中国传统美德的妇女,所以我这十几年跟她在一起非常快乐,非常幸福。”


庄奴还写了一首歌《手杖》给第二任妻子,“你就是我的手杖,生活中不好缺少的手杖,这辈子有了你,才懂得竖起来脊梁,挺起胸膛。”

炊烟升起,暮色罩大地

想问阵阵炊烟,你要去哪里

夕阳有诗情,黄昏有画意

诗情画意虽然美丽,我心中只有你

又见炊烟升起,勾起我回忆

愿你变作彩霞,飞到我梦里

夕阳有诗情,黄昏有画意

诗情画意虽然美丽,我心中只有你

……

……

“与时间赛跑的老人”走了

……

……

重剑无锋,大巧不工——乔羽

“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不知能作几日停留,我们已经分别得太久太久……”

这首脍炙人口的歌曲《思念》词作者就是华语词坛三杰中,与香港黄霑、台湾庄奴鼎足而立的内地词圣——乔羽。

黄霑、庄奴与乔羽这三位泰斗的词作,都折射出深厚的中华文化底蕴,也记录着历史的风雨与时代的精神,词坛三杰,可谓实至名归。
匿大词坛,撇开港台不说,单论内地,如果要排排座的话,头把交椅非乔羽莫属。唯一能与他一较短长的恐怕只有阎肃,但阎老爷子的作品大多都政治色彩较浓,另当别论。


乔羽作为老一辈的音乐创作人,与新中国共同成长,并且谱就了上千首优美词作,歌词的生命和魅力都经得住岁月洗礼,历久弥新。甚至有人说他创作了不同层面的三大“国歌”


一是《让我们荡起双桨》,这是写给少年儿童的;二是《最美不过夕阳红》,这是写给老年人的;三是《我的祖国》,这是写给所有中国人的。
乔羽,1927年出生于山东济宁,经共产党地下工作者的引荐,进入太行山地区北方大学就读,开始走上艺术创作之路。建国之初的50年代,乔羽便创作出《让我们荡起双桨》《我的祖国》《人说山西好风光》等诸多脍炙人口的歌谣,传遍大江南北。


乔羽创作了《刘三姐》《杨开慧》等红色剧本,还参与创作了周恩来总理亲自怪帅的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诗词部分的写作。60年代电影《乔老爷上轿》轰动一时,此后乔羽就多了个绰号“乔老爷”,甚至连周总理和邓颖超都这么称呼他,这个称号沿袭至今。
《让我们荡起双桨》


这首歌是写给1955年的少儿电影《祖国的花朵》主题曲,跨越了半个多世纪,如今看过电影的人寥寥,但是没有听过这首歌的人,恐怕是少之又少了。


魅力于斯,《让我们荡起双桨》成了建国后伴随着一代代儿童成长的经典歌谣,恐怕与这首由心而生的词作脱不了干系。歌词描绘的正是孩子们在电影外景地北海公园玩耍嬉戏的场景,红墙白塔泛舟湖上,真情实景中咏诵出这阙童趣盎然的《让我们荡起双桨》。
《我的祖国》


这首著名的爱国主义歌曲是电影《上甘岭》的主题歌。1956年电影拍完之后,导演才想起来没有插曲搭配电影,于是找来乔羽写歌,唯一的要求就是歌词要写得经久不衰,如今看来他做到了。


这首歌原本叫做《一条大河波浪宽》,取自歌词中的第一句,随后为了提升政治高度,才改名为《我的祖国》。乔羽创作的这首歌词没有一点点的假大空,自然纯朴,饱含人民对祖国河山的热爱,直指人心,是一首超越时代桎梏的经典爱国金曲。
《思念》


1988年春晚,毛阿敏演唱了乔羽创作的《思念》之后,一夜之间全国观众都记住了她,大垫肩的形象和歌声一起深入到国民心中,蔚为风潮。


鲜为人知的是,这首歌的创作时间从1963年到1988年,乔羽写了整整25年。“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好像一只蝴蝶飞进我的窗口,为何你一去便无消息,只把思念积压在我心头。”


更加鲜为人知的是,这首歌是乔羽写给自己的二嫂张福贞女士,她为了3天的婚姻一个人苦守66年,临终也是伴着自己当年的嫁衣。知道这首歌的背景之后,越听你就越是觉得感人肺腑。
《难忘今宵》


这首春晚必备神曲相信大家都不会陌生,《难忘今宵》自1984年面世以来,纵横春晚近30年,送走了一批批的神曲,结果它却越唱越神。


“难忘今宵,难忘今宵,不论天涯与海角,神州万里同怀抱。”每次听到这首歌,总有曲终人散、美好时光飞逝的赶脚,接下来就是告别语,“观众朋友们,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到这里就结束了,我们明年再见”。

《大风车》


大风车吱呀吱哟哟地转,这里的风景呀真好看,天好看地好看,还有一群快乐的小伙伴!


这首歌对于80后90后成长起来的伙伴们肯定是再熟悉不过了,歌词竟然也是出自乔羽的手笔,会不会有些意外呢,感慨乔老爷子一手承包了我们远去的童年时代多少欢乐记忆啊!
乔羽老先生用浅白冼练的语言缔造了无数经典作品,但他从不盲目追求流行,而是用自己温暖质朴的笔尖书写时尚。


“不为积习所弊,不为时尚所惑”,这正是乔羽的座右铭。映照出老爷子光明磊落,独立思考的人生观。在如今沉弊积重、奢靡风尚的当下社会,不啻于警世之钟唤醒世人。


他的作品颂扬祖国河山,歌唱人间真爱,憧憬美好生活,处处流露真善美。传唱之广家喻户晓,焕发着迷人的艺术魅力。
乔羽的作品不仅有着极高的知名度与传唱度,更打破了时空的束缚,在过去、现在和未来都有着永恒的价值,具有很强的艺术生命力。其词立意深刻、词境独特,既展现出了深厚的中华文化,也记录着时代的风雨。无论是从作品上看,还是从人格、精神层面上看,乔羽“词坛泰斗”的尊称都当之无愧。如今,年过90的乔羽仍然坚守在歌曲创作的“阵地”上,令人敬佩。

诗酒琴剑、笑傲江湖——黄沾


黄沾,原名黄湛森。(James J.S.Wong,1941年3月16日-2004年11月24日),出生于广州,中国香港词曲家、作家、主持人、演员,毕业于香港大学中文系。

他是香港流行音乐界的一代宗师,他一生创作超过两千首歌曲,几乎贯穿了香港流行文化的黄金时代,他的许多佳作至今仍无人超越。他是香港的一个时代标签。他的一生,见证着香港乐坛的崛起、辉煌与没落,他的影响力已经超出了流行音乐。他是传奇人物,他做过老师,主持过节目,写过小说出过书,作词作曲写剧本,演出电影无所不能。在许多人印象当中,他有着截然相反的两面。一方面,他爱说荤段子粗口不断,另一方面,他又才华横溢,写出众多豪放和婉约相交辉映的天籁绝句。然而2004年,一代大师因病离世,走完了他癫狂不羁的人生,但他的经典作品还会伴随着我们直至永远。下面,选出十首黄沾的作品,以此缅怀大师!

1.沧海一声笑(作词作曲:黄沾)


1990年,徐克委托黄沾为电影《笑傲江湖》谱曲,写了多次,徐克都不满意。气急败坏的黄沾,无奈之下翻阅古书《乐志》,看到一句话,“大乐必易”。心想最“易”的莫过于中国五声音阶(宫、商、角、徵、羽),就反用改成“羽、徵、角、商、宫”,到钢琴前一试,婉转动听,声色悠扬,颇具中国古曲风韵,于是就顺着写出了整条旋律,这就是今天我们所听到的《沧海一声笑》了。 该曲获得 :1990金马奖最佳电影主题曲奖、1991 第十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主题曲奖。

2.上海滩(作曲:顾嘉辉 作词:黄沾)


这首歌曲,是顾嘉辉和黄沾在电话上完成的,当时剧组急着催稿要歌,顾嘉辉只能在电话里把这首歌的旋律哼给黄沾听。挂掉电话后,黄沾只用了20分钟,就把这首词写好,在跟曲子合配,就这样一首经典的歌曲就诞生了!三十多年过去了,《上海滩》里面的情节很多人可能忘记了,可是这首歌,这歌词还被观众记忆着!“其实,我那时还从没去过上海,‘浪奔浪流’是我想象出来的。后来真有机会到了黄浦江边,一看就傻了,哪有什么浪啊,江水平静得很。只有当船只经过时,才会掀起两道白浪。好在江上的船不少,这‘浪奔浪流’还算说得过去吧。”很多年后,黄沾接受采访时说!

3.男儿当自强 (作曲作词:黄沾/ 古曲:将军令)


这首歌,与《沧海一声笑》一起成为武侠电影中的经典歌曲。它是黄沾为电影《黄飞鸿》所做的配乐,它根据古曲《将军令》改编,其效果异常出彩,足见黄沾文化功底深厚!此曲,也渐渐成为众多武术比赛的背景音乐。1991年《男儿当自强》获第二十八届台湾金马影展最佳电影歌曲奖,1992年《黄飞鸿》再获第十一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电影配乐”。

4.情女幽魂(作曲作词:黄沾)


黄沾接受采访说:这首歌是他主动找徐克,希望自己能参与配乐,可惜当时导演程小东已经定了配乐人,监制徐克不好意思更换。就像黄沾后来说的那样,好像这首歌注定要出来一样,后来程小东导演对当时写出来的配乐不满意,这时徐克再次向他推荐黄沾,就这样这部经典作品就横空出世了,也成为张国荣的经典代表作之一!

5.《世间始终你好》(作曲:顾嘉辉 作词:黄沾)


《世间始终你好》是“辉黄”组合为83版《射雕英雄传》 第三部《射雕英雄传之华山论剑》写的主题曲,而演唱者更是功底深厚的罗文和甄妮,罗文甄妮二重唱时,那动情高音和宽广如海的音域简直能让听者迷醉。黄沾的词至今都是最能表现金庸作品侠义精神的集大成者,他的词将武侠的内在情怀体现的淋漓尽致。

6.《我的中国心》(作曲:王福龄 作词:黄沾)


黄沾填写《我的中国心》这首歌词时,写的很快,几乎没有中断过也没怎么修改,他说我只是把我内心对祖国的真实感受写出来。我们看这首歌的歌词是:全部都是真实流露,写出当时背景下港澳台同胞及海外侨胞对祖国的挚爱深情。“洋装虽然穿在身,我心依然是中国心,我的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烙上中国印”,朗朗上口的歌词唱出了全球华人对祖国的深情赞美和无限向往,令海外游子心潮澎湃、热血沸腾。

7《狮子山下》(作曲:顾家辉 黄沾:作词)

《狮子山下》是同名电视剧的主题曲,多年来脍炙人口,有“香港市歌”之誉!2002年,香港经济萧条期间,时任财政司司长的梁锦松在宣读他的首份预算案后,朗诵起《狮子山下》歌词;而后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向香港市民深情吟诵起这份歌词,号召香港人民发扬狮子山的精神,使狮子山终成为香港精神的象征。

8.《当年情》(作曲:顾家辉 黄沾:作词)


《当年情》是吴宇森指导的经典电影《英雄本色》的主题曲。 这是黄沾免费为吴宇森填词,以此来纪念他们之间不变的友情!

9.《长路漫漫伴你闯》(作曲:顾家辉 黄沾:作词)

这首歌是周星驰电影《武状元苏乞儿》 的插曲,这首词将一代大师黄沾“以悲眼观看苍生,以乐观超脱人生”的人生性格,毫无保留的体现了出来!

10《人间道》(作词作曲:黄沾)


《人间道》是90年电影版《倩女幽魂之人间道》片尾曲,它经典超神的歌词;加上美妙的音乐结合;流传一时;被奉为武侠歌曲中的佳作。

2001年,黄沾做身体检查时,发现肺部有小肿瘤,后来接受五次化疗及施手术割除,他认为已完全康复。


2004年11月24日,因肺癌病情恶化抢救无效在香港沙田仁安医院去世,享年63岁。
作为流行音乐界的代表人物,黄沾的影响力早已大大地超出了流行音乐。他不仅会作词、懂编曲、能唱歌,还主持过电台节目,写下了许多优秀的小说、剧本,甚至还出演了许多部电影。


终其一生,黄沾不仅见证了香港乐坛的崛起与辉煌,更见证了香港乐坛的没落,堪称是香港的一个时代标签。登高远望,我们仿佛看见了山巅的青松下,一位名震武林的侠客将三尺长剑缓缓收入匣中,拎起酒壶,大笑三声,驾鹤远行。空空荡荡的江湖中,只留下了一阵琴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