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5

  姐姐返美前,我们兄妹一起捧着鲜花去祭祀妈妈,回来的路上感慨万千,姐姐说,最放心不下老爸,也放心不下妹妹。

  我的姐姐比我大十几岁,当年姐姐去上山下乡时,我还没有上小学。

对于姐姐,我小时候记忆最深的一件事,是送她下农村,妈妈拉着姐姐走在前面哭,我似懂非懂地跟着后面哭。

关于姐姐小时候的故事,都是妈妈和奶奶告诉我的。说的最多的,就是姐姐小时候是多么漂亮,奶奶特别喜欢领着姐姐出门,街坊邻居一片赞美,奶奶可高兴了。

哈哈,等到我出生时,奶奶看了看我,说我是个“丑丫头”,不喜欢带我出去玩儿。直到我两岁多,有一次奶奶生病发烧,躺在床上,我爬在凳子上,将我的小脸靠近奶奶的额头,看看奶奶发烧了没有?问奶奶病好了吗?奶奶被我的举动“感动”了,慢慢地开始喜欢我了。

也许这是妈妈逗我玩儿说的,可我真是觉得自己没有姐姐长的漂亮啊。

  姐姐的学习成绩特别优秀,文笔也好,如果当年恢复高考,一定能考上重点大学!

那个年代,下放知青回城需要参加招考,姐姐参加教师岗位统一招考,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录取了。

  姐姐被分配到外地一所铁路中学工作,那时候还没有双休日,只能每个周六下课后,搭乘绿皮火车回家,周日晚上再搭乘绿皮火车返校,我与姐姐周六晚上才能见面。

  姐姐工作的年代,最初工资仅仅30多元,扣除学校食堂饭票,菜票,生活用品,能节省下的很少了。

当有一天,姐姐从包里取出一件大红色的毛衣,让我试试尺寸,呀!是我的第一件红色毛衣,是姐姐利用晚上时间给我织的,为了防止我长个子,织的长一些,第二年还能穿。

那件毛衣成了我表演节目时的主打服装,生怕弄脏了,还将衬衫领子翻出来保护上。

  当年,我们这儿有一家叫“同源茂”的饭店,就在天桥附近,每到五六月份,就有冷饮卖了。

我们小孩一般都是买冰棒吃,因为便宜,三分钱水果冰棒,四分钱豆沙冰棒,五分钱奶油冰棒。

我经常看到有妈妈带着孩子进到店里,坐在靠窗口的位置,透过玻璃,我看到母子俩一人一杯冷饮,有冰牛奶,冰赤豆,特别是冰赤豆,杯子的下面沉淀着深红色的一颗颗赤豆,晶莹剔透,就看到孩子用长把勺子,在杯子里搅拌着,不时舀上几颗放在嘴里嚼着,边吃,边看着妈妈满足地笑一笑,再喝上一口冰汁……

  每一次我都鼓起勇气,心想,回家让妈妈也领着我去喝一杯冷饮,也要坐在店里靠着窗口的位置上,也要用长勺子搅动赤豆,让妈妈也笑眯眯地看着我,然后再慢慢地喝一口冰汁……

每一次看见妈妈忙前忙后的,我都说不出口,因为我知道,只要我说了,妈妈一定会领着我去的。

在我的记忆里面,衣服也好,书包也好,食品也好,都是妈妈买了什么我用什么,没有一次是我去要求的。我特别体会妈妈的辛苦,我也不想让妈妈为难。

  又是一个周末,姐姐赶上了早一班绿皮火车,进了家门没有休息,拉着我,让我陪她一起出去走走。

我和姐姐边聊边走,顺着中荣街一直向北,我看见了天桥,呀!向左一转就是“同源茂”饭店啦!姐姐是带着我去吃冷饮的。

  走进冷饮店,姐姐让我选择座位,我直接拉姐姐坐在靠窗口的位置,从玻璃窗向外看,周末的街上人来人往,我满心欢喜。

  姐姐要了两杯冰赤豆,我去取了长把勺子,在杯子里搅拌着,我抬头看看姐姐,姐姐笑着说:快喝呀,当我看到浮起的赤豆,就用勺子舀了放进嘴里,慢慢地嚼着,凉凉的,沙沙的,甜甜的……好吃极了。

  姐姐就这么看着我,待我的冰赤豆全部下肚,姐姐将她的那一杯推到我这边,笑着示意我:你喝吧,姐姐不能吃凉的……我可乐意了,我又开始搅拌起杯子里的冰赤豆,磨磨蹭蹭地喝着……

  摸着鼓鼓的肚子,心满意足地跟姐姐回家,一路上,我兴奋地描述着,两杯冰赤豆把我给撑坏了,心里还想喝,实在喝不下了。

我搂着姐姐的腰,感觉后背是汗湿的。

  是不是我开窍特别晚?那时的我是多么不懂事呀!

我怎么也不想想,姐姐坐了几小时的绿皮车,回家连水也没喝,能不渴吗?

姐姐恋爱了,我这个“小灯泡”,在姐姐学校的宿舍里,未来的姐夫给我们烧鱼吃,我一住就是一个星期;

姐姐生孩子,我跟着妈妈去医院看望,竟然还拿了我的英语书,让刚刚生了孩子的姐姐纠正我的发音,妈妈心疼地说我,你姐姐多疼啊,怎么能辅导你;

看到产床旁酣睡的小外甥,像个洋娃娃,我喜欢的手舞足蹈,直想把他弄醒,妈妈让我小心点;

我学着给小外甥织毛衣,也不懂小孩子应该开衫,方便穿和脱,织成了高领套头衫,姐姐没有责怪,很费劲地给孩子穿上,还到照相馆照了相片;

我用手推剪给小外甥理发,我哪里会呀,左边剪一些,右边剪一些,参差不齐,姐姐还说挺好的;

我抱着小外甥去同学家显摆,同学妈妈直夸漂亮,让小外甥在家里地上尿尿,能让家里生男孩。我没有给小外甥脱裤子,直接就让他蹲下尿尿了,结果几层裤子都湿了,姐姐也没有说我;

……

  日子越来越好,冷饮遍布了,档次变高了,品种繁多了,仅仅冰赤豆就添加了各种配料,加奶油的,加巧克力的,加水果粒的……连杯子的造型也是形态各异,像花瓶似的。

在我心里,让我觉得回味无穷的还是姐姐带着我喝的冰赤豆,纯纯的,沙沙的,冰冰的,甜甜的。

  都说长姐比母,特别是妈妈离开以后,我的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看看我姐姐红领巾时期的照片,纯纯的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