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还没有下雪,秃秃的树木,冷冷的风 。人们都喜欢描写春天夏天秋天还有冬雪,抒发一下大自然的美丽,这些天北京一样不沾。古人云:草黄迷犊卧,水白见鸥飞。看看黄草也好

其实冬日里黄黄的芦苇也是很美的,尤其是今天,蓝蓝的天空,金黄色的芦苇荡象极了一幅油画

我拍的这些是街心公园,公园里几乎看不到游人,看到的都是勤劳的清洁工人,这是我喜欢拍日落的地方

我喜欢这里,因为它很静,有时静得一个人都没有,只有公园里播放的轻轻音乐声,这时你还能听见鸟儿飞翔的声,没结冰时鱼儿舞蹈声,因为它很美,绿树成荫繁花似锦,即使是冬季,黄黄的芦苇也是别有一番风景……

我是下午出门的,想象着玫瑰色的夕阳,蓝蓝的天空,黄黄的芦苇荡,冻瓷实的河水泛着爆裂白波纹……

天是真蓝啊

芦苇已经黄黄的干枯,芦苇花绒绒的惹人怜爱

深冬,树上已经没有残叶

在黄黄的阳光里,一股暖洋洋的味道

远处有几个人忙碌着

河水已经结了冰

这个无人公园,工人是最忙碌的。春天刚出新绿,因为是野草,立刻有工人剪了。秋天树叶刚落地,立刻有工人打扫了。我曾说树叶先留下,别扫,拍照多美啊!工人们客气又有礼貌的回绝:必须扫

走近一看,是忙碌的工人,正在热火朝天的干活

这次工人们在不停割芦苇,有个象车子一样工具,推过来推过去的,很快就割倒一片又一片

为什么要割芦苇?我又闲的发问,很心疼很心疼的,很希望很希望不要割,多美的一片片芦苇啊

有这些芦苇不美么?

就象秋日扫落叶一样,我阻止不了工人们

他们说上级有要求

可他们割了真芦苇换成假芦苇又是为什么呢

割芦苇的时候有个大鸟冲天飞了,飞的太快,我来不及掏手机拍下它就已无影无踪了。他们笑我,说那是野鸡!秋天,芦苇荡里野鸡野鸭有十多只呢,它们去哪里了?芦苇被割了,它们的家呢!割完了芦苇,留下空空冰河好看么

是啊,我阻止不了什么,只能干看着,随手捡起一支芦苇,闻闻有草的香味,软软的似乎很有温度

当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就微笑的面对吧,和身后的芦苇合个影,很快它就无影无踪了,留个影吧,我们曾经来过……

拍下的芦苇倩影吧,细细的弱弱的,它们曾用生命美化了自然,为鸟儿遮风避雨……曾经郁郁葱葱,曾经轰轰烈烈……

想起一首诗: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还是不明白,冬日里,为什么要割芦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