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老爸离开我们整整一百天!按照“长周年短百日”的习俗,昨天我们姊妹去了墓地祭拜爸爸。回来看出妈妈哭过,妈说她特别想爸,总有感觉爸在招呼她。是啊,半个多世纪的风风雨雨同舟共济,64年的相依相伴相濡以沫,怎能不想,怎能不念,怎能不痛啊!第二天妈妈病了,收缩压(高压)高到200多,住进医院治疗一周血压才慢慢降下来一些。医生诊断:血管狭窄且不可逆,随时会出现脑血管堵塞或脑出血的危险。一百个日日夜夜思念爸爸的痛时时袭上心头,现在又增加了一份对妈妈的牵挂、担忧和心疼,所以此篇刚刚开个头就搁浅有二十多天!

四个月了我深深地体会到失去亲人的日子真难熬!二十多天来又品尝了惶恐不安是什么滋味 ,妈的病况让我们姐弟三人(没有告诉石家庄的大弟大妹)明里暗里没少抹眼泪,我们心里没底,我们担惊受怕,我们真的好怕没了爸爸再失去妈妈!煎熬中我发现了新大陆,空了在手机上敲打文字,回忆些陈年往事,能让思念的痛稍稍缓解,能让悬着的心有点着落。那还等什么呀,现在就行动吧:

十年前我做了一件很牛掰的事:

带着老爸回到他心心念念了60年的老家,还有妈妈和大侄儿的陪同着,圆梦的一路上爸爸激动兴奋的像小孩子一样!

那是2009年的7月17日,我和爸爸妈妈及小姜同学一大早就来到抚顺北站,买票进站坐上K7380次绿皮车🚉(龙井~丹东)


7点38分火车进站,因过路车不卖座位号,担心爸妈没座,特意安排小姜在另一车门上车,还好旅客不多空座不少,待我和爸妈坐稳后小姜同学才到。我立马给他一个不解的表情和手势,他淡淡的解释到:“我不好意思和别人抢所以才最后上车”,此刻我对侄儿又多了层了解😊

列车按时启动,我去洗手间巧遇我中学同学秋香,她和朋友去凤城洗温泉坐在我隔壁车厢。得知我是带着爸妈一起回老家,她紧随我来问候爸妈。简单的几句话后我的老同学已是泪流满面,她说:“丽华我真羡慕、敬佩你啊,50多岁了还能领着自己的父母出去走走简直是太幸福了!我父母就没这福气啊,我早些年没有条件,现在条件好了父母却不在了……”,秋香在哭诉着我在劝慰着,说实话,当时我的理解不是很深刻,现在我是真真的读懂了秋香的心痛,是子欲孝而亲不待的心痛😭


三代人在车厢里,家长里短有说有笑,几个小时的车程没有疲劳没有寂寞。

下午12点45分到达丹东,在火车站附近的旅店入住小歇片刻后,按既定方针我们四人搭车直奔抗美援朝纪念馆。


虽是第三次来这里,但观着史诗般的展览,我的心仍被深深震撼着。一座座雕像,一幅幅照片,我仿佛看到那因设备不完善而无比艰难的战役,一行行文字,一串串数据无声的诉说着那个血泪的年代。抗美援朝战争是祖国抵御侵略,反对强权的伟大壮举。英勇顽强的志愿军战士不愧是最可爱的人,他们以宝贵的生命维护和平与安宁,以壮丽的青春谱写了历史的光辉篇章。正是有了先辈们的流血牺牲,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


爸爸妈妈看的更是仔细而专注,他们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他们追忆起那时的艰辛悲苦滋味一定是特别的!

来到英雄城市丹东哪能不看鸭绿江啊,丹东因有中朝界河鸭绿江而闻名全国,鸭绿江因抗美援朝而扬名于世界!江边高楼叠起,商贸繁忙,游人如织,好一派热闹迷人的景象。站在鸭绿江宽阔的江边向对岸眺望,一千米开外的朝鲜第二大城市新义州清清楚楚,两岸差别显而易见。


蒙蒙细雨从天空中飘落下来,此刻老爸的心早已飞到故乡,飞到了那个叫“凉水湾”的小村子!知父莫如女哦,把参观鸭绿江断桥留在返程时,快快回旅店休息,明天赶第一班客车,快快到庄河、快快到黑岛、快快到凉水湾!


【注】1992年前庄河县隶属于丹东管辖,爸爸当年离开家乡就是在丹东坐上火车来到抚顺的。所以我们才选择了丹东绕行去庄河😊

第二天清晨丹东——庄河出发,坐上第一班车两小时后继续庄河——黑岛进军,20多公里的路很快到达。再去那个60年来时常出现在爸爸梦里的小村庄——凉水湾,却没通客运车,世上无难事哦,我包了一辆面包车,祖孙三代上车走起:


上了车,我亲爱的老爸已经是激动不已,这是他小时候经常走的一段路啊,那样的熟悉那样的亲切,60年了从来没有忘却。一路上他和司机师傅一边交谈一边给我们讲述着这里怎样怎样,那里怎样怎样……

老家已经没有直系亲属,出门前我们就商定好了,只回来看看,再到主坟去烧香上供祭拜先人,不进村子不惊动任何人。

来到村口,车停在路边爸爸指着眼前不高的小山说你爷爷他们的坟就在这个山上,我们在小山旁左转右转,一条饶山转的小河(爸爸能叫上名字的一条小河,可惜我没记住)挡住了我们上山的路。

为了不耽误时间我和爸爸商量,去村里找人打听了解下情况。我从路边往村里走了没有一百米就看见一位个子不高身体健壮的老者在自己家后园子侍弄地,我径直走了过去。

我大声说:

叔叔好,我是从抚顺来的要上山找不到路了,想请您帮忙。

叔叔抬起头:

抚顺来的啊,你认识姜英盛吗?

我回答:

不认识姜英盛,我认识姜英波还认识姜敏夫,我是姜英波的女儿。

叔叔惊喜地说:

姜敏夫就是姜英盛,你是姜英波的闺女啊,你爸爸他还好吗?

我赶忙告诉叔叔:

爸爸他来了 ,就在路边的车里。


叔叔听罢扔下手里的锄头三步并两步地跟我来到路边,这时爸爸也从车上走下来,叔叔喊着“ 老哥哥呀,我是姜英发,我等了你一辈子啊!”说话间两位老人相拥而泣😭


【抢白】

我老爸1933年农历九月十八出生在辽宁省庄河县黑岛镇凉水湾村。村子里只有姜、宋两大姓氏。爸爸的二婶和宋家人吵架结仇,恰恰和我家结仇的宋姓人当了农会的头,在解放初期那个被称作“流血斗争”的运动中,农会里两人通过就可以杀人的(有史料可查证),爷爷和二爷爷在1946年的农历腊月二十三小年那天被当地农会镇压。爷爷被杀时我可怜的老爸虽是家里的老大他只有13岁😭


历经磨难后1949年初,不满16岁的爸爸只身一人来抚顺投奔伯父(爸和伯的爷爷是亲哥俩,长爸十岁的伯从小就喜欢他)


1950年,在铁工厂学徒的爸爸想家想到不行(尽管家里已经没有了亲人),于是就回了趟老家。见到爸爸时,英发叔的父亲和我老爸说:“我儿英发还小,等你下次再回来就把他带走,带他到抚顺”,爸爸点头答应了。爸爸只在老家住了一宿就回了,是他热心肠的大妈(伯父的继母)悄悄地告诉他赶快走,以后不要再回来了!


“文革”期间,老家到厂里来要人,他们要爸爸回老家去接受批判,还把我们家的成份由“中农”改成了“富农”。当时爸爸是厂“技改组”的技术骨干,正值一个研究项目的关键时节,单位明确表态“人不能给你们,有问题我们自己会教育改造”。是爸爸过硬的技术是厂领导惜才爱才,救了爸爸一条命啊!


改革开放以后爸爸不再怕了,可退休后的爸妈没闲着,他们一起经营了十年的食杂店又经营了十年的小饭店。

所以

才有了我老爸苦恋故乡60年不能归的悲催;才有了叔叔的那句“老哥哥呀,我等了你一辈子啊”催人泪下的话语。

爸爸苦难的童年和屈辱的中年我另篇讲述。

1949年爸爸和伯父在抚顺的合影

英发叔叔知道我们的来意,马上回家拿了几把铁锹领着我们往山上走去,途经一个拐弯处拴着三匹大马挡住我们的去路,叔叔说等我牵住这匹白马你们就可以过去了,就它见了生人就撂蹶子踢人,我不来你们还真就上不了山。此刻心里窃喜,幸亏我们没找到上山的路😊


来到我太爷爷、爷爷、二爷爷及叔叔的坟前,英发叔帮着我们铲除荒草,取土圆坟。我们把带来的香火点燃,供品供果摆上,跪拜磕头,爸爸长跪不起老泪纵横嘴里还不停地念叨着……

下山一路上,爸和叔检重点互相介绍着各自60年的变化。叔叔说屯里的年轻人都去大连做事打工了,留在家里的都是老人和孩子。你二哥(伯父)他们弟兄只有老六、老七还在屯里住着,老七不听家人劝阻执意娶了老宋家的闺女,和大家相处的都不太好,一会你们去老六家坐坐吧。


回到村里,到英发叔叔家把铁锹放好,洗洗手给叔的小孙女留了点钱,就按叔的指点进了六叔家的门,老实巴交的六叔只是嘿嘿的笑,六婶子满热情的招呼着我们。听说小姜同学刚经历高考成绩优异,欢喜的不得了,一直在说,你们这支就是行啊,聪明啊,培养出好几个大学生了,我们这支不吃书,没有一个念书的人……六婶是仙,十里八村找她看病看事的人真不少,她说:当初迁坟时老老太太把哥俩的位置放错了(我们两家的坟相邻),所以你们家一直压着我们家,我们日子过的不兴旺,我们家准备迁坟了……六婶还说,国家要在黑岛建旅游景区,考察好多次了,度假村已经建起来了,我们都在等待动迁能早点……

出了六婶家爸爸到老房子前站了许久,房子依旧,只是少了那棵大枣树(爸当年是卖了院子里的枣树做盘缠去抚顺的,有人要买房子爸没舍得卖)很多人家都盖起了红瓦房,住在我们家老房的人家没有举动,这让爸爸很是欣慰,老屋是爸的出生地,老屋爸他住了16年,再见老屋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我们不得而知也没敢问😭

爸爸被我们拉着恋恋不舍得上了车,奔往不远处的黑岛旅游度假村,车轮前行,爸爸转身回头用目光告别他的故乡——凉水湾。

2009年7月18日拍于黑岛度假村海边

海风轻轻的吹,海浪轻轻的摇

【黑岛度假村】:

素有“黄海仙岛”之美誉的黑岛旅游度假区位于辽东半岛北黄海之滨,大连与丹东之间的庄河市区东北30公里处的黑岛镇东端。是镶嵌在祖国万里海岸线上的一颗璀璨明珠,是大连地区第一缕阳光升起的地方。景区三面临海,一面依山,山色浓黛,生长着郁郁葱葱的大面积黑松林,横亘于海天之间,黑岛由此而得名。

这里的地理位置奇特,海水无污染,环境优美。被誉为“中国最美渔村”

网上游记截图再拼图

十年前景区门票每人30元,那时景区刚刚开始建设,各项设施并不完善,没有网上图片那么美丽。我们买了四张门票来到海边,吹着海风感受着故乡的情故乡的爱……

我们拍照留念爸爸没有参与,他在远处凝望着大海,东西南北四面环视,他在寻找着儿时的记忆……

嫁到姜家55年的妈妈第一次回婆家

妈妈在岸边留倩影

我在聆听海浪唱歌
小姜展开大海的胸怀

傍晚回到黑岛镇里,付了车钱谢过司机住进一个小旅馆。这是个美丽的夜晚,听爸爸讲了好多他的童年往事:

(1)美龄九号船触礁搁浅时当地的人们怎样冒着风险往家里抢面粉;

(2)两个淘气的小青年把一人高的“人石”硬生生劈掉一半,后来两人年纪轻轻都暴病而死;

(3)有一次,他爬上一颗大树,在鸟窝里掏鸟蛋,鸟蛋没掏着却摸到一条小蛇,吓得他一声尖叫从树上摔下来;

(4)凉水湾学堂的孩子们成绩优异名声在外,大褂队(沟里的孩子们上学还是穿着大褂)的厉害赫赫有名,传遍方圆几十里!

(5)念了四年书被先生打过一次手板,令他终生难忘(挨这一板子的原由老爸讲的清清楚楚,绘声绘色,可恨我这不争气大脑短路了)

……,……

祖孙三代回故乡的第三天,四人怀里揣着各自不同的那颗心,原路返回。

参观鸭绿江断桥留下的照片很珍贵很珍贵!

回家的列车上,爸爸的心思还在故乡,还在记挂着故去的亲人……

17个月后,为了了却爸爸的一桩心愿,我和大弟牵头带着爸妈再回老家,这次我们是从抚顺坐大巴直接到庄河。在庄河的三叔,凉水湾的六婶的鼎力支持下,顺利地给故去的亲人们修坟立碑,圆了爸爸的梦!

爸爸在烟纸背面简短记录回老家给亲人立碑的情况

网络截图中国最美渔村黑岛度假村的规划:凉水湾屯有500亩土地,全部种植薰衣草……


不知规划进展如何,今年一定找时间替我老爸再回故乡,再去先人的坟前祭拜、再去看爸出生的老屋;去看那幽静的村子、去看那美丽的大海、去看那紫色的薰衣草花海……

把我翻唱的一首广东音乐《彩云追月》,作为本文的背景音乐,因为是爸爸非常喜欢的音乐之一!

完成于2019年农历腊月二十三小年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