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总有一处风景,等着我急急的奔赴。云南的元阳梯田,就是这样一个让我向往已久的地方😘

D3:元阳→【多依树拍摄日出—爱春—黄草岭梯田—全福庄梯田—老鹰嘴梯田】→元阳

元阳梯田,位于云南省红河州元阳县哀牢山南部,是世世代代哈尼族人民留下的农耕文化杰作。

元阳梯田全部修筑在河谷至海拔2000米的山坡上,坡度在15度至75度。梯田自隋唐始建,至今将近有1300年的历史。人们也习惯称其为哈尼梯田。元阳梯田有17万亩,是红河州哈尼梯田的核心区,2013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历史文化遗产名录。

最初知道元阳梯田,还是在电视里一个介绍中国地理的片子中,电视中的画面让我感到震撼。

元阳的美很难用言语去描述它,再华丽的词藻,用来形容元阳的那片土地,都显得苍白。

2018年12月,我和先生来到元阳,亲眼目睹印在我脑海中那片色彩斑斓让我向往已久的土地......

开垦的梯田随山势地形变化,因地制宜,坡缓地大则开垦大田,坡陡地小则开垦小田,甚至沟边坎下石隙也开田,因而梯田大者有数亩,小者仅有簸箕大,往往一坡就有成千上万亩。

清晨,万顷梯田在云雾掩映中,如诗如画,如梦如幻。

当阳光洒在灌满水的层层梯田中,整个山野仿佛披上一层多彩的霓裳,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在梯田中铺展开来。

傍晚,坝达梯田在夕阳斜射下,构成一幅静态的画,恰似锦绣山河😆

夜晚,月色给梯田披上了一件既美丽又带着银色的大衣。它虽然没有清晨那么美丽;也没有太阳初升时的壮观。但是它却有着浓厚的乡土气息。

元阳梯田是哈尼族人历时1300多年雕刻的"大地雕塑"。崇山峻岭中的一座座山坡上几千级梯田倾泻而下,磅礴的气势、斑斓的色彩、浓郁的气息、流动的线条就是一幅波澜壮阔、令人震撼的油彩画!层层叠叠的梯田不仅是一道壮丽的文化景观,更处处闪烁着传统生态智慧的结晶。

光为笔,水作墨,地为纸,哈尼族人挥豪泼墨,创造出这大自然最恢宏的画卷。

元阳梯田也是电影《无问西东》取景地~黄晓明饰演的陈鹏,带着章子怡饰演的王敏佳回到家乡,和哈尼乡亲们一起在梯田上插秧时,许多观众坐不住了,因为这片梯田正是衡量梯田景观的标尺……元阳梯田。

多依树梯田

早上6.30分,我们来到多依树观景台,这时,天还没亮,观景台就站满了人。摄影家们支好了三脚架,拿出长枪短炮,准备战斗😆

观景台上眺望多依树——一个美丽的名字,一片神奇的土地。

观景台修在山顶上,风很大,有些冷,包裹好自己,静静地等待着日出😑

太阳升起的时候,天边出现了一道道夺目的金光,给云海镶嵌了一道耀眼的金边,在梯田的衬托下,更是构成了一幅绝妙的图画。

浓雾迅速升腾弥漫又倏忽散去,梯田露出端倪。
哈尼梯田远离世俗的浸染,远离红尘喧嚣的繁华,在一片淡淡飘忽不定的云遮雾绕中,童话般遥远而神秘。

水田反射初升的太阳,印得金光灿烂。

梯田间夹杂着的哈尼村庄,在云海,梯田、蓝天、青山的映衬下,形成一幅幅多姿多彩的天然山水画。

行走在世界自然遗产的风景中,忘了来处,亦不问去途,只想纵情山水,置身仙境,渐次散落在梯田里的哈尼族彝族山寨,屋檐上的袅袅炊烟,让人恍惚间分不清这是云雾还是烟火。

这里的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看朝霞映红了梯田,看晚霞染醉了黄昏,看明月照亮了山岗,生活就这样平静而简单的过着,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平淡的幸福🤔

爱春蓝田,若要一睹芳容必须天时地利人和。天时,要在上午阳光充足时分,光线投入梯田才能折射出湛蓝色;地利,爱春没有观景台,必须自己寻找最佳拍摄观赏地形;人和,我们是花了买路钱说了好话才从老乡家的垃圾小道走近梯田的。

哈尼族小姑娘😊这片蓝色梯田是她家的😀要想进入梯田,得经过小姑娘的同意😀

蓝色来自于天空,晴天的早晨九点左右,在顺光条件下,梯田像一面镜子将天空的蓝映在田间。

蓝天映衬下的这片梯田


放学了,小学生走田埂返回家中🚶🏾‍♀️🚶🏼‍♂️

这样优美的景致,岂能让人淡然的辜负。山重水复,看樱花灿然的盛放,看雪花飞舞在圣山之巅,唯有在你层叠的曲线里变幻的颜色中,感叹呈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老鹰嘴梯田

1995年,法国人类学家欧也纳博士也来元阳梯田,面对脚下万亩梯田,欧也纳博士激动不已,久久不肯离去,他称赞:"哈尼族的梯田是真正的大地艺术,是真正的大地雕塑,而哈尼族就是真正的大地艺术家!"

这对法国情侣原本在山巅云海中享受宁静,我们的到来惊扰了他们🤭

元阳连片的梯田就像浩瀚的大海,雄伟壮丽,各种有节奏的层次和美妙的曲线,五彩斑斓的颜色搭配,常让我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如果不是亲自来到这里,谁会相信,梯田也可以成为一道风景,住在千丘万壑边,也可以如诗人一般怡人🤩

元阳,因为哈尼族梯田而闻名天下,她的美只能用震撼心灵来表达,当我们面对这无以伦比的美时,不得不感叹勤劳而充满智慧的哈尼族人是用一种什么样的坚持,世世代代星火相传,用千年的创造力而为世界留下的奇观杰作!从山脚下一直延绵到峰顶天边,在彩云之间浓墨重彩的描绘壮丽画卷!

面对轰动世界的名声,元阳人依然很沉稳,他们静静地过属于自己的生活。尽管游人如织南来北往,拥挤着这座山脊上的城镇,他们仍然心无杂念,如那山间层层叠叠散不开的云雾,心无所滞而心有所依。

这一幅又一幅的美丽画卷,令人叹为观止。千百年来,一代又一代的哈尼人,是以怎样的聪明才智和顽強意志,创造出这样的人间奇迹!

层层叠叠的梯田一台一台从高处往下延伸,在山腰和谷底形成大大小小的板块,凑在一起,就是绝美的拼图。

无论登上元阳哪一座山顶,都能看到充满在大地之间的,那如山如海汹涌而来的梯田。

你若细细凝视,都会看到梯田顺着山势的蜿蜒,一丘一丘极诱人地隐现在云海里,梯田清碧的水面荡漾起的片片璘光,犹如一幅巨大恢弘的山水画横挂在群山间

梯田静如止水而又精美绝伦地挂在你的眼帘,一块块不规则的碎片缀满博大的山体, 五彩斑斓闪烁着诱人的光泽。

坝达梯田落日😜仿佛一道道天梯从山巅垂挂下来直抵山脚,每道天梯都是一片流光溢彩波光粼粼的层面。

哈尼梯田是大自然赐予我们最神奇的大地雕塑,是人类勤劳智慧谱写的一首交响乐。她会让你在心中定格,且挥之不去,难以忘怀。

站在山巅,撞入眼帘的全是层层迭迭的梯田,如波涛海浪,气势磅磗,扑面而来,令人目不暇接,美不胜收。

韵律感十足的梯田围堰,因地就势,线条流畅,欲曲还环。犹如金丝铁线游走山间,错落有致,变化多端。


波光粼粼的水面,在朝晖与晚霞的映衬下,五彩滨纷,绚丽斑澜。既有浓墨重彩,也有淡雅清新,光影与色彩的变幻无穷无尽,美轮美奂。

身临其中,会让你感觉被美妙的曲调包围着,这样的感觉妙不可言,继续走下去,很多地方会给你留下深刻的印象。不管怎么走只要你愿意 ,总能够绕到村子的人家附近。


古人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句话实在是很有道理,在元阳,连绵的青山起伏不断,巍峨的高峰绵延不绝。崇山峻岭,不但没有消磨人的意志,反而让勤劳的人民不断地激发创造力,生活变得无忧无虑,还创造出了绝美奇观。


为了解决供水问题,哈尼人在山顶修建了蓄水池,然后在每一层的梯田上开沟筑埂,利用渡槽将水引到不同高度的蓄水池里面,而蓄水池中的水主要来自大自然。据统计哈尼族在大山上挖了成为上千条这样的水沟干渠,其中骨干沟渠就有5000多条。

在哈尼山乡,水冬瓜树的影子随处可见,在一个名叫界排的哈尼山寨旁,长着一株古老高大的水冬瓜树,它默默地守护着山寨不知有多少个春秋,村民们从不敢动它一根毫毛,还把它当作神树来祭祀,哈尼人保护崇敬水冬瓜树具有宗教意义,因为水冬瓜树是哈尼宗教祭祀活动中有用的树种;但更有感恩的心态,哈尼人知道,只要山上有一片水冬瓜林,山下就会流淌出清清的泉水。


 在水冬瓜树的自然飞播现象中,人们不禁会想到,大自然是不是在冥冥之中也有自我调适、改善生态的思想与能力?

水冬瓜树为万顷梯田送来长流不息的清泉,梯田以波光粼粼的微笑和金色的谷穗报答森林的滋养之恩。

无论是在多依树还是在老鹰嘴,俯瞰你的壮美,都不枉长途跋涉,旅途劳顿,不虚此行。

菁口村梯田

哈尼族人的耕作文化此时极富中国清幽高雅之风。这里的梯田没有层峦叠嶂,没有磅礴气势,却是娓娓道来恬静、清新☺️

如果不去元阳,实在不知道梯田是怎么成为风景,如果不去元阳,不知道梯田可以那么壮观雄伟。那种美丽的震撼 ,不亲眼所见是难以想象的。

这就是元阳,一处哈尼族、彝族等少数民族在大山里依靠双手和世代的时间耕耘出的人间绝美图画,当她一朝被发现,立即轰动世界,名扬天下。

 “如果你是一个驴友,你不到元阳,元阳会替你感到难过;如果你是一个拍友,你不到元阳,上帝也会替你感到难过!”

D4:元阳→箐口民俗村—“芳华”取景地——碧色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金锁锋】→普者黑

欲知详情,请看《云游记》(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