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爪狗

文/霍才元


清早起,开门见条小狗蜷曲着身子,抖抖索索躺倒在门槛下,眼里露出悲哀的光。昨夜刮了一夜风,今晨仍有些凉意,这狗是怎么过来的?我可怜见它,抱回屋,喂了一碗粥。它吃得很快,亦很香,完了舔舔嘴,趴在我脚边摇尾。它很小,大概只有两月的年龄。是谁这般心狠,使得这幼小的生命沿门乞怜?我不忍见它冻死饿死在野地,我决计养它。这想法立遭家人的反对。说是这狗脚生五趾,属五爪狗类,极通人性,养它,不运气。难怪它不被人养!我于是愤愤说,这狗,我养定了。我不怕不运气。后来,我果真不运气起来——近而立之年,尚未婚娶,连对象也无。于是有好心者劝我弃了这晦气畜牲。我不。这狗便安安地大了,很胖,一色纯黄毛,且果然善解人意:我抽烟,它便叼来火柴;我洗脚,它便衔来汗巾;我高兴时,它绕我摇尾;我郁闷时,它默然把头伏在我脚面……我想,它在报恩罢。一次我出远门,这狗送我搭车。车开了,从窗口我见它还站在那里朝这厢张望……不数日,我到底放心不下我的狗,便匆匆回了。一进门,心想狗会来迎的,却不见。抬头看,墙上钉张狗皮,纯黄毛,竟是我的狗的!我把行囊狠狠摔在地上,跳着吼着问家人。家人说,狗天天盼我归来,不吃不喝,而饿死。我落下伤心的泪。我的狗的肉已被他们分吃了!惟有那皮!我把它埋在后山,堆成一堆小小的坟茔,在坟头栽棵苦楝,凄风冷雨,狗儿,你不要孤独……正是这天黄昏,我的葬狗之举被某路过女子得见。她从四川来。她或许认为我的良心并不坏,跟着我说要和我过。我们便结了婚。不久,生下一子,妻叫他“狗儿”。狗儿可爱得很。我却时时忆念我那屈死的狗……用粗绳套一个圈,中间丢块骨头作诱饵,诱得我那快要饿死的狗上钩,然后狠命一拽,勒住脖子,吊在树下,一瓢一瓢地灌凉水,折腾了一时辰才死去。死时眼瞪得老大,望着远天。眼角,滚着几滴冷泪……某夜,在梦中听我的狗呜呜哭诉。醒来时,我的“狗儿”正伏在妻胸脯上吮乳头,美滋滋的样。

选自作者精短小说集《草堂志异》;

原载全国多家报刊并获奖。

生活中的辩证法

——试析《五爪狗》的哲理美

文/老灯一盏


显然,《五爪狗》是一篇颇具特色的精短小说佳作,值得我们好好品读一番。首先来看,五爪狗的命运如一潭寒水,映现出“我”的善良性格,也映照出鲁钝愚昧的因袭观念,特别是结尾,那令人心灵颤栗的惊梦与现实欢愉的情景相对应 ,形成了一种耐人寻味的审美含蓄。  

作者写作这篇小说的主要目的,大概不仅仅在于揭秘“我”与狗的亲密关系和深厚感情,或揭示“我”善良的性格和人们愚昧的观念。它们只是小说所包蕴的丰厚思想内涵中的一部分。对小说结尾的意蕴,我们不妨这样来理解:作者很可能要借自己对生活的感受和思索,通过形象来解析某种生活本质或人生奥秘的真谛,即表现自己对生活的哲理思考。  

不可否认,“我”之所以能由晦气变得运气,之所以有可爱的“狗儿”伏在妻的胸脯上美滋滋地吮吸乳头的欢愉情景,是与“我”力排众议,决计养活五爪狗分不开的,是与“我”葬狗这一悲凉感伤的举动分不开的。“我”因五爪狗而得以娶妻,得以生子,尤其是结尾“狗儿”美滋滋地吮吸乳头的动人镜头,既是对错误的因袭观念和家人残忍杀狗行为的有力批判与沉痛控诉,表达了对五爪狗的深切怀念,也包含了“我”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种朴素辨证的生活观。  

外,小说许多地方也可看作是含蕴了“我”对生活中必然性和偶然性关系的辨证思考。如“我”发现这只冻得抖抖索索的小狗后,顿生怜悯之情,决计养它。这对良心不坏的“我”来说,既是偶然的,又是必然的,即所谓偶然中的必然。又如,妻子与“我”本是路人,她嫁“我”是因为认为“我”良心并不坏。这也可以说是又一件寓必然性于偶然性之中的事了。  

这样看来,我们就有足够的理由相信,虽然《五爪狗》篇幅不长、人物不多、故事情节也不复杂,但作者在写作这篇小说时,应该包含了他对于生活更深层次的哲理思考。  

巴尔扎克说过:先做一个深刻的哲学家,然后做一个出色的小说家。我国当代作家沙叶新也说过:文学的最高境界,是哲理美。这些观点早已为古今中外的文学大师们的实践所证明。作者也许正是将五爪狗事件点染上了这么一层哲理的光环,才使得它如电光石火一般,将作品的意境烛照得通红发亮,构成了一种令人品味不尽的意境美。  

原载《湖北日报》、中国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