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充满惆怅,不为那弯弯的月亮,只为那今天的村庄,还唱着过去的歌谣。浮江工人村的明天——能破茧成蝶,脱胎换骨吗?能被开发商命名为浮江典藏E居、枫桥浮江别墅、水墨浮江吗?而“工人村”标签呢?会是飘逝的一枚秋叶吗?
------题记 
  

  西华山钨矿浮江工人村--被时代遗忘的贫民窟,颇为震撼的字眼。本人与凯悦传媒未曾谋面却又似曾相识,是内心深处的共鸣吧!去年他在我的散文《西华山钨矿之殇02(殇~矿职工子弟学校)》里的评论,那炼狱般的文字,挥之不去,绑架着我,逼我苦苦煎熬,酝酿竟达周年之久。

(凯悦传媒双眼噙泪,那震耳发聩心声~被时代遗忘被现实抛弃的西华山钨矿浮江工人村~贫民窟)

  根据毛主席1952年9月"在提高生产的基础上改善工人的生活"的指示精神,共和国第一个五年计划的重点工程西华山钨矿,那职工家属宿舍---浮江工人村应运而生,1957年与五里山工人村同步竣工。

  工人村一区是职工子弟学校所在地,二区西望是大余县浮江公社,三区地势缓降,偏西北,四区是清一色红砖切墙,而五区地势最高,傍着庾岭南麓。

积极响应党的号召,支援一五重点西华山钨矿的建设,来自全国各路精英(辽、湘、沪、苏、鲁、粤、鄂、桂以及本省的南康、上犹、崇义、赣县、兴国等),荟聚于此。矿里公交车、俱乐部、文化宫、学校、冰室、灯光球场等配套设施应有尽有,亦是周边农村羡慕敬重的地方。

(一路向东。从学校门口延伸至总窿口的水泥路,走过风,走过雨,承载着走向外面世界的希冀。)

  钨都西华有百年开矿历史,工人村亦历经半个多世纪岁月的打磨。风雨的侵袭,局势的动荡,她像步履蹒跚的耄耋老人,步履艰难,木讷迟钝,诚惶诚恐,静静地躲在一隅,缄默不言。

  残秋、冷秋、暮秋,接踵而至自然是寒冬了。11月9日,立冬。又一次漫步在浮江工人村,萧条与冷落, 思绪无边地浸染,心灵回荡着颤音,文字艰涩地涂抹,、、、

(为了忘却的记忆?还是共和国不会忘记?从毛主席、华主席挂像到红色共产党员户彰显。守望!)

命运多舛的大余县浮江工人村

浮江工人村,三面环水,一面傍山。蜿蜒清幽章江环抱这片土地。前苏联专家设计的一栋栋规范化的平房,掩映在庾岭那重峦叠嶂中,航拍绝对是浑然天成水墨丹青的一幅烟雨江南画。

 工人村西头隔河相望是浮江人民公社,北面是车里村蓝屋村民小组,抬头便是俊秀的西华山,东有铁索桥与总窿口小镇相连,南麓是庾岭支脉。在这段呈“几”字型的章江河静默流淌,河面鸭鹅唱,池畔柳丝柔。

  浮江工人村亦是矿农场、矿子弟学校所在地。一区、二区、三区、四区、五区,用阿拉伯数字规范定义着,比对起周边按姓氏或历史沿革区域的命名,似乎证明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的重要性与科学划分。

  山有情,水有爱。横亘于章江两岸的铁索桥,是工人村通往外面世界的唯一通道。晨雾缥缈之际,亦真亦幻,如诗如画,小桥流水人家,风光旖旎,风景独好。

  章江母亲河清澈见底,游鱼细石,直视无碍。令人唏嘘的是,86年吧,铁索桥荣耀退役,这一切都只能是渐行渐远的回忆了。

  依附于“世界钨都”的荣耀称号,规范化的浮江工人村算整齐划一,红瓦白墙,阡陌相交,炊烟袅袅。

(总窿口过桥后进工人村,水泥路左为车里村小学与富裕村民所建小洋房,路右拐抵兰屋村民小组)

  我家住三区,记得当年还是和邻居公用厨房,但木地板贴装,品位上佳,还有公用的自来水。早在80年代初期,那简易水泥路面就已通至各家各户,碧草萋萋,花木簇簇。若规划的五栋民房,前后房门依次打开,竟有近百米的通透。

清澈见底的水渠,自二区西部,蜿蜒绕三区北部,一路向东,汩汩流淌,灌溉着周边听取蛙声一片的农田。水渠欢快地从四区北边,流入母亲河章江,融会贯通,好个一江春水向东流。

但周边农民为快捷致富,靠山吃山,遗弃着耕田。清澈的水渠早已断流好些年,杂草丛生,田野荒芜,芳草萋萋。

  县域周边农民以及湘军为主力的打砂子大军 ,在“肥水快流”的感召下,自80年代中期开始, 都纷纷抛弃田头,揭竿为旗,占山为王。挺进钨都、盘踞西华,官商勾结。下废采,偷现采(行话叫“倒桶”),导致安全事故频发。

 潮起潮涌,岁月流逝,风雨兼程。在品位下降、成本高居,大矿大开、私挖乱采、偷盗成风等客观因素下,公元2002年,百年钨都,璀璨西华。共和国第一个五年计划重点工程——西华山钨矿悲壮破产。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学校门口北侧扫黑除恶宣传标语,浮江工人村同步并轨着革命的运动)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残垣断壁,衰败破旧。浮江工人村,像是走到生命尽头,苟且残喘的老人,寒风瑟瑟下,无助而绝望地在守望,守望那不可企及的温暖。

(沿灰暗围墙破损小径,是走出二区的必经之路)

  瞳孔~时间的壁画,执拗喜欢这深邃哲理言语。纳闷困惑着的是,因医疗条件告急还是因贫至病?浮江工人村各区似乎都有精神病、癫痫,弱智患者。挥之不去就是他们痴呆,木讷,绝望甚至狰狞的眼神。个人的不幸,家庭的悲哀,令人扼腕叹息。

  “我们对着太阳说,贫穷总会改变,我们对着大地说,生活总会改变”,有谁还记得这歌词?鼓噪宣泄、撕心裂肺着,西华山儿女心底朴素原始的夙愿吗?

(摇曳着童年梦幻的运矿索道。矗立在鸡公坑山谷的废石堆已夷为平地,是矿山公园游客中心选址)

 兴衰沉浮天主宰?烟笼寒水月笼纱。寡言少语,出生卑微,被遗忘遗弃的浮江工人村,能有棚户区改造的政策恩赐,能有精准扶贫完美对接,能有对口支援的大爱输血,东山再起、凤凰涅槃吗?

(字体蹒跚、味道艰涩、五味杂陈。他们都是咱自留地上的父老乡亲啊~元旦快乐,老有所乐?)

(社区是我家,建设靠大家。呜呼!不通公交,三轮摩的被禁,新设的总窿口社区离这还有几华里)

  雨打风吹,一蓑烟雨任平生。“工人村”~共和国所赋予的昨日荣耀标签,真会是秋风扫落叶般,寂寥飘逝吗?

大浪淘沙下人物剪影

  浮江工人村既没有五里山工人村毗邻小县城的地理优势,也没有坝上工人村与县城融为一体的骄傲,更没有西华山宾馆和矿长楼那一片光鲜亮丽的娇宠。她无奈无助、不苟言笑、战战兢兢地老去着,甚至有点奄奄一息、、、


  第一代西华人,皆为年逾古稀、耄耋高龄的老人,多已乘云化仙。第二代西华人,在波澜壮阔的破产解散光荣洗礼中,煎熬着迷惘的待业时光,背井离乡浪迹天涯。而第三代西华儿女,因学校的关闭,交通不便,看病无门,生计告急,现大多数已栖居在县城的各个角落,坚强执着地生存着。

闭塞的浮江工人村,不像大余其他三矿那样,择荡坪镇、漂塘镇、樟斗镇为矿部所在地。基础告急,谦卑低调,先天不足,只能谨小慎微,胆战心惊地走进风雨中~

  近期只是被那歌词所煽动着,一种莫名的愁绪充满心里,“只为那今天的村庄,还唱着过去的歌谣、、、” 伫立在这深情的土地,汗水和眼泪、苦涩和艰辛、希望和绝望交织着。现聚焦几个镜头,在蹉跎岁月,聊以慰藉,挥之不去的丝丝乡愁、、、

  镜头一: “待业青年”这特定的历史符号,大部分的西华儿女都曾有过这无助无奈的标签,是一个悲悯的记忆。矿二代除高考大军录有寥寥无几的几个大学生,“顶替”、“补员“、技校招生队伍外,浩浩荡荡以待业知青为主力军的“残矿回收队”( 俗称“毛砂队”),在巉岩峭壁,潮湿昏暗,狭窄险峻,那采空区密布,逼人窒息压抑的井下,艰难打拼着。

  残酷的追忆,历史的缩影。浮江职工子弟学校的同学、发小,好些待业青年,左邻右舍等矿山子弟,以及湖南民工,县域知青、乡镇农民等,在“打砂子”讨生活,在那高亢国际歌的年代,因危险作业,冒险采砂,事故频发,很多人英年早逝,撒手人寰。

(逝者安息。有的农民工将身亡工友遗体挂树上,树葬习俗吗?惊悚震撼,世事无常,永归寂然)

 镜头二: 下岗工人——卑微商标。西华山钨矿自93年开始潮起潮涌运行下岗、分流、内退。26年过去了,昨日重现,下岗工人应该在近期优酷404播放着《下岗工人的血和泪》里,能找到共鸣。

影像通篇以困苦的写照、残忍的现实、悲悯的心态、无望的守望,特别是振聋发聩的标题,以及曾经的“工人老大哥”被边缘化的窘境,随“下岗”字眼亦日渐模糊与寂寥飘逝,无不叫人低头深思与沮丧迷惘、、、

 镜头三: 李胡子,东北人吧,住五区。抗日老革命,谦虚谨慎,听讲曾婉拒赣州市粮食局局长一位。虚怀若谷,只担任浮江工人村农场场长一职。他挂着那马克思浓密经典大胡子,奇特、野性,炯炯有神的大眼,叫人敬畏与尊重,微秃的宽大前额,身板敦厚,似乎总是身披军大衣印象,杠杠的老一辈革命家造型。

  镜头四: 还有四区那学校钟校长的老娘,四世同堂鲐背之年的老人。总爱在田边沟渠,赶着那毛茸茸的小鸭子、小灰鹅,干瘦羸弱,裹个灰蒙蒙头巾,一双浑浊眼睛,从容淡定打量这个世界。

疾风知劲草,像是欧洲油画一般,她总是给人矍铄、坚毅感觉,沧桑执着,善良朴素的老人用勤劳坚韧,诠释着生命的意义。


  镜头五: 随时代的变迁,岁月的洗濯。计划经济时代的西华山钨矿,在惊涛骇浪的破产转制中,悲情谢幕。而矿二代背井离乡的打工潮,悲情涌动。走向远方,走向遥远的地平线。

  西华山钨矿井下五大工种工人,大部分是矽肺病患者,多数已在恐惧、悲观、失望、怀疑下,驾鹤西去。故土难离,零星地留下茕茕孑立的空巢老人,在冬日暖阳下,拳拳之心,坚守着门前屋后的一畦菜土,守望着不可企及的温暖。

(丈夫过世后领取抚恤金的工人村家属、低保户等,故土难离,执拗于种菜,打柴,以补贴家用)

  镜头六: 这一群灿烂的儿童,无拘无束在贫瘠的土地玩耍,应该是湖南汝城、桂东县毗邻西华山的农民工子女。浮江工人村日渐稀少住家户(基本九成空置率),有大把空房被打零砂的湖南人租住着。像所有颠沛流离的打工者一样,他们顽强地生存着,而他们天真无邪、梦幻阳光的孩子,是萧条冷落冬日里,最温暖最灿烂的一抹亮色。

 镜头七: 没有对比,就不会感伤感叹。与凋敝落败的浮江工人村毗邻,车里村的蓝屋、何屋、夏车等村民小组,在新农村建设中环境整洁、绿意葱葱,。进工人村的水泥道路两旁 ,都是三、四层的小洋房掩映在绿荫下。宁静干净的村容环境,庭院前健身器材,太极轮、压腿按摩器械等,幸福点缀着,悠然恬静。

 镜头八: 职工子弟学校、医疗保健站、矿农场(后改名劳动服务公司)等都在跌宕起伏的命运交响曲下,任凭雨打风吹去,无奈寂寥地蛰伏着。职工子弟学校被个体户承包改为驾校,保健站关门闭户,人去楼空。农场鱼塘干涸,芳草萋萋,枯枝败叶。


(关门闭户,杂草丛生,被废弃的工人村保健站)

 镜头九: 在长时间拖欠工资的窘境下,迷惘失落,烦闷痛楚的子弟学校老师,有的干脆不去上课,“有尊严地活着”居然成了一种奢侈。记得曾与LHY老师闲聊着教书育人话题,他眼眸流露出一丝内疚歉意,“教书是本分内事,凭良心课还是得上,育人则长线工程了,这吃饭都是问题,这,唉...”。

(黑白色彩的教师宿舍,沉闷、滞重,往事如烟)

  风华正茂、挥斥方遒,人类灵魂工程师的天之骄子,竟然趁落日余晖,在荒山野岭,田间地头,乘无人之际,紧张地从裤兜里掏出胶袋,诚惶诚恐摘几片菜芯、拔几个萝卜,掰几个玉米,贼头贼脑,逃之夭夭。

饥肠辘辘下,内心拷问着,生活的压力和生命的尊严,哪一个重要?一声叹息,一地鸡毛...

  镜头十。烟波江上使人愁。站在浮江工人村二区西南角远眺,隔江相望的浮江乡,鳞次栉比的农家洋房,掩映在丘陵山坡,树荫竹林下,新农村建设与如火如荼的乡镇企业共舞着,好一副诗情画意田园生活。一江两岸比对着的工人村呢?断壁残垣、巷陌凄凉、禽鸟哀鸣、人烟凋敝的荒败景像...

 风掠过。若干年的文化良心,浸染着绿叶对根的情意。在萧瑟的冬日下漫步,浮江工人村满目疮痍,昏暗灰朦,沉甸滞重。

(从工人村远眺雾锁的西华山。蜿蜒曲折公路,当年交通车载着下班回家的希望,甲壳虫般盘旋着)

  岁月蹉跎,时光清浅。五湖四海的你,芳华已逝的我,能为浮江工人村 ~这片绝望的土地做点什么呢?

——雨季奉献给大地,岁月奉献给季节,我拿什么奉献给你,我的爹娘!

——风掠过。这片土地沉稳依旧,笃定依然。

—— 祈祷时光倒流吗?让生命去等候吧!

(无垠眷恋,无边浮想,无望憧憬,无助守望,哀婉伤感的配乐,与内心深处的浅吟低唱共鸣罢了)
(饱蘸对故土工人村的思恋,是一湾浅浅的清泉)

(宁静致远吗,从意境到禅境到底有多远)

——后记
1、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艾青;
2、继《西华山钨矿之殇01:矿区小镇—总窿口》、《西华山钨矿之殇02:殇-西华山钨矿职工子弟学校》后,现推出《西华山钨矿之殇03:再回首,浮江工人村--会是一记消逝的地名吗》,拟继续努力,完善风雨飘摇中的全景西华山钨矿;
3、《西华山钨矿之殇03:再回首,浮江工人村--会是一记消逝的地名吗》 分为命运多舛的浮江工人村、大浪淘沙下人物剪影、高尚生活典范区-浮江工人村,第三部分则刊登在18年4月团结出版社发行的《大美大余旅游散文诗歌选》;
4、图片来自网络、自拍与李年华馈赠。感谢关玉宝、肖华金等友情帮忙与指导。
~完稿于20190105小寒
(摄于2010年上海世博会光电科技~岁月回眸。多家上市房企骄傲进军大余,家园浮江工人村呢)

(伫立二区农场远眺云雾缭绕的西华山。一座矿山,一段历史,一份情感,一抹岁月,一池朱墨)

(风掠过,就能将一切带走吗?伤逝的情感,滴血的文字,聊以慰藉,曾遗失的爱。守望互动共鸣)
(浓酽乡愁兑一杯浊酒,眷恋之情含一声叹息,回首回眸藏一种思念,风雨摇曳着工人村那段追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