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尔,我把自己提到一定的高度


我,太普通

我,很平凡

我长期习惯了

在低处看事物

我所看到的那些

貌似高大

俨然神圣

我愿意尊重它们

包括讴歌

但我提醒自己

与之保持距离


偶尔,我也把自己

提高到一定的高度

比如今天

我在华天第19楼

看那些车辆和行人

小了很多

我想如果我再高一点

离它们更远一点

它们应该

如同落叶

或者蚂蚁


2018.01.08


有感于朋友看雾凇


是应该残酷一点

以这种极冷的方式

去温暖一些人

是应该去占领

去铺张

去收拾

包括那些欲望


如今,饥寒交迫

成就了某些人的幸福


2018.01.08


影子在咳嗽


你打开一扇门

随之又关上这扇门

如此,反复几次


你发现

手上的苹果有些受伤

却不见门外的树影

正在咳嗽


2018.01.08

感 受


一个朋友

问我这几年的感受

我说——

你可知道昨夜下雨

昨夜的雨,毫无章法

整个院子

像极了它的尿壶


2018.1.25

关于雪(四首)

——雪后说雪


1


还在来的路上

就沸腾了整个冬天

雪的力量

足以让我们,回到

干净的童年


2


雪地里几只鸟

就是不信邪

即使雪再厚,再硬

也要把雪地

啄出一个窟窿来


3


动用夜的黑

以及所有的白

也无法掩盖

那些站着的灵魂

除了那些

被践踏的事物


4


今年的雪

下得并不大

其实下得再大,再美

我也不愿它

下到我的家里来


2018.1.30

母 亲


我的母亲七十多岁了

关于她的好

我只说一件事

比如你到我家走亲戚

拿点东西来

她生怕吃了人家的

回去肯定还要加一点

对于母亲的不好

我却能够说出一堆来

比如容易来眼泪

比如父亲在世的时候

她老是放大她的苦楚

比如憨

遇见人打讲就是一上午

比如相对于我老婆

她总是倾向我

比如我老婆给她买衣服

当时说满意

回去后又说哪里哪里又不好

尽管母亲有这么多不好

但我五十多年里

我没发过母亲的脾气

虽然我有时对母亲也不满

但我总是劝老婆

母亲没读书,而且

彼此没有经常相处在一起

我们不能因为母亲的不好

就不尊重她

现在她老了

当她絮叨的时候

我宁愿把她看做

还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

2018.02.18


微信时代


同事群

同学群

战友群

好友群

家长群

家人群

工作群

大群

小群

这个群

那个群

想说话的地方


2018.3.30


不敢删除


我的手机相册里

有不少的照片

照片的主人

有的住在低矮的土房

有的躺在病床上

有的在土地里佝偻着背影

有的拄着拐杖在门口晒太阳

有的三十多岁了还没有婆娘

他们为得到一桶油不停说谢谢

他们因领到几棵树苗笑裂了嘴


有的照片我拍了就删了

但他们的照片

我一直不敢删

我把它们留下来

不是我对他们有多么的热爱

也不是我对他们有多么的同情

更不是我给予了他们多大的帮助

其实,在我举起手机

给他们拍照的刹那

我意识到自己,原来也是

那么的不伦不类


我不敢删除他们

因为他们

有一个共同的名字

——贫困户

2018.03.30

今夜,一条街跑出了城里


今夜

一条街道跑出了城里

跑到了夜的深处

夜的深处

一群蛙们

准备了一场音乐盛典

月亮睡了

星星也熄灯了

白天独立的事物

现在分不出彼此

夏天的雨

说来就来了

一棵树握着另一棵树

雨点落在树上

额头冒着汗水

它们在蛙声中说笑

不知疲惫的采撷

点点的灯光和渔火


在这个夏夜

在洪水到来之前

它们忘了

回到河的对岸

回到清晰的从前


2018.04.27

跳舞的路上


最近

老婆和院里的同伴

去学跳舞,学唱歌

回来跟我说起

某某和善

某某热情

某某身上很多刺

某某和某某

因某个动作杠上了

不到半个月

跳舞的场地

换了两三处

直到前几天

遇见从乡村学校退休的梁教练


我告诉老婆

唱歌跳舞

是为了健康和快乐

来来去去的路上

你可能会遇见

不起眼但香气扑鼻的花草

也可能会遇见一堆狗屎

见着狗屎

要么你就避开它

要么你就想办法

把它弄进垃圾桶

2018.09.20

三联峒(二首)


1、龙脊峰


一团云雾,一不小心

就跌倒了谷底

碎成游丝、棉絮

旋即

它们与另一团云雾

汇拢,聚合

漫上山顶


龙脊峰的云雾

容易忘记

被摔的疼痛


2、喊泉


用力

再用力

继续用力

你的声音就变成了水柱

这是向上的你

一种生命的高度

这是你向天空

亮出的利剑


站在喊泉

你这么喊

你突然会觉得

其实随波逐流

不合时宜


2018.11.13

礼让鸭子


快近村部

一群鸭子,屁颠屁颠

挡在路中

他们伸着小脑袋

嘎嘎的叫着

想前进

然后却又迟疑的

跑向了路边

我把车子慢下来

再慢下来

让他们从容的

走出我的视线


在这些小可爱面前

我乐意优先给自己

谦恭礼让的机会

2018.1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