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01

  “我的人生就像在白夜里走路”,桐原亮司说。

“我从来就没有生活在太阳底下过”,唐泽雪穗说。

读《白夜行》,很压抑,那么烧脑的情节,看到草灰蛇线,忍不住去推断事情的真相,又害怕自己的推断万一成了真,而结果又确实是真的。即使知道我所看的不过是小说,仍旧忍不住为人性之恶而难过。

  掩卷深思,是什么造成了桐原亮司和唐泽雪穗的恶?

答案当然是他们的生长环境。

该是怎样的变态疯狂,让雪穗的母亲竟然肯出卖自己的女儿?

当丝毫得不到母爱的桐原亮司知道母亲背着父亲与店员幽会,跑出去玩时又恰好碰见父亲将一个自己认识的漂亮女孩带进废弃的大楼玷污,该是怎样的绝望?

于是桐原亮司杀了父亲,于是唐泽雪穗故意不救自杀的母亲,于是两个人以后的生活里都没了阳光,如同白夜行。

所以我们是不是该有这样的共识——每个孩子都该在阳光的,有爱的环境中长大?

早就有人研究过,原生家庭对孩子的影响是一生的。就如同筱矢一成做的那个有关猫的比喻,唐泽雪穗尽管有了对她视如己出的唐泽礼子这个养母,仍旧躲不开她的原生家庭对她的放弃。所以她不择手段地扫除她前进路上的绊脚石,双手沾满了血污。

  所以为人父母者,为孩子提供温暖安全的家庭,是我们责无旁贷的义务。

著名作家毕淑敏写过一篇文章《假如我是一个婴孩,我有不出生的权利》,里面有这样的句子:如果我的父母还未成年,我不出生。如果我的父母只是萍水相逢,并非期待结成一个牢固的联盟,我不出生。如果我的父母是为了权力和金钱走到一起,请不要让我出生。假如我的父母结合没有法律的保障,我不出生。

听起来特别有道理,可惜如果即将为人父母者没有这样的觉悟,决定权又岂在婴儿手中?正如作者所说“我的父母,请记住我的忠告:我的出生不是我的选择,而是你们的选择。当你们在代替另外一条性命做出如此庄严神圣不可逆反的决定的时候,你们可有足够的远见卓识?你们可有足够的勇气和坚忍?你们可有足够的智慧和真诚?你们可有足够的力量和襟怀?你们可有足够的博爱和慈悲?你们可有足够的尊崇和敬畏?”

所以即将为人父母者,你准备好了吗?

  当然,生下来只是第一步,尽管我知道为人母者怀胎十月的艰辛,但我仍想说,相对于养育,带一个孩子来到这个世界没有那么难。

而养育一个孩子,我们要有足够的耐心,我说的耐心不只是洗尿布和做饭等重复性劳动,还包括当他遇到在你看来没什么大不了而对他却无比重要的事儿时,你能否放下手中的事听他诉说,让他觉得你能够理解和包容他,让他觉得在你这里他是安全的。

  家庭的和谐无疑是影响孩子成长的关键因素。爱是需要学习的,如果一个孩子从小看到的是父母恩爱,他必定会学会如何爱人。反之,一个孩子如果整天看到父母互相猜忌甚至反目成仇,他还会对婚姻有信心吗?

诚然,在不和谐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性格健全,乐观开朗者比比皆是,但我始终固执地相信,那样的孩子必定会十分辛苦才可达到理想的程度,而倘若为人父母者多给孩子一点爱,他们的成长定会少些艰难。

  所以作为母亲,我愿努力为我的孩子营造爱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