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山红(实名:周吉才)

祖籍四川自贡,现籍江苏无锡。自幼喜欢绘画,师从马升云

一个看似偶然的契机踏入摄影爱好的行列,现在想来,实则必然之结果。

记得那是八十年代初我正读初中,一个盛行吹战将拼杀的年代(那时没啥玩的,同学们喜欢剪小人书上的战将来用嘴吹,互相拼杀😂,比如:岳云,比如:杨排风),有同学还自己照着图书上的武将画,我也不知道为啥也开始模仿去画,上课偷偷画,回家连窗户门上都画上😂

就这样,开始迷恋画画

刚进高一,一天中午和同学在操场上溜达准备回教室的路上,猛然发现有一间教室墙面上贴了好多画(素描,彩色画)等,于是凑到窗户边看个究竟,发现里面有一个人在画画,好奇心驱使我绕到门边,小心翼翼的推开了教室的门(那时的自己个子矮小,而且腼腆,说白了农村人没见过世面的😂)

我探头四处张望着墙上的画作,感觉太美了,内心好奇这是怎么画的?我要能画这么好该多好啊!内心也就这么激动和臭美着

随后目光才看向哪个正在画画的人,可对方至始至终连头都没抬一下,一如既往的埋头画着。

好奇心越来越强,硬着头皮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请问我可以进来看吗?" "随便看吧"对方任然头也没抬的回应了一句。

我怯生生的走了进去,生怕动作太大,让对方反感或者打扰太大,一幅幅看过去,那时候全然已经忘记了时间,忘记还要回去上课的事,最后停步在画画人的旁边,一声不吭的看他画每一笔,估计对方看我不想走的样子,提醒到:你不去上课吗?

自己猛然醒悟,说了一句:哦哦,忘记了,我看你们画的太好了!

停顿了一下,又怯生生的问道:"我可以到你们这里学吗?"

"当然可以,但是要你们班主任同意,还有我们画室的马老师同意才可以的"

"好的,好的,谢谢你"然后才拖着一双快挪不动的腿离开了画室

身在课堂,心已在画室了,盘算着班主任老师会同意我吗?家里父母会同意吗?画室的马老师会同意吗?

下课铃在漫长的思绪中响起,我赶紧去找班主任龙老师,吞吞吐吐的说我想去画画。

老师看我的穿着反问到:你家里允许吗?你知不知道画画可不是一般家庭可以支撑的哦?当然啰,只要你家长同意,我没有意见。

"同意了"哈哈哈哈,当时心理开心啊,过了第一关了

好不容易等到周末了,现在心理想的就是赶紧回家征求父母的意见,过程是曲折的,但通过自己好说歹说父母还是同意了,因为他们知道我初中就到处乱画一堆东西😂😃😃最后只交代一句话"家里情况你知道的,没有额外的经济给你画画开支,只能靠你自己"

"嗯"我回应

于是父亲带上自家都舍不得吃的鸡蛋,同我一起去找老师,马老穿着也很朴素,走路稍微有点驼背的样子,(后来才知道他在文革时期流放过,背负一些思想包袱,而且是当代艺术大家郭克,苏保帧学生)并简单考了一下画陶罐基础😀就这样我这穷小子加入了学校美术组,拜师在马升云老师的门下

这张配图照片前排中间微笑的就是马老,可惜他老人家已驾鹤西归多年了🙏🙏🙏!

照片的最后一排,左二就是当时的自己,很开心的是最近两年照片里的一些师兄,师妹又有了联系,有的下海从商,有的从政,有的继续在从事美术教育,有些已经是美术家协会成员,感慨啊!

  懵懂的自己开始只知道埋头画,埋头看绘画理论书籍,看师兄师姐们怎么画的。

"你这像钢丝一样筐死了好看吗?" "你这透视关系都不对" "你这线条排得乱七八糟的" "你这比例有问题" "你这线条不活,没有虚实关系" "你这构图怎么回事啊,舒服吗?"……我在马老的批评和教导中一步一步成长。偶尔师兄夸一句"最近你进步很大哦 !" 我会为此开心很久,甚至文化课晚自习都不去上了😂就呆画室里不停的画,当然也会被师兄们无意的一句"最近看你没啥进步呢?相反感觉不如以前了!"而伤心好久,画室门都不想踏进一步😄😄😄

  家里条件问题,我经常偷偷的捡师兄、师姐、师妹们画过丢弃在垃圾角落的画纸,反过来再画😄或者很短的笔头再接上笔筒用。😃😃😃关键自己还不能让他们看见,死要面子的样子😄

荣幸的是我高二开始参加绘画比赛,不管学校组织的还是市里组织的,均能获得不错的奖项,并有作品被艺术馆收藏

由于我们前一届的师兄师姐人数是最多的,但最终都没有很好的升学业绩,也许是学校的压力,也许是其他原因……马老也很少来画室了,后来突如其来的消息———画室要取消了😂😂😂至少当时的我整个就懵了!完全失去了方向和希望,我们剩下的同学几个散的散,唯一就我和另外一个同学了(刘召富)任然想继续坚持,可坚持又怎么办?最后估计也是马老和校方协调的吧,允许我们搬到一个教学楼的角落小屋😄真的很小,放完静物,石膏头像等物品,也就一个人可以画了,唉!说实在的,剩下的我们两个不知道怎么办了,文化课也因为画画放弃了几门(绘画专业那时候只能考文科,开始英语,数学……等几门都不计入总分的)

很快要面临毕业了,于是我和刘协商,我们要不再去市师范专科学校美术组培训一下吧?于是就给父母协商,又给班主任说了,确实学习绘画阶段对我的性格改变很大,增加了很多见识,这一去就是临近专业考试了才回学校,就连班级毕业合影都没我们两😂😂

有幸的是我从师范专科学校专业考试,西南师范大学专业考试,四川美术学院专业考试一律通关,当这个消息被马老知道的时候,他开心得很,特意去校方申请给我单独的宿舍,把他家自己的钢丝床给我拿来用😂安心攻读即将到来的文化课考试😄

唉!由于太过专注于专业,文化课是补不上来了,当年高考由于文化课失利,无颜见马老。可自己不甘心啊,于是又再三和父母协商,我要去更好的学校复读,就一年,考不上就回家当农民😄好不容易父母才同意,从此把画笔甩一边,只功文化课(因为自己心理有底,专业没问题),幸运的是考上大学了,也就脱离了农村😂哪个年代,城市、农村看得很重,户口什么的,现在社会不同了😄

记得选择专业的时候,自己只知道广告,所以很想选择广告专业,巧遇到曾在师范专科学校的美术指导王老师,他给我建议:你填服装设计吧,你不知道,现在服装设计很缺人材,广告人太多,未来一定你可以!农村娃啥都不了解,就听老师的吧,就这样走上了一个连皮尔卡丹,耶夫圣洛朗是谁不知道的行当"俗称"裁缝专业"

  大学期间荣幸的成为班级绘画科代表,94年成都凤凰杯服装设计大赛优秀奖,后又荣幸的加入江苏红豆集团,无锡梦燕,雅莹等品牌设计师,不安分的自己最后选择下海,直到现在。也许是因为艺术情节挥之不去吧,爱上了摄影!

一路走来看似经历不少,其实都很顺利,谁都想不到一个在服装圈混得貌似不错的人怎么就突然下海了😀😀😀只能说年轻的时候就是不安分,直接点就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呗😄

学习摄影以来,拍过风光,拍过生态鸟类,荷花,人文等,从《纽约摄影》到《摄影发展史》《艺术的故事》等逐一阅读分析

正因为知道了达盖尔、塔尔博特、赫歇尔等为发明摄影器做出的贡献和努力,所以更加尊重摄影的初衷

2018年是一个值得自己总结的一年,有幸受创刊于1979年《照相机》杂志之邀,连续以封面和大幅度刊登的方式报道

我平时喜欢研究学习,包括欣赏国内国际老师们的作品,吸收主观认知的知识点,当然偶尔也会在映山红摄影艺术公众号里分享自己认知的一些东西,很少以图片的形式发布在QQ,微信等朋友圈,基本都是以链接的方式

有的人说你这样发布,很多人不会点开看的😀可我依然我行我素的用这种方式!

理由其实很简单,图片发布确实可以让很多人直观的看到,但我依然只发链接,目的就是我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人喜欢看我的作品,这样的认知度相对真实很多,就算错过了很多不想点开看的潜力观众我也觉得很自然,因为我知道,一个真正喜欢摄影的爱好者一定不会错过任何交流学习的机会😊,错过的又有何关系呢?

还好,毕竟喜欢摄影的人还是很多,也得到了很多摄影爱好人的认可,尤其是绘画领域,影视领域的专业人的认可,还有湖北,北京等摄影学院的朋友们。真的是你们坚定了我走出自己摄影的风格,在此感谢所有支持和鼓励映山红的朋友们

还有就是在这里给所有曾经找过我合作的美女们说声感谢,感谢你们对我的认可,感谢你们辛苦的付出。更要给你们说声对不起,由于自己的原因,每次拍摄都很有自我意识,不太会去迎合美女们喜好的拍摄想法,这不对那不对的,反复引导无果的话,甚至于自我感觉美女表达不好而放弃出片,唉!真心的给你们说声对不起!

也许我自我意识太强,也许对我自己也有要求,我经常说的话就是,我们出去玩的开心,如果拍好作品那不是更开心吗?不好没关系,总结经验,下次改进,当然这里面我自己也有问题,所以才会不断总结,不断学习,将来给大家拍得更好,不是更好吗?😀

尤其现在的我不想靠后期合成等方法,所以对挑选拍摄点,人物位置纠结会多一些,难为大家了🙏🙏🙏

我不是什么大师,更不是什么摄影名人,我顶多也就是一个有名字的摄影人😄😄😄,但是我们可以对自己多一些要求,做自己就好,按自己的认知去努力😊你们觉得呢?万丈高楼平地起,我想人生一辈子很短暂,何不做点自己值得回味的有意义的事呢?

喜欢我风格的美女们,尽管放马约过来,只要你愿意配合,不怕辛苦,我拍摄的年龄段很大,小到3岁半,大到60有于都可以,只要你自信,不让我过度的液化太假,我都很乐意合作。不了解我拍摄风格的可以百度输入:映山红摄影师 6个字了解一下

  2019年的第一天,在此感谢所有媒体,和朋友们的支持和关注,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同时我也会继续努力,戒骄戒躁,用作品来回馈大家

欢迎加我微信交流摄影心得,但是我不八卦的啊😄😀逗乐可以,杜绝任何八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