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芳草地

图片:单反:上上水; 手机:芳草地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去年,在媒体上看到蒲甘万千佛塔沉浸在晨雾中的图片,第一眼就被深深地吸引了,自此,心心念念想着前往看看原汁原味的缅甸。2018年12月,我们参加游侠客攝影团出发了,虽然只有短短的9天,但足以改变原来对缅甸的偏见,认识了这片神秘和充满信仰的土地。


它是东南亚最神秘的文明古国,长期闭关锁国,与外部世界相对隔绝,被国际媒体称为“亚洲隐士”,直到近几年才慢慢开放。这里虽贫穷落后,旧时代的气息萦绕不散,但却是世界上值得敬重、虔诚的佛教国家,90%以上的国民信奉小乘佛教,人们天性隐忍、淳朴善良,脸上挂着祥和坦然的微笑,简单平和地生活在现世的修行和对来世的憧憬中,精神上的富足超过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是这个佛教之国留给我们的最深印象。


它更是一个有着浓郁异国风情的国度,原始的自然风光、厚重的历史积淀、乌本桥上光与影的交融、古塔寺里僧与佛的对话、盛大的佛国千僧化缘、梦幻的塔林日出日落、独特的茵莱湖单脚划浆渔夫,还有镜头里装不完的人文盛宴,无一不让你震撼感动、沉醉其中。


乌本桥上光与影的交融


古塔寺里僧与佛的对话


盛大的佛国千僧化缘


梦幻的塔林日出日落


梦幻的蒲甘平原日落牧归


独特的茵莱湖单脚划浆渔夫


镜头里装不下的人文盛宴



我们第一站由昆明飞抵曼德勒,当地导游接上我们后一路直奔乌本桥。


48座的大巴宽敝整洁,一团20人每人2个座位还绰绰有余。地导敬业热情、知识渊博,汉语讲的超赞;随车司机彬彬有礼,驾驶技术一流。还有缅甸旅游车都随车带的“小弟”,始终脸带微笑地为我们服务:上下车殷勤地放上专用的踏脚小木凳、认真整齐地逐件码放行李、途中停车为我们带路上洗水间、及时分发水和垃圾袋等,真让一车见多识广、常年在国内外跑的“老炮们”感动得直呼没想到,第一时间就对缅甸这个佛教国家虔诚友好的国风,善良淳朴的民风从内心敬佩而尊重。


很快,大巴到达了乌本桥所在的东塔曼湖边,我们到的正是最美的夕阳西下时,平静的湖水被夕阳染上了金红色。湖边聚满了游船,远处的枯树,桀骜不驯地厮守在岸上,一树、一木、一舟、一人皆絲絲入画,那份宁静致远让人沉醉。



乌本桥建于1856年,是世界上最古老、最长的柚木大桥,全长1600多米横贯东塔曼湖。整座桥由一千多根实心柚木木榫卯联结,没使用一颗铁钉,历经一百多年的风雨依然结实。当初修建此桥,全为解决当地百姓的往来,如今作为缅甸珍贵的古迹,尤其是乌本桥的日出日落,己成为曼德勒最著名的景观。


我们随人流惬意地在百年老桥上走着,伴随着细碎的咯吱声,可以感觉桥的轻轻晃动,芲老干裂的柚木仿佛在诉说着久远的历史。



走过桥身从乌本桥另一端下桥,驻足桥下再看,你能感觉到每一根古老高挑的柚木桩,都承载着那份沧桑残缺的美。


此时,金黄色的霞光映红了每个人的脸庞,来自不同国家的游客们人人脸上写满了快乐,尽情享受着这美妙的时光,一片浓浓的平和安逸氛围,真是大千世界、同此凉热。



乌本桥落日的美,不仅仅是因为绚丽的光影,更有桥上的人生百态,在夕阳下就像一出无剧本但特别美的默剧,构成了一幅幅绝美的画面。


默剧的背景就是那片夕阳下的光辉,舞台是古老的柚木桥,演员则是络绎不绝的桥上行人。那步履稳健的僧侣、当地来往的居民、为生计繁忙的小贩、谈笑风生的游客、甜密的情侣、抓狂的拍客,一个个走在桥上的美丽剪影,真是无声胜有声,烘托出静谧祥和的氛围,成就了一幅幅意境深远的百态人生风情画,让每一个目睹此情此景的游客,心底荡漾着一种莫名的感动。



一般的旅游团,每个地方到过就算了,而我们攝影团,乌本桥前后共去了三次,保证每位攝友都拍到经典的乌本桥大片,真是太过瘾了。第一次如前所述,是实地亲自用脚步去丈量亲近它,体会那份走在古桥上的美妙感觉,过桥后再在岸上欣赏日落。第二次是乘船在湖中看乌本桥落日。最后一次我们早上五点就到达了乌本挢,欣赏乌本桥的日出、渔夫撒网等晨景。


清晨的乌本桥静静地守候在湖上,桥上行人很少,河里划进一只小船,那端坐船头的渔夫剪影,衬着静谧的湖水,很有诗意。



伴随着渔夫一次又一次的撒网,太阳一点点升起,金色的阳光洒在湖面上,湖水镶上了一层粉红色,衬着渔夫撒出的曲线优美的渔网和倒影,呈现出一幅美丽的画面。



天慢慢亮了,早霞中的乌本桥和行人的身影,又是绝然不同的另一种美,如果说晚霞的绚丽像一幅油画,那早霞中的晨景则像一幅清纯的水墨国画。



曼德勒是缅甸第二大城市,也是昔日缅族贡榜皇朝最后的皇城,拥有悠久厚重的历史,是缅甸宗教和传统文化中心,其地位相当于明清时期中国的北京。城内遍布着曼德勒皇宫、固都陶佛塔、金色宫殿柚木寺等700多座佛塔、寺庙和古迹。


我们今天首先到达曼德勒玉石市埸。下了大巴一路走来,眼中所见基本是国内几十年前小城镇的模样,尘土飞扬、杂乱无章,但却充满了生活气息,人人脸上含着淡淡的笑意,坦然面对简朴的生活,不见一絲哀怨无奈。


玉石市埸很大,占据了整整一条街,成品和半成品沿街摆放,导游讲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在此订制玉石制品,生意很好。



我们走过时,正在认真雕琢打磨的工人们和周围的住家居民都笑脸相迎,让人心里暖暖的。


缅甸人喜欢在脸上涂一种取自当地树液的防晒霜,据说清凉爽肤还防虫。初到时咋一看就跟满大街都是唱戏人似的,很滑稽。但不到半天我们就习惯了,还挺欣赏年轻的姑娘们用它在脸上描画成树叶等精致图案的妆容。

玉石市埸旁住家居民



缅甸是著名的佛教之国,僧人具有较高的社会地位。每个男人一生必须至少“出家”一次,否则就会受到社会的歧视。出家时间可自由选择,短则一月、半年,长则几年甚至一生,也可一生中几次出家,因此缅甸各地有大量的僧院。


曼德勒马哈伽纳扬僧院是缅甸最大的僧院,僧人接近2000人,这里每天上午十点的千名僧人化缘用膳的壮观埸面,己成为曼德勒的一挡重要人文景观。


我们九点半就到了僧院,一看时间还少,纷纷在僧院外围及允许进入的地方“探秘”了。这时有的僧人仍在认真学习研讨,有的僧人己在做午餐的准备工作了。



将近十点了,只见一年长僧人手持一把铁锤,敲响了挂在走廊上的一段铁管子,顿时,清脆的金属声响传遍僧院内外,十点钟的化缘布施要开始了。


僧侣实行严格的“过午不食”和“托钵乞食”,所有食物都是当地信徒提供,第一餐在4点,第二餐在10点开始沿街化缘,然后回到僧院进食,12点以前吃完后,当天不再进食。


这时,只见上千僧侣们陆续走出,僧人身穿紫红色袈裟,小沙弥身穿白色袈裟,一律赤脚托钵,手臂包裏在袈裟内,低头目视前方,不左顾右盼,没有目光交流,静静地在僧院大门口的林荫道上排成两行,仪式感很强。



队伍开始静默有序地向前移动,沿路接受民众的施舍,整个过程安静虔诚,没有任何语言交流。僧人队伍两旁是布施的当地民众,更多的是手持长枪短炮的游客,在我眼里,总感觉这和虔诚的仪式有说不出来的不和谐。



曼德勒固都陶佛塔是全世界最伟大的功德佛塔,1857年修建完成。当时召集了缅甸及东南亚的2000多名高僧修订佛经,并将之刻在729方云石碑上,后人又在每座石碑上修建了白色小佛塔,最终形成了四条长廊交叉成十字状的白色塔林,中心是一座大金塔,其规模在世界上绝无仅有,蔚为壮观。



金殿柚木寺19世纪中叶建于曼德勒皇宫内,是当时贡榜王朝敏东王的寝宫,全部用珍贵的柚木打造,密度硬度及含油量高,建筑不易磨损变形。


1878年敏东王在宫殿内去世后,他继位的儿子锡袍王为避讳,下令拆除宮殿整体迁移到皇宫外成为一座寺院。二战后期,盟军对曼德勒的轰炸使皇宫变成废墟,而这座宫殿因被迁移至宫外,成为唯一幸存、原汁原味的曼德勒皇宫主体建筑。


这是一座传统的缅式全柚木三层建筑,第一层主殿外围有一圈木回廊,往上是逐级收拢的两层。整个建筑本身就是一段历史,也是一件大型的木雕艺术品,廊下、门窗、隔墙、柱子、屋顶、屋脊,每个角落都布满古色古香、精美绝伦的木雕,繁复精致到让人目不暇接,是一个多世纪前缅甸柚木建筑和木雕工艺的代表作,具有极高的历史和木雕艺术价值。



寺内高旷幽暗,柚木构件低调而沉默,要细细察看才能认识其栩栩如生、精美绝伦的木雕精髓。尤其是底层外廊围栏上,雕有许多立体感很强的小木人,有着传神的形态和饱满的轮廓,面部细节虽己被岁月侵蚀,但仍可感受到原先惟妙惟肖的生动表情,令人叹为观止。



缅甸青年男女喜欢到此拍攝结婚照,当天我们就蹭拍到了这样的美好埸景。



内殿也是木雕艺术宝库,粗大的柚木柱通体涂上金漆,其上雕刻着精美的图案。墙壁、屋顶也都涂上了金漆,衬托着王座上的金色佛像,金色宫殿称号由此而来。



同一种柚木,造就了乌本桥的古朴粗旷和金殿柚木寺的精美奢华,使其都成为近二百年历史的木构建筑经典,让人心生感叹和敬佩。


离开曼德勒,我们乘大巴赴万塔之城蒲甘,一路饱览原始的自然风光,6小时左右的车程没感觉到一点乏味。


赴蒲甘途中午餐处风光



蒲甘是缅甸有名的历史古城,长达240年的蒲甘王朝是缅甸历史上最辉煌的朝代,其建塔规模宏大,遍地散落的万千佛塔,散发着圣洁神密的历史气息,使蒲甘成为缅甸的宗教圣地,并以震撼人心的气势,和柬埔寨吴哥窟、印尼婆罗浮陀佛塔一起,被誉为东南亚三大佛教建筑奇迹。


感谢我们的司机师伕,一路为我们赶时间,使我们到蒲甘时,正是一天中攝影光线最好时。当路边第一时间闪过阳光下的佛塔和牛群时,一车人激动地叫起来,导游虽笑着对我们说,好的景色后面多的是,但还是叫司机停车,让我们先去过过瘾。



眼前的牧牛女正拿着一把像我们小时候见过的男孩子玩的弹弓,用弹出的石子来归拢和指挥牛群,让我们见了真感到一种返朴归真的亲切感啊!



一轮拍完,己到夕阳西下和牧归时分了,导游让我们赶快上午,赶去一个离村庄较近,能拍到日落时牛羊回家的落日牧归美景。


没多久我们匆匆到了,一下车就是一群群瘦瘦的牛羊扑面过来了,走过之处沙地上扬起一阵阵烟尘,那阵势很是壮观。



大家刚拉开架势,长枪短炮地拍了两张,我们的专业攝影领队就让我们赶快上到旁边的小山岗上,开始大家还将信将疑:在下面不是更近更拍得真切吗?等到镜头里出现田野、夕阳、牛群以及穿着纱笼的放牧人,特别是那牛群走过扬起的沙尘,在夕阳的映射下一片金光时,一个个激动得顾不上说话,一片快门声,那意境比在下面拍不知美了多少倍啊,真是一幅完美的田野牧歌啊!


到底是专业攝影大师的眼光,我们这趟真是值了!



心满意足结束拍攝,我们的晚歺被安排享用缅式特色漆器帝王餐,如果你不特别讲究,随乡入俗都会感觉不错。席间还有缅甸国剧木偶戏表演,真是太好了。



第二天,我们又是4点半起床,摸黑去看世界上最美的蒲甘塔林日出了。


蒲甘塔林是人类建筑奇迹,自公元11世纪到13世纪,以老蒲甘为中心,方圆五十平方公里的城镇村落、荒野丛林间,先后建造的佛塔达1.3万多座,真是“手指之处必有浮屠”。修建它的人们相信,满天神佛如苍穹的繁星不可尽数;他们希望,无论多少神佛齐聚于此,都能独享佛塔里的莲座。所以造塔成为人们的精神寄托和人生价值,他们不停地修造,直到宽广的平原上布满佛塔,直指苍穹。

蒲甘佛塔与柬埔塞吴哥窟相比,后者的塔寺源于皇室,是贵族垄断精神世界的象征,以建筑宏大、高高在上让人慑服。而前者的佛塔却如同雨后春笋,拔地而地、密密麻麻,你感受到的是信仰存于普通民众心里,有旺盛的生命力。

我们终于等来了天边微露的曙光,人群中一阵欢呼骚动,耳旁一片快门的交响乐。



这时,淡淡的薄雾在佛塔上、树丛中迷离飘逸,庄重典雅的佛塔在雾气中时隐时现、神秘凄美。



太阳慢慢升起,薄雾被染成玫瑰色轻纱,霞光喚醒了万千佛塔,万籁俱寂的蒲甘平原和古老沦桑的塔林慢慢明亮起来,整个埸景恢弘壮阔而又灵动飘逸,美得让你陶醉窒息。



巨大的热气球喷着火从烟雾缭绕的树丛中缓缓升起掠过了塔尖,一望无际的蒲甘平原和塔林沐浴在灿烂之中,只听到停不下来的快门声。



我们在蒲甘3天,天天早上4点半起床在不同地点看日出,(为叙述方便,本文日出日落照片将不同时间及场景的放在一起展示了)。虽然很辛苦,但神奇的万千佛塔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在日出时灵动绮丽、肃穆凄美的美,铺天盖地、直达人心,真是累并快乐着,值了!


回宾馆早餐及稍休整后,我们前往蒲甘娘乌集市。这是当地最大的果蔬和小商品市埸,人来人往、热闹非凡,是出人文大片的好埸所。攝影领队早在车上就把拍人物的要点授于大家,在告知了集合时间后,一下车,一群人就在市埸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缅甸妇女的头顶货物功夫确是一种绝活,不论体积大小、货物轻重,都是拿手好戏,也成了我们抓拍的重点。



蒲甘是东南亚最负盛名的漆器之乡,式样精美、做工精湛,当地有很多人从事这项传统手工艺。从娘乌市埸出来,我们去了蒲甘传统漆器工坊,参观了漆器生产从破竹拉条、制胎上漆、打磨拋光等各步骤,工人们认真细致的工作埸景,令人敬佩。



午餐前我们还到了蒲甘最古老最受尊崇的瑞西光佛塔,由最早统一缅甸的蒲甘王朝阿奴律陀王始建,1087年完成。它是仰光大金寺的原型,是缅甸第一座钟型金色佛塔,建筑精美,塔周围环绕着很多小塔和雕塑,塔四面各有一方形铜亭,亭内各有一尊高4米的精美铜立佛。


阳光下的瑞西光塔金光闪闪,那是信徒们常年虔诚膜拜贴金箔的缘故。在缅甸,大多数人生活简单而平和,他们积德行善、以求来世,每天都会带上鲜花、金箔和虔诚心意去拜佛,对佛的信仰和“佛化”的生活在这里得到充分展示。



午餐后,我们回酒店休息,1小时左右的小睡让凌晨而起的疲惫得到了缓解。


眼下,我们集合前往寺庙进行人像创作,这是一般的旅游团没有的节目。大巴来到蒲甘平原深处停车,四周荒凉空旷不见人影。我们由导游带着,沿一条小路深一脚浅一脚地来到一座不大的古寺庙。它建于十一世纪,显然己长年缺乏维护而古老破败,不是导游带着,一般游客是不会光顾、也绝不会想到这半废墟寺庙里的精彩。


寺内光线很暗,过一阵才看清里面神秘深邃的结构。这里有一尊巨大的约18米长的卧佛,四面还各有高大的坐佛或立佛,墙上还有很多残缺不全的彩绘壁画,是真正的原汁原味古迹啊,古朴沧桑扑面而来,太难得了!



不一会,蒲甘佛教管理人员带着两小僧人来到了古寺。我们在攝影领队的按排下,一个个轮流上阵,分别进行古寺人像创作。虽是摆拍,但在这古老寺庙的特定环境中,那“僧与佛的对话”的埸景,仍深深地吸引了我们。


一扇格窗、一束光、一位小僧人,不言不语、低头默念。



看着虔心向佛的小僧人,佛祖的眉宇间,似露出了一絲会心的笑容。



在缅甸,你即使没有宗教信仰,也会心怀崇敬、虔诚拜佛;在蒲甘,不懂历史没关系,万千佛塔会向你诉说千年蒲甘王朝的故事。


在蒲甘佛教管理人员指点下,我们也虔诚地点燃腊烛,面拜佛祖,感受佛祖的气息。



在缅甸,旅行就是一埸修行。这里进入佛塔寺庙,任何人心须脱鞋袜,否则被视为对佛的不敬。很多寺庙从大门到中心塔寺路很长,绕塔一圈边走边看边拍往往要1一2小时。


我们赤脚行走在这里,刚开始很不习惯而痛苦。地面布满硌脚的沙砾石子,有时还被阳光灼晒的烫脚,不善光脚行走的我们如同在热锅上舞蹈,踮着脚前进,状甚滑稽。有时手眼专注于拍照,一脚踏到尖石上,痛得眼泪都出来了。慢慢地,你用心感悟这块厚重多难的土地,学会心安足静、碎步缓行,一切顺其自然,不刻意去追求大片出片,想像着是在沿着佛的足迹行走,脚下顿感轻松,我想我也许完成了一次修行。



从古寺出来是一片荒野,荒野树丛中又见塔林和牛群,在阳光下就像一幅画。



穿过荒野上的小路,上到一条可通车的简易石子路,沿路走几分钟,就到了建于1057年的瑞山陀塔,它是蒲甘少数把登塔阶梯建在塔外的古塔,也是蒲甘最适合看日出日落的古塔,可惜现在缅甸己禁止游客登塔了。



我们由导游带着,到了另一处看日落的地方。放眼望去,广阔宁静的蒲甘平原上,无数古塔像下了一半的棋局,散落一地,在荒原中端庄地矗立着,与大自然的美景融为一体,壮美无比。



夕阳西下了,天空大地、远山平原、塔林树丛都披上了粉红色的霞光。



褚红色的古塔沐浴在夕阳的光波里,通体橙红明艳,就像昔日王朝华丽而落寞的背影,华美古典却透着苍凉,只一眼便难忘。



苍老斑驳的佛塔,随着太阳西沉,慢慢悄无声息、亦真亦幻地隐没在昏暗里,仿佛世间万物皆己远去。游客们沉醉在落日美景中,心灵上漫过一种神秘沧桑的洗礼。



今天我们的晚餐餐厅,位于伊洛瓦底江边。它是缅甸第一大河,河谷平原是缅甸盛产稻米的农业区。此时只见天空晚霞缤纷,清澈的江水静静东流,景色令人心旷神怡,我们一边吃饭,一边欣赏风光,好不愜意啊!



在缅甸,我们逢餐必点牛油果计,一杯浓浓的原生态果汁3000缅币,合人民币15元,那叫一个香浓可口,是国内同类果汁无法比的。


牛油果汁和克钦芭蕉手抓饭



在蒲甘的第三天,看过日出后我们前往当地的古老村落敏南都,捕捉拍攝当地人传统古老的生活埸景。


在敏南都郊外,与当地的村民不期而遇。眼前的荒郊野外、古老佛塔及穿着举止古老的村民,真让人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恍惚:古老的蒲甘王朝时期,人们就是这样生活的吗?



那郊外草木葱茏间,古塔森森、苔痕斑驳、浮雕精美,遍地是珍贵的古迹。



我们进入了村庄,眼前一片古风盎然、简朴祥和的生活埸景。



古村里古色古香的婴儿吊蓝和手推车。



这两位阿婆抽着与我们刚在郊外看到的同样的旱烟,那架势真的很酷。



这种锄草器看上去倒还眼熟,与国内农村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锄草器大同小异。



缅甸的牛以白色的为多,背上还有一个驼峰,不知为何都瘦瘦的,看上去很温顺。



从敏南都古村出来,我们按行程到了达玛央吉佛塔,它是蒲甘体量最大的塔,建于1170年,塔四周有高高的围墙环绕,四面都有凯旋门般气派的城门。塔底座为正方形,塔体用大块红砖砌成,砖与砖之间无粘合剂却结合紧密,与众不同的是它没有尖尖的塔顶。


达玛央吉佛塔远景


达玛央吉佛塔围墙、城门及城门内广埸木雕



整座塔环环相扣的拱门、精雕细琢的高窗、图案精美的门柱门楣窗楣,精湛的建筑技艺依然清晰。



殿堂内有高大的回廊、法相端庄的佛像,走在高深狭长的回廊里,光线以穹顶处天窗透进塔内,有一种神秘深邃的感觉。



蒲甘最精美、保存最完整的阿南达塔也在我们行程中,它建于1090一1105年间,以精美绝伦的雕刻、熠熠生辉的金顶著称。


蒲甘佛塔大多为土红色砖塔,胜在规模,细节较少。而阿南达塔则是蒲甘难得的白塔,外形端庄壮美,结构繁复、细节丰富,金碧辉煌的镶金塔尖远远就能看见。



佛塔四面各有一门,门内是高约10米的释迦立佛,其中塔南门立佛最美,微微低头俯视下方的芸芸众生,是神性和人性完美结合的佛像。



最后的压台戏是乘马车巡游塔林,探秘古老的蒲甘平原塔林深处的神秘与壮丽。这是一次难忘的巡游,我们出发时2人一辆马车,车队排成长长的队列浩浩荡荡前进,很是壮观。


尘土飞扬中我们一路颠跛,穿越坎坷的乡村碎石小路和田间土路,两旁不时闪过高大的树丛和各种庄稼地,更有散落于原野树丛中大大小小、造型各异的古塔,令人目不暇接,有一种时光倒流的恍惚,仿佛回到了古老的蒲甘王朝。


我们一个个特别兴奋,在车上左顾右盼、拍个不停,一天下来,衣服上浓浓的风尘味。



数百年来,虽历经战火和地震,蒲甘仍存有各历史时期建造的佛塔佛寺2000多座,一片片、一簇簇举目便是,有的散布在原野树丛中,有的排列在小路旁,有的座落在古村外,是世界上最壮观的塔群,成为缅甸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



这些佛塔建筑精巧、风格各异、毫无雷同,塔内佛像及壁画精雕细琢,认真中见虔诚,有着独特的艺术风格。



颠簸摇曳中,马车夫又一次勒马停驻,示意我们下车。


路边一座古塔,塔基庞大,塔肩台阶交错,屋顶、大门己毁损,古朴典雅的佛像端坐在巨大的门洞里颔首微笑,曾经的繁荣喧嚣早己远去,只留下岁月的印记和历史的沧桑,看了让人不胜感慨啊!



不像世界上其它古迹,太负盛名后游客成群,少了一份神秘。


这里有太多人迹罕至的佛塔,就好像佛在此刚作停留、不曾走远。你赤脚走进去,就像走进复杂的迷宫,光线昏暗中走道连着窄廊、拱门叠着台阶,冷不丁地,墙角会有一条隐蔽的阶梯,引领你通向另一个未知的空间。在四周一片沉寂中,你会感觉时间也似乎倒流,有太多神秘的历史气息等着你去探索体验,绝对是视觉和精神上双重的深度旅行,是一次心灵上的圣洁修行。



缅甸,神密而充满信仰的东方佛国,我们不虚此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