弯弯的月亮一旁,有一颗星星,闪着清冷的亮晶晶的光,相互辉映,渐渐的淡了。


东方的上空淡橘色晕染开来,越来越亮,一束光线悄悄爬上山头,穿过树林,映耀着山头上那一抹白雪。


那高高的山崖镀上一层淡黄,凹凸处斑驳的石绿色也清晰起来。

斜长巨型的石岩从上往下伸展,到了山腰突然停下了。小树和灌木丛欣然立于缝隙里或一边,静静的仿若有着许多说不完的话,一个说,落在身上的雪,像开满了洁白的花,一个说,那雪是甜的,另一个则说,和着雪花,2019年,一起出发……


它们之间的姿态形象相互关联,有粗而弯曲的老枝,有稳而挺秀的壮枝,也有细长或弱小的枝子依附在崖石之间,与远处的树丛遥相呼应,揖让有加,疏密适宜,穿插自然。在白雪的映衬下,充满着无限的情趣和欢乐!

并没有因为天寒地冻而阻挡探寻者的身影,深深的脚印留在洁白的雪地上,那背影显得自信而倔强,充满激情和力量。


走过春,走过夏,走过秋,又走进冬日那一抹白雪之中……


忽然想起了两位山水知名的画家田老师和刘老师。在茫茫白雪之中的太行之巅,两位老师不停地哈手,搓手,跺脚,尽情画着远处的太行雪景!


一道道山峰迤逦,层层叠叠的山峦昂首向上,千姿百态,银装素裹。断崖雄起,峡谷万丈,台壁峥嵘,如斧削刀劈,雄伟壮丽,大气磅礴,深深地震憾着心灵。


山谷间梯田纵横交错,山路像在云端一般,大片大片的树木银花绽放,起伏有序,像白云飘在峡谷之间,婉约之致又不失雄强和阳刚!


那一刻,我似乎理解了田老师和刘老师在这白雪皑皑,群山披素的太行山深处,一天,二天,三天……尤其下大雪时,干脆住在山上,有一次竞待了一个月。那样的画呀,画呀,就用画笔表达着对太行山的那份执着,书写着画家内心深处的感动和最精彩的故事!


“择一而从,许之终生!”或许从他们的信条里,才能找到合理的诠释!那是对于自然山水由衷的热爱,对于绘画艺术的一种超乎寻常的追求,一种“苦学”的顽强拼搏精神!

思绪随冬,但心里充满着温暖。现在光线亮了起来,光影下的色调对比也强烈起来。


那些树干呈黑色,衬着光照时的褐黄,那岩石似是赭石调墨画出的,那白雪似是这墨色挤出来的亮色。


在这不断交叠中,感到了质面的自然层次下物的柔韧度,洋溢着春天的生机,就这样清晰而精密地构成了图案。

如果不是遇见,就想不出在山野沙土的赭褐下,四周的雪已完全融化,而那一块白色的雪如同纱幔制作的立体的美妙的行为图画。


这仿佛是某种记忆的意象,勾勒出的边线翻扭盘延,表现出动态的韵律,光影微妙地幻化出同一色调中不同的深浅层次的质感,同时也氤氲着内心的某种独白。


其实,我更希望这是一只白色的鸽子或者白色的精灵,在这山野之上,积聚着某种能量,然后奋飞在蓝天里……

当然,还有很多要说的,关于光,关于雾,关于山脉在雪中的伸延,崖台上的白雪,陡壁间的冰瀑,山岚飘过,远岫渺茫,大山雪中的那一峰又一峰,那一片洁白……

图文/ 汉晋斋

外景/ 博山上小峰村


作者其它文章


 山寒雪野

 冬野觅雪

 山林幽静的雪

 雪花,轻盈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