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第一次摸相机到今年整整四十年,也正是四十年前的那一摸,它就赖了我这么多年,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那年我刚参加工作,在一家内迁厂任技术员,因单位下午四点下班就被工友约起去照相,从厂工会借了这么一台照相机,第一次按下去,它就笑得合不拢嘴(快门叶片不能关闭),第二天就请假到几十公里的成都去修,但跑遍留真和庐山等几家大照相馆,师傅都说修不了,当时本人工资也就四十二元,凑四个月才能买一台相机,况且连第一个月的工资都还没拿到手,唯一的办法就是修,于是自己拆开相机找到坏损零件,根据相机背后的铭牌,找生产厂家购回配件把相机修好,完壁归赵。

  于是自己便喜欢上了玩相机,工余时间帮工友拍照,洗印像片便成了自己一件乐事,后来有了小孩,自己也买了这台带红外测光的旁轴照相机。由于每天都要自己制药水洗照片,暗室技术相当熟练。曾将120相机拍的火柴盒大小8人合影照片中1人的头像制作成12吋照片,效果还非常好。成都全市解决不了的丝印制版照片我仅一次就解决。

  后来买了这台傻瓜相机,这台相机拍的照片画质不错,接近单反,那年头奥林巴斯和尼康的相机的价格每年都有不同程度增值,这是现在人们看来是不可思意的事情。

再后来,拥有了自已的第一台数码相机,这台相机外形独特,照片色彩很好,但像素只有四百万,不过在当时也还是最高的。


接下来相机又升级为数码单反,我觉得拍微距很有意思,自己搞了这个十倍的显微摄影镜头。

喜欢改镜头,把电影头,老单反镜头,放大头改做单反用,这是自己弄的手持摇摆皮腔镜头。

  由于单反拍摄微距笨重。不方便,前几年研发了微美达高级专业手机微距镜头,效果媲美单反,并获国家专利及商标的登记注册,从此放下相机,端起了手机。

以下是手机加上我的微距镜头拍的一些照片。

食虫虻

守猎的蜘蛛

蜉蝣(双层蛋糕头,头部不足1毫米,放大看复眼清楚可见)。

豆娘之恋

磨菇

磨菇

小磨菇

金龟

苔藓

苔藓

露珠

蒲公英

食虫虻

蜻蜓的复眼,这也许是你从未见过的蜻蜓复眼的照片,每只小眼呈六边形,每条边上有几根条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