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的最后一天,终于能坐下来做点自己的事情,严格来讲这篇不算是2018的回顾,上一次回顾是用100张人文作品回顾了2012年8月到2017年8月五年的摄影作品,详见 一百张人文摄影回顾摄影的五年

这一篇回顾就从2017年8月开始,到2018年12月结束吧,年底翻翻以前拍的照片,无非是想想这一年干了什么,去了哪些地方,遇到了哪些人,有哪些有趣的事儿,所以选片无关审美,只代表个人的感受。

街拍,往阳春白雪说叫人文,往下里巴人说叫扫街,会拍的人叫街头纪实,不会拍的人叫胡乱瞎拍,不管你怎么称呼它,摄影里最好玩的是街拍,最有挑战的是街拍,最能体现独特视角的是街拍,最能反映摄影师心理的还是街拍。

你可以做个硬派摄影师;也可以做个腼腆的摄影师;你可以是莽撞的武士;也可以是隐蔽的猎人。不管手法如何,街拍的关键在于化腐朽为神奇,在平凡中寻找不平凡,一条每天都会路过的街道,在一年四季,不同光影下也会变得不一样,街拍没有固定的范式,你可以脑洞大开,也可以唯美清新,街拍不用考虑设备,没有条条框框,也不用考虑朋友圈里别人会不会喜欢。做你自己,做回自己,拍那些让你兴奋的东西,抓住让你触动的瞬间。

2017年8月22日,一个路灯,一个人,一堵墙,本身没什么意义的一张照片,Pink floyd有张专辑叫《The Wall》,里面有首歌叫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拍下这个场景时想起的就是这首歌。

2017年8月24日,少看脚下,多看头顶。

2017年8月25日,全运会临近,天津的天气好到爆表,天天都是蓝天白云,红日晚霞,唯独到了开幕那天下起了雨,天津这运气,呵呵了。

2017年9月1日,午后时分,路人推车经过奉化桥。这一段的海河特别清净,和津湾广场到天津之眼那一段相比,完全两个风格。

2017年9月17日,日落前的逆光,摄影师们最爱的时刻。

2017年10月3日,晚饭前的饭馆,厨师们正忙碌着,他们安慰了这个城市的胃。

2017年10月3日,很喜欢这张照片,西开教堂里到处是参观的人,各种自拍凹造型,唯有这位老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拿着放大镜看着自己的书,这就叫虔诚吧。

2017年10月4日,地铁3号线的顶棚构成了一个漩涡。

2017年10月4日,街头卖气球的小贩像朵绽放的花。

2017年10月4日,忘了这是哪条路,抬头正巧看见这家伙给了我一个“王之蔑视”。

2017年10月5日,假期收拾了乱七八糟的书房,现在它基本又恢复到了收拾前的状态,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2017年10月6日,累了就睡会吧,城市的繁华跟你无关。

2017年10月7日,逆光下光芒四射的梧桐。

2017年10月7日,玩累了,一起回家。

2017年10月7日,路灯下妈妈摸着孩子的头,童年的感觉。

2017年10月8日,雨后的夜晚特别有氛围感。

2017年10月19日,街头之王。

2017年10月22日,真正的扫街高手都是隐于市的。

2017年10月27日,傍晚出来觅食的流浪猫走过路灯。

2017年10月28日,十月的七点多,正是大家匆匆赶路回家的时刻。

2017年10月30日,女儿站在楼梯上,夕阳映上了墙壁,想起了时间与空间。

2017年11月1日,看到这个,你一定会想到一个字。

2017年11月8日,老婆和孩子走下楼梯。

2017年11月10日,你在桥下看热闹,看热闹的人在桥上看你。

2017年11月10日,膜拜秋天。

2017年11月22日,出差去北京,清晨的站台。

2017年11月25日,湖水映出骑车人的倒影。

2017年12月2日,速度与激情,玩了一种新的自拍方法。

2017年12月20日,大树的影子映上了墙壁。

2018年1月9日,海河上打鱼,卖鱼,放生是一条完整的可持续发展的产业链。

2018年1月24日,假期决定一个人去尼泊尔徒步EBC,先飞成都,再飞加德满都,第一天到加德满都就震撼到了,这里是一个把混乱发挥到完美的地方,但也是一个有趣的地方,晚上泰米尔区溜达偶遇电线着火,英勇的消防员直接站在消防车顶灭火。

2018年1月25日,加德满都国内机场飞卢卡拉机场。卢卡拉(Lukla)机场,世界十大最危险机场排名第一,因为各种原因曾坠机89架,也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机场之一,只能坐18个人的小飞机的航线两侧都是海拔6、7千米山,飞机飞行在山谷里。

机场只有一条坡度20度,长度400多米的跑道,一头是山体,一头是悬崖,没有第二次复飞的机会,这里没有导航,没有盲降系统,全凭飞行员手动目视降落,加上高海拔恶劣的天气,降落难度之大难以想象。凡是去徒步EBC的驴友及登珠峰的登山者90%都会降落于此。

估计每个降落Lukla的乘客都会有种大难不死的感觉,但是对于这些驾驶小飞机的机长来说,降落在世界上最危险的机场已经成了家常便饭,无论是技术还是勇气都让人无比佩服。

飞机降落卢卡拉,才发现活着真好,和机长说能否为您拍张照,机长毫不犹豫的给了我一个自信的微笑,此刻我觉得你是世界上最帅的大爷!

2018年1月28日,背夫rinji走在我的前方,远处是尼泊尔神山阿姆达布朗,里这是一个看不到任何有轮子的东西的地方,所有的东西都是靠背夫一步一步背上山,柴米油盐,蔬菜,建筑材料无一例外。

对于夏尔巴人的敬仰,是因为他们生活的艰辛,或许很多人从小开始就只能做背夫,甚至是一辈子的背夫,但是他们却从不失去对生活的乐观和快乐,不会因为物质的匮乏就怨天尤人。和他们相比,我们这些生活在城市里的人还会因为物质的充裕而更显贪婪。

当你还在考虑你的冲锋衣是不是合适,你的徒步鞋是lowa还是crispi的时候,这些夏尔巴尔用实际行动向你展示了什么是人类最强大的生存能力和最原始的实力,他们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但作为旁观者却深深地震撼。这里的人们和远在美洲大陆的印第安人有着一样的信念,不要走的太快,等一等你的灵魂,这也是徒步运动很重要的一个意义。

2018年1月29日,天上下着小雪,一名徒步者跨越垭口,这天天气很不好,山里几乎没遇见几个人。

2018年1月29日,我和rinji向珠峰大本营迈进。EBC路线能看到全球14座八千米以上雪山中的4座,分别是珠峰,洛子峰,马卡鲁和卓奥友。远处的三座山分别是努子峰,洛子峰和珠峰,三座山峰连登是世界上最强悍的登山者的终极梦想,不过能做到全世界也不足十人。

这里的物体都太巨大了,完全超出了常人对参照物的理解,照片拍不出那种巨大的感觉,在几座世界级雪山的衬托下,平常的高山在这里显得像个小山丘,人走在路上就像只蚂蚁,看着很近的路程也是望山跑死马,从这里开始我高反了。

2018年1月30日,远处巨大的努子峰南壁,翻过这段碎石路就快到珠峰大本营,去过很多次高海拔,这一次还是遇到了高反,头疼,失眠,眼睛肿,没食欲,什么体能装备在这里都是不堪一击,每天都有被救援直升机接走的人,但这地球上史诗级的路线和景色还是召唤着无数徒步者和登山者每年前来膜拜。

2018年1月30日,kala pather观景台,其实就是一座山的山顶,忍着高反和寒风爬了两个小时,下山时正是日落时分,珠峰和努子峰被映成了金黄色,山的另一侧就是西藏。

雪山意味着危险,曾经有人问我看见这些山是不是特别有征服饿欲望,可以肯定的说:完全没有,也不喜欢征服这种说法,站在这里,只有敬畏,这里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恶劣天气和危险,佩服那些登山者,他们都是非理性的,但又是人类最宝贵的精神体现,许多人长眠于这些雪山上,山下那些石头垒成的纪念碑是他们来过的证明。

2018年1月31日,gorek shep的客栈外,海拔五千多,EBC路上最高的一个lodge,在这住了两晚太酸爽了,晚上外边零下三十多度,屋里零下十度,一个睡袋再压两个被子才缓过来,住了两晚就为再看看珠峰。这天恰巧有月全食,这里是离月亮最近的地方,夜晚满天繁星,一切都值了。

2018年2月1日,回程路上,背夫rinji走向喜马拉雅群山,这里有名有姓的雪山大概就有40多座。

2018年2月1日,孤独的lodge,冬季来的人本来很少,自然面前,人类就是这么渺小。

2018年2月2日,回程路上,牦牛走向远处的铁索桥,从这里开始吃了一路的灰,羊肠小道上想超越一群牦牛基本不可能。

2018年2月3日,经幡后面若隐若现的唐瑟古雪山,从这一天开始变天了,大风还有雾,还好没遇见大雪。听说飞回加德满都的飞机都已连续三天停飞,开始担心如何回程,但事后证明,我的运气还算不错。

2018年2月5日,回到卢卡拉小镇,这里既是徒步的起点也是终点,很多在路上遇见的朋友在这里又再次相见,rinji把我安排在他朋友的客栈,还特意安排了一个能洗澡的房间,在山上13天没洗过澡,这个澡洗完仿佛又回到了人间。

2018年2月5日,卢卡拉小城的人们基本上世代都生活在这里,虽然是在大山里,但这些外来的游客还是给这里带来了些许繁华,傍晚从头至尾把小镇走了一边,让我再看你一眼,从南到北。

2018年2月5日,从卢卡拉小镇走到机场只需要五分钟,这个在世界上也绝无仅有。这里没有什么航班时刻,安检也形同虚设,飞机来了就飞,没来就一直等,半天还没来应该就是不会来了,你就可以回去睡觉了,然后明天早晨再来等,几天还没来你就准备徒步五天回去吧,情况就是这样。

2017年2月7日,回到加德满都,这里路狭窄坑洼,高峰期交通十分混乱,但是我还真没见过任何交通事故和吵架斗殴之类的,这就是和谐。

2017年2月8日,EBC回来那也不想再去,只想在泰米尔区溜达几天,全当休闲,加德满都是当年嬉皮士的圣地,嬉皮士们开着大众的minivan,穿过土耳其、苏利亚、阿富汗一路来到这里,仿佛找到了心目中的乌托邦。

2018年2月8日,杜巴广场上发呆的人们,这里的文物几乎没有什么保护,随处都是大大小小的佛龛寺庙,人和历史高度相融。每天吃完晚饭,我就跑到这里一起晒太阳。

2018年2月8日,杜巴广场上的建筑和鸽子,很多建筑毁于2015年的大地震,残垣断壁至今还存在。

2018年2月8日,神庙的台阶上高举尼泊尔国旗的老人。

2018年2月9日,熙熙攘攘的泰米尔区,来这里旅行的欧美的居多,不过落地签且免签证费的政策也吸引了大量国人前往,这里有牛肉面,川菜馆,韵达快递,甚至有些店铺老板还能说几句中文。

2018年2月9日,一只狗站在门廊前看着热闹的大街。

2018年2月9日,广场上喂鸽子的小姑娘,估计很多人都喜欢在杜巴广场留下一张鸽子围绕起飞的照片。

2018年2月9日,算是在加都的最后一天,第二天就要飞回成都,再来发一次呆。

2018年2月9日,本来是一次不经意偷拍,没想到对面的大爷给了我一个迷之微笑。

2018年2月9日,夕阳给老人镶上了金边,见天地,观众生,然后回到自己。

2018年2月9日,树下闲聊的妇人。

2018年2月9日,不知道这个庙叫什么,每次都会路过,这里没有门票,没人圈地收钱,人们淳朴善良,像极了中国的八十年代。

2018年3月14日,极简。

2018年3月24日,画地为牢。

2018年3月27日,我头上有犄角,身后有尾巴,谁也不知道,我有多少的秘密。

2018年3月27日,放生这事虽然有点理解不了,不过这个场景还蛮有仪式感的,大师在船上好似在看着芸芸众生。

2018年6月 周末去了趟北戴河,本来是去避暑的,结果面朝大海,冻得够呛。

2018年4月3日,你好,请微笑。

2018年4月11日,四月海棠花开了,不太喜欢拍花,一张足以。

2018年4月17日,朋友一生一起走。

2018年4月21日,谷雨节气,真的下雨了。

2018年4月24日,匆匆去了趟南京,办完事呆了一天就回来了,站台上等车的人。

2018年4月29日,四月槐花开。

2018年5月2日,被蓝天白云刷屏的一天,一只豆娘落在我办公室的窗外

2018年5月3日,你好,请让让。

2018年6月16日,父与子。

2018年6月21日,毕业典礼,老师在背后看着你们呢。

2018年7月4日,挑战单日200公里,还有三十公里到家爆胎了,纪念首次补胎。

2018年7月13日,雨后的黄昏,传说中的电影感。

2018年7月15日,遇到这个,大人都会躲,小孩子都会往里冲,这就是大人和孩子的区别。

2018年7月21日,大雨过后,天津也能看海了,外边各种花样玩水,天津人最擅长把日子过成段子。

2018年7月24日,北安桥上路过的人和盘旋的鸟。

2018年7月24日,狮子林桥下锻炼的人,这里也是一群野泳爱好者集会的地方,冬天也是如此。

2018年7月24日,你看着城市,我看着你,纯属巧合。

2018年7月24日,混水摸鱼。

2018年8月16日,有人说森山大道风格就是高反差黑白加乱拍,还真不是,他拍的场景本身就很特别,试过无数次,我觉得就这张像点,纯属实验,呵呵。

2018年8月16日,车站广场上踏上归途的人。

2018年8月23日,暑期接近尾声,脑门一抽决定是去环青海湖骑行,订完机票第二天就走,落地西宁直奔西海镇,第三天开骑,当你已决定出发,你已完成了路程中最难的部分。

2018年8月24日,环湖第二天全程逆风,半路还下起了大雨,穿着冲锋衣和抓绒依然冻成狗,雨打在眼睛上看不清路,好在在路边找到一个牧民的帐篷,进去躲雨,主人还给端上酥油茶,旅行中遇到的人才是最难忘的。

2018年8月25日,昨天的大雨过后,今天老天终于给了一次恩惠,微风,不太晒,一路起伏路,这一天的骑行是最惬意的。

2018年9月19日,这个角度,北安桥的雕塑有点像哥斯拉的大脚要毁灭城市。

2018年9月22日,想表达什么?metallica有首歌叫fade to black,就是这样。

2018年9月22日,酷暑中行走的人,这个夏天太热了。

2018年9月23日,北洋亭前坐下,太阳用最后的光线穿透了玩耍的孩子们。

2018年9月23日,不知道这三个人什么关系,就是感觉右边的男士略显凄凉😏

2018年10月1日,如来神掌。

2018年10月3日,这是个悲惨的故事,解放桥前姑娘和小伙刚写完愿望,郑重其事的准备放飞孔明灯,下一秒城管来了...故事结束了。

2018年10月23日,人来人往,我想静静。

2018年10月4日,国庆节朋友的酒吧坐坐,一位曾经的摇滚青年同学拖着发福的身体在讲述他职场的传奇经历。

2018年10月26日,一年一度,拍颗大树,大树还是大树,树下的少年已变成了大叔。

2018年10月26日,好久没去拍照,难得有个清闲的下午,校园里溜溜。

2018年11月4日,一场秋雨一场凉。

2018年11月25日,秋天的暖阳。

2018年12月26日,很久没有去扫街拍照,记录一张圣诞节的天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