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递嬗,四季流转,百载繁华,弹指刹那! 物换星移,往事悠悠,发生在2018年中的那一些平常、简单、自然故事,由清晰逐渐变得模糊! 好在,赖依“美篇”这一个平台,把“朋友圈”的截屏聚拢在一起,让人看到曾经的过往、曾经的模样,以及曾经的美好和感动……

这一年,工作性质没有改变,依然十分繁忙,忙碌在各种航空零件的催交、交付之中;忙碌在与人的思想沟通和不断揣度之中;忙碌在坐到墙拐角椅子上,装模作样地摊开笔记本,极不耐烦地听着“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推诿扯皮与责任推卸,在如坐针毡中还时不时能打上一下下瞌睡。滑稽的是,这竖着的耳朵不会说话,貌似在仔细聆听各位“旷世奇才”的真知灼见 ! 这世上,说的人压根就不能做,做的人大多数不善于表达,于是,会说的人越说越能说会道,爱做的人越做越踏实肯干。在说与做两者之间,说的人自觉高贵而居高临下,眉宇之间带着戾气,指手画脚,一副“天降大任”的架势,做的人察言观色,低头哈腰,再听话的奴才,也难免产生负面情绪! 这是病,这很痛,这是体制存在的顽疾,这需要像“关二老爷”一般,能忍受刮骨疗伤的剧痛,接受彻底的根治,这需要同扁鹊一样的“神医”!

这一年,业余爱好没有改变,行行摄摄,写写画画,爱的痴迷,爱的陶醉。人言道: “行之力,则知愈进;知之深,则行愈达。” 勤于实践,不断思考, 知行合一方能有所进步。平陆天鹅湖、武功河滩会、富平柿子村、白鹿原影视城等地留下了我的足迹,几张照片,再配上一段优美的文字,这精神产品的《陪伴》,不仅仅是收获的愉悦,而且能让这美好在不断地传递!

这一年,一张球迷主场年卡,观看了足协杯、联赛、附加赛所有的比赛,老球迷的未卜先知,让那些“散户”捶胸顿足,后悔不已! 经过一年顽强拼搏,陕西长安竞技队在中乙联赛中,获得北区冠军。然而,在“光棍节”进行的最后一场关乎冲甲的客场附加赛中,当值主裁判马宁毫无职业操守,无节制偏袒主队的种种拙劣判罚,导致长安竞技“败走麦城”,遗憾告负,冲甲未果!!! 当寄予莫大的希望,最终成为失望时,请收起你的眼泪,切勿悲伤落寞! 凝聚梦想创辉煌,赳赳秦人扫六合,二〇一九,长安竞技,圆梦中甲!

这一年,我的女儿经过“万人过独木桥”的高考,依还算不错的成绩上了大学,由三口之家,变成了二人世界,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人空虚寂寞,难以适应 ! 一个娇生惯养中长大,没有多少社会阅历,说田鸡就是稻田中放养的小鸡🐔,竟然不知道那就是青蛙🐸,单纯幼稚的她远离父母,在千里之遥北京上学,咋能不让我牵挂…… “乍觉别离滋味,一夜长如岁。” 记得送罢女儿报到后,住在酒店那个辗转反侧的不眠之夜。 在不舍中,忍不住流下的那一行伤心眼泪,全忘了信誓旦旦的滚的再远、飞的再高的永不想念! “知否兴风狂啸者,回眸时看小於菟。” 这是无言的父爱,这就是我一个老男人的侠骨柔情。

今年今宵尽,明年明日催。 2019年的第一天早晨,当晨曦微露时,我需要去离家不远的早市上,继续接受着无良小贩们的短斤少两,买回一把大葱、两颗白菜、三个土豆,听着收音机里传出的“风景这边独好”夸大其辞,乐呵呵地做着爱吃的家乡饭。“人间有味是清欢”,慵懒的假期过后,又要匆匆的去上班,把业余爱好坚持,让简单、平常的生活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