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像一只筐

在行走的过程里

把一颗又一颗的石子

放进去。


不管是什么颜色

都在放进去,

慢慢的要满了

才发现,

它的沉重很多时候无法挽起。

看那紫色的石子,

满是忧郁,

主宰心情的时候,

会看落花流泪;

会叹飘萍

无所依据。


看那黑色的石子,

低到尘埃里,

都不能发现自己。

没落的尘埃,

都要拼弃,

你在这里!


看那灰色的石子,

沉沉的静寂,

冷冷的色泽,

不好不坏,

又时阴时雨。


编择的箩筐,

一颗又一颗

捡起的石子,

在那感敏的颜色里,

挤满的忧郁,

是不能放下,

还是不愿放下的

负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