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得了精神分裂症。

被看到的都是光鲜,看不到的藏着苟且。渴望得到认可,又怕被认可得太明显。看不惯一些人和事,怂怼到最终也只能独善其身。鼓起勇气跳上舞台又突然觉得聚光灯下的自己像个跳梁小丑。不愿活成别人以为的样子,也不知道自己能活成什么。不愿妥协的挣扎后也不过是得过且过。

想忘掉以前的错说那不是我,可以后又看不见摸不着。知道该接地气也贪恋漂的自由。知道最终会软化自我消除戾气又偏偏想做个例外。知道这世界没那么亮就宁可不去看那些黑。该放声大哭的,还是硬生生憋了回去。以为放下了的,多少还是有点儿执拗。散心其实是一场场出走,不停地拒绝与成长的化干戈为玉帛言和让我感觉我在活。

有很好的爱情,又觉得单身也好,又觉得值得更好。害怕耽溺于时代的浪潮,又发现顺水漂流无异于困兽之斗。觉得社交很简单,又觉得都走了套路都是种攀附。堆积了太多半成品的关系,又过一年,不敢数身边还剩下谁。想宣布独立为“自己”而活,可20岁了这一年到头还在靠父母过。

2019,想告诉爸妈,我没输,不需要改变。想要变成自己的局外人——当我与我发生分歧后,不用去紧张下一次我会被认可吗、这一次会被证实吗,结果会推动这里这里、那里那里,然后一觉醒来,意识到河水已经翻涌着从我身上流过。


那该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