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童年(四)

搬进新家

无论在那个年代,盖房子总是每家的大事。在温饱还没完全解决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更是一家人甚至是全村人的大事。

  那个年代,还没有专业的包工队,盖房的大工小工都是盖房子的主人自已邀请。每天晚上,父亲总是装上几包烟,在村里挨家挨户请乡亲第二天来帮忙。乡亲们总是那么的淳朴和无华,每天总能邀到足够的人手。

  那个年代,人与人之间更多的是乡情和亲情,帮忙都是不要报酬的,甚至还自带工具。本族的、村里与父亲年龄相仿的男丁,还有村里的长者和能人是盖房的主力。

  那个年代,钢筋水泥混凝土离普通百姓还很远,房子都是砖木土坯混合构建而成。砖是手工烧制的青砖,土坯是人工用石硾将黄土反复捶打而成的长方形土块,俗称“琥折”(音)。先用青砖和石灰浆垒出房子的骨架,中间再填上这种土坯,就是房子的主体了。上面再依次安放大梁、檩条、贯椽及芦席和青瓦,房子就大概盖成了。

  那个年代,还没有搅拌机上料机,盖房子的所有工种都是依靠人力的: 木工、瓦工、打地基、打土坯、搬砖、和灰、上料等等,都要靠肩扛手拉去完成。帮忙的乡亲们干活从不挑轻重,也没有埋怨牢骚。大家一个汗珠子摔八瓣的目标只有一个: 把这座当时在村里为数不多的房子尽快盖起来。

  终于,我们一家人搬进了新家,尽管当时连门都没有来的及装,刚住进来那段时间晚上只能用芦席挡住门框,再用木棍顶住就算是防盗了。尽管当时窗户连玻璃都没有装,后来还是用大舅从六公里以外的技校工地上背回来的玻璃边角料拼装上去的。但我们一家人觉得是那么的踏实,温馨。

  有家了,从此结束了我们一家人六年三换住处的颠沛生活,有了属于我们一家人自已的一方小天地。有家了,有了我成长的摇篮和疗伤的小窝。无论我长大后在何处驻足,她都是我梦中出镜率最高的地方。有家了,这里是我人生的起点,也是我一生最爱的地方。从此,万家灯火中总有一盏为我而亮。从此,漫漫人生中系着我的那根风筝线有了起源的地方。

☆文中图片简介:

图1:这就是我家修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的那座房子。当时在村里算是好房子了。

图2:打土坯。土坯,闻喜话叫“琥折”(音),那时候的年轻人经常以每天打土坯的数量决定是不是好汉,一个好把式每天能打500块以上。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还干的了这个活嘛!

图3:用石墩或硬木做成的地基打夯设备,既要有力气,还要有技术。(该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4:我家老房子正面照。

图5:我家另一座修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的“一砖到顶”的房子。全砖式结构,比砖和土坯结构的要坚固多了,不过很快又被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新式房屋取代了。

图6: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家的老窑洞,最多时这几孔窑洞里住着近20口人。

图7:我们村里乡亲们在新时代盖的二层小楼,简直就是小别墅。

图8:图7二层小楼的内部客厅照,不亚于城里的单元楼,而且还有宽敞的小院。与40年前的住房条件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感谢六爸在今天大风降温中给我在村里实景拍摄这些照片)。


敬请关注下期《回不去的童年》之五,下周五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