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镜、撰文/指间飞蝶

喜欢旗袍的女子,心底都有一个青花瓷情结!


当温婉的旗袍与清雅的青花瓷结合在一起,千年古韵的经典古调,古朴宁然的典雅美,青底白花一阕词,耀白了心底,染青了流年。


不禁让人想起方文山填词的那首著名《青花瓷》“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每一句都写到心坎里。

当青花瓷遇见旗袍,着一袭青花瓷旗袍的女子婉约中透着古意,清雅但不清冷,孤傲但不落寞,那自顾自美丽的青瓷柔美凝香气质,洗尽铅华,古朴典雅,清新简素。


就如画家吴进良言:“纵有百媚千红,我独爱这一种”。

喜欢青花瓷淡淡散发的古朴芳菲,简约的线条,滤净了人世间的烦杂,穿越时空的那份纯静雅韵也渗进了我的生活。


家里青花色的盘碗、瓷器、台灯……,指尖触过,眼眸扫过,一颗浮躁的心慢慢恬静下来,如同青瓷一样安静素洁。


我不懂瓷也不想懂,我就是喜欢那青花白底的干净,再粗犷的菜盛进了青瓷盘也有素静的感觉,我喜欢过很多色彩搭配,觉得最完美的搭配还是青花配,就是喜欢那青白简洁的纯美。


时光的脚步匆匆,莹莹青瓷在岁月里青白相间的美好依然云淡风情。

雪小禅说:“我初见青花,但觉得是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的爱情,那蓝,仿佛是魂,深深揉在了瓷里——要怎么爱你才够深情?把我的骨我的血全揉进你的身体里吧,那白里,透出了我,透出了蓝,这样的着色,大气,凛然,端静,风日洒然,却又透着十二分的书卷。”


那青瓷宛如一个天然去雕饰、娉娉袅袅的豆蔻年华女子,清新淡雅我见犹怜,让你喜欢心动。


那青瓷宛如一个千年穿越的女子,带着唐宋的诗风,元明的古调,让你相思相爱。


如果爱情是青花,思念是陶瓷,青花与陶瓷走着走着,就走到了彼此的心里。

当时光里的璀璨都生了锈迹,只有你还是原来的模样,青衫白衣,飘逸脱俗,气息安然又温润。


就如诗词里描述的那样,白陶承于天光,青花沉于釉中,从火中涅槃而生。


尘世的烟火不能袅你半分,世俗的尘埃不能溅你半分,宁静和柔美让你更蓝和更白。

当青花瓷遇见旗袍,就像俩个注定要相遇的人,轻轻一瞥,就落入彼此的眼眸,一见倾心,覆水难收。


当青花瓷遇见旗袍,就像美丽的梦和美丽的诗一样,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常常在最没能料到的时刻里出现。


等着你,在陶土刻一朵青花。

等着你,在素绢描一抹青色。

  


窗前冬日的阳光倾泻,忙碌的上午时光己匆匆溜走,现在阳光正暖,微风不燥,沏一壶清茶,当茶叶在青瓷茶杯中慢慢地舒展起来,氤氲的茶气,似袅袅的轻烟升起,心里轻轻吟唱起:


天青色等烟雨 而我在等你

炊烟袅袅升起 隔江千万里

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

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

……,……


我是青花瓷,你是旗袍,在天青色的烟雨里,停留于蓬船檐瓦下,等你在时光永恒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