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上那些布满丛林、丛草间的雪,正渐渐消失。而沿着斜坡凹凸处或高处的雪也留下一点点了,在裸露着青灰或褐红的山体沙土一边,眨巴着眼睛似的,像有许多的心事要说,静静地依偎在那里,迟迟不愿离开……


我相信那是古老不变的冬雪恋歌,冰姿柔情,羽衣霓裳,轻轻地来了,清音入心,起舞弄影、含情脉脉地扑向了山野大地。在枝头驻足凝神遥望;在草丛中牵手微笑;在石板上题识留白,轻触于水化一缕无上清凉!


是的,那一抹银色的雪从远处来的,落在山林间,飘飘欲仙,仿佛扯得起的思绪,可以叠加的情怀,在静寂的山林里吟诵 着“路漫漫其修远兮……”


就那样轻抚一片冷绿的草叶,将清韵传递,轻驻一枝,染湿树皮纹理,围着几个残留枝头的山果,衬托着点点的红,化作一张洁白的宣纸,氤氲几笔淡淡的墨色,带着遐思,随着溪水渐行渐远。抑或冬之路口,伴护着那一块望乡石,那一棵望乡树,那一片望乡草……


横斜向上的峡谷峭壁叠加,随势向前,形成嵯峨、奇伟、峻险的山势,仿佛无数的冲锋勇士,要冲上山顶,冲向高空!阳光难以照到谷底,山风嗖嗖的,冬季越发寒冷。


一日积雪,数日难消,这便形成了雪花四开,满处洁白的深山奇观。一条山路布满着雪,一直钻向峡谷深处。溪流在巨石的缝隙边,见一段,又见一段,再见一段,清澈盈盈,汩汩作响。


在陡峭悬崖处,水流落差,银花四溅,形成冰瀑,冰帘,冰柱,冰花,自然雕刻成一幅幅奇异多姿,如梦似幻,妙趣横生的冰景画。使人叹为观止,遐思万千。


这时,山野里传来电链锯的声响,循声而寻,只见一位师傅正在伐几株已枯死的梧桐和粟子树。


原来这位师傅姓李,他承包了这片山坡,山坡上几十棵野生大粟子树,树上四面大枝子被锯去,诧异之时,李师傅说: “原来的栗子小,产量低。价格上不去。现已架接成大粟子了,产量大,口味好,卖相好,用不了几年,就又长好了!会有好收成的!”


李师傅对未来充满了希望!又指着被伐掉的枯树,说: “我会木工活,弄回去,做成八个木墩,原生态的,又是一笔可观收入!”


李师傅自信满满,一脸的笑容。看得出来,李师傅是一位与时俱进,开动脑子,能干活,会干自己的活!凭借自然条件优势,增收创收,搞活家庭经济,提高生活质量的行家里手。


然后,李师傅指着硬化的盘山公路,自豪地说:”俺这里山青水秀,又是国家第一批森林村庄,国家投资保护开发,这路就是政府修的,围着大山转,转到山顶,又转到村里,然后又转到别的自然村子去,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啊!待要富,先修路!俺们村的旅游开发大发展,俺是赶上好时代了!”


告别了李师傅,沿着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一至到了最高处。


山上的雪白花花的,一片片树木静然耸立,像是画在天幕上,山峦起起伏伏,弥漫在淡蓝的云烟中。


山下的小村庄,一排排红瓦的房子,白色的墙和山上的雪交相辉映!感觉这是冬日最美的风景!


此时,仿佛听到了峡谷中的流水声,那是流动着的欢乐和向往!又好像听到了李师傅电链锯声,那是冬日雪野中的微笑和歌声。


脚下是穿行在大山里的路,那是通过林寒雪野,到达春天的路!我分明看到了那满树满树的洁白的流苏花,梨花,粟子花,就像雪花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