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7

文:荷风细语

音乐:《再见往事再见》(林海)

图片:网络


🏜🏜🏜1⃣🏜🏜🏜

在唐代诗人眼中,江南是个情结


烟雨中的江南,模糊的,清晰的,宛如一幅清新淡雅的水墨画。笼罩着薄薄雨雾的小屋,散发着温暖的袅袅炊烟,温润的色调,幽幽的芳香,古往今来,萦绕在多少追梦人的情怀里,诉说着千百年来不变的情怀。


《忆江南三首》

唐· 白居易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能不忆江南?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

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

何日更重游?


江南忆,其次忆吴宫。

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

早晚复相逢?


朦胧的春雨、飘渺的烟树、清澈的倒影、婉约的歌声……在唐代诗人的眼里,江南总有着摆不脱的痴迷和怅惘。多年以后,我们依旧可以吟诵着这样的诗句,穿过多情的雨季,悠悠地寻觅江南繁华的旧梦。


倚栏远眺,是谁正乘着一叶扁舟,追溯匆匆流逝的年华;又是谁折一枝柳条,撩开一湖动人的涟漪。唐代诗人有着更为个性化的精神世界,江南的含义在他们的眼里也是多样的。


江南在李白的眼中是飘逸的。他在《山中问答》中以意蕴幽邃的意境,表现出隐居生活自在天然的情趣。“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窅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似行云流水,流畅自然,浑然天成。诗境似近而实远,诗情似淡而实浓,质朴自然,悠然而舒缓。


“遑遑三十载,书剑两无成。山水寻吴越,风尘厌洛京。扁舟泛湖海,长揖谢公卿。且乐杯中物,谁论世上名。”江南在孟浩然的眼里是愤懑的。这首《自洛之越》展现的是怀才不遇、自怨自艾、落拓不羁、傲然不群的孟浩然的形象。他辞别洛阳前望江南,为了在自然山水中忘掉世俗,不论功名;但当他泛舟湖海时,却又不能放弃对仕宦的渴求。


江南在诗人韦庄的眼里又是温情的。他在《菩萨蛮》中写到:“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韦庄生于唐末五代十国混乱的时代,这首作品创作于他晚年寓居蜀地,为回忆江南旧游而作。江南之美,甲于天下,客居他乡的韦庄用经过理性浸润的浓挚的情感,抒发对江南的思念。空灵的美、沉郁的美浓缩在字里行间,悲凉之间透露温情,令人唏嘘。


千年光阴已去,留存的都是永恒的传说。江南湖心的画影清波,烟雨倾斜的低垂柳条,撑着油纸伞站在桥上看风景的人流……这些如画一样的景致依旧。


江南,在风雨中浸润着无尽的诗意与闲情。清澈阳光下轻漾的水纹,撩起了谁的心事?搁浅于藕花深处的小舟,静看月缺月圆,世海沉浮。寂寞的,是岁月,还是人生?


《江南春》

唐· 杜牧


千里莺啼绿映红,

水村山郭酒旗风。

南朝四百八十寺,

多少楼台风雨中。


杜牧的这首《江南春》,千百年来久负盛誉。寥寥二十八个字,既写出了江南春景的多姿多彩,也让我们读到了它的广阔、深邃和迷离,仿佛眼前展现了一幅绚丽动人的画面,一缕缕含蓄深蕴的情思给人以美的享受,一种优美的意境给人以思旧怀远的启迪。


流水碾过岁月的长廊,一代又一代王朝在这里经过。烟雨苍茫的景致透析着世间万象的变迁,纵然梦回前朝,依旧是匆匆的过客。水村、山郭、佛寺、楼台……婉转成生动美丽的诗篇,在潺潺如流水的日子里,我们拾起一枚枚禅寂的叶子,梳理着江南流淌不息的春秋。







🏜🏜🏜2⃣🏜🏜🏜

江南烟雨迷归途


傍晚,晚霞映红了天空,披着霞彩漫步在江南古镇的石板路上,古街两旁店铺的灯笼次第亮了起来,呈现出一种迷幻的美,也照亮了身旁的河流,折射出柔和中夹杂着古典的气息,诉说着亘古不变的江南梦。


江南景色是个浪漫的奇迹,让人流连忘返,在徜徉之中找到了精神的故乡,从此便使人魂牵梦绕。


《题宣州开元寺水阁》

阁下宛溪,夹溪居人

唐· 杜牧


六朝文物草连空,天淡云闲今古同。

鸟去鸟来山色里,人歌人哭水声中。

深秋帘幕千家语,落日楼台一笛风。

惆怅无因见范蠡,参差烟树五湖东。


谢朓是南朝齐杰出的山水诗人,他曾与沈约等人共创“永明体”,平仄协调,对偶工整,开启唐代律绝之先河。南齐建武二年,谢朓任宣城太守,世称“谢宣城”。在宣城任职期间,谢朓用他绮丽而柔美的笔调描绘宣城山水,从此,宣城就成了一个充满魅力的地方。在唐朝人的眼里,宣州就是南朝,就是江南。


江南以其美丽与温柔,从古至今抚平了多少骚动和忧伤的心,就如这首诗,登临览景,勾起古今联想,六朝的繁华已成陈迹,放眼望去只见草色连天,云淡风轻。诗人慨叹之中自然怀恋起泛舟五湖,享受山水之美的范蠡,也许,只有这样,才能在迷茫的烟雨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归宿。


杜牧在另一首诗《题宣州开元寺 》中写到:“南朝谢朓城,东吴最深处。亡国去如鸿,遗寺藏烟坞。楼飞九十尺,廊环四百柱。高高下下中,风绕松桂树。青苔照朱阁,白鸟两相与。溪声入僧梦,月色晖粉堵。阅景无旦夕,凭栏有今古。留我酒一樽,前山看春雨。连天的草、淡淡的、潺潺的流水,还有寺庙、飞鸟、月色、钟声,这些属于江南的优雅和柔情,显得遥远又朦胧,这些前朝旧物又好似随意飘过的云、拂过的风带着历史的痕迹从眼前掠过。


在诗人的眼里,与江南的烟雨相遇,好似赶赴一场前世未了的约定。尽管这约定,千帆过尽之后才抵达那个收藏云烟的一角,但趟过时间的河流,终能寻觅到有梦的地方。


江南的美,让人禁不住驻足观望,甚至不忍丢下每一个沉浮的细节,在品味之后,有人将苍凉写成了美丽,有人将寂寞舞成了春秋,有人则将平淡笔墨成超然尘埃之外恬然。


唐代诗人张志和的这首词《渔歌子》:“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富于画意的一首词,苍岩、白鹭、桃林,清澈的流水,黄褐色的鳜鱼,青色的斗笠,绿色的蓑衣,如此色彩鲜明,构思巧妙,意境优美,分明是一幅江南水乡春汛图。


这首词在秀丽的水乡风光和如诗如画的渔人生活中,寄托着悠然脱俗的意趣。一蓑风雨、从容闲适、烟雨迷蒙的柔和,透着一丝清纯和淡泊,这是江南特有的意境。


空气中氤氲着温润的气息,乳白色的轻烟在云端变换,清透的雨丝镶嵌在青山碧水之间。偶然间,有伶仃的飞鸟掠过翠绿的枝头,在迷茫的烟雨中找寻属于自己的方向。难怪王安石在《泊船瓜洲》中感慨:“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数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


行走在江南的古巷,静静地感受它的韵味和格调。这古巷其实也是人生的长度,它连着过去和未来,你可以来来往往,但却永远无法穿越。伫立在桥头,看桥下的碧水,看穿行的过船,它们都在沿着自己的轨迹流淌和运行,而我们依旧是驻足眺望。




















🏜🏜🏜3⃣🏜🏜🏜

正是江南好风景


伫立在江南的土地,风烟俱净,澄澈得如一汪清水。漫漫岁月流淌着江南文杰的灵韵,江南水乡的清秀,江南雨巷的幽深,江南古镇的恬静……小桥、流水、人家,洋溢在水墨江南里,翰墨流芳。


《知江南》

汉乐府


水秀山清眉远长,归来闲倚小阁窗。

春风不解江南雨,笑看雨巷寻客尝。


品读江南,凌波水韵,朦胧而古朴,是绿水萦绕着白墙,是红花洒落于青瓦,蜿蜒曲回的小河在朝阳和夕阳中浅唱低吟,穿行在青山绿水中,演绎着亘古柔情,摇曳着昨日遗失的风景。


是谁品一盏清茶,倚栏静静远眺;是谁撑着红色的绣伞,穿过多情的雨季;是谁在细风中,望穿秋水……那柳岸花堤上,是否还徜徉着古人暗淡的背影,那池亭水榭间,是否还收藏着千年的传说。


苏轼在《饮湖上初晴后雨》中写到:“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云烟浸染了西湖杨柳的清丽,朝霞催开了苏堤桃花的艳影。当目光迷离的时候,那一袭青衫、儒雅俊逸的身影似乎还在泛舟西湖、清樽对月,那些被悠悠岁月洗濯了千年的传说,依然清晰而玲珑地舒展在西湖的秀水名山中。


而今,飘渺空远的钟声依旧在山寺间悠悠回荡,湖中映照着城市炫目的灯光,那一片流彩的天空,装点的是今人的思想。江南明月倾斜千里,波光粼粼中,流淌在故事中的人物依旧清晰。


江南的魅力,依然是树下悠然落棋,是花间醉然品酒,是庭中淡然品茶,还有“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灵动诗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