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6

  我的家乡,兴义,一座崛起的新兴旅游城市,地处云贵高原的西南部,漫长的地质年代,沧海桑田的变迁,海相沉积又转变为陆相沉积,由此而拥有了丰富的地质资源。

副热带高压的强大,使得印度洋上的季风和太平洋上的季风带来了丰沛的降水,地处副热带,因为隆起的高原地势,使得气候温和。

这里的许多山地,常年云雾缭绕,宛如仙境,是名副其实的云上贵州。这里属亚热带湿润性季风气候,生长着亚热带常绿阔叶林,树木常绿茂盛,多数树木冬季不落叶。

优越的地理位置,打造了兴义独特的自然风光。

一、浮花浪蕊,岁月流光

“自然之美,在于它的必然流逝”,春花秋月,冬阳夏雨,四季轮回,光阴总在镌刻出落花流水,你看兴义,那春天的桃红柳绿,夏日的荷叶田田,秋天里醉红的枫叶,愁黄的银杏,冬日暖阳下,沉寂的不屈的梅花朵朵,总是娇柔妩媚,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

红尘陌上,一路花开,心里,总有一处风景,用来安放灵魂。兴义的时光,犹如春花的顾盼流连,夏花的热烈璀璨,微风拂过岁月的长廊,浮花浪蕊里,总有暗香盈袖。在岁月的转角处,那些渐行渐远的记忆,有着千山万水的深情;风轻云淡的思绪,成为家乡沧桑而简洁的封面。

行走天涯,一路抛洒,一路捡拾,那些无法重来的过往,是流年里永不凋零的花朵,经年过往中,尘封在人生最灿烂的季节。

身在兴义,思在兴义,想在绿肥红瘦的年华里,看柳絮飘飞,海棠花谢;想多年以后,在黄昏花落、梧桐细雨里,曾经的记忆,奏响着生命的风铃。

家乡的花谢花飞,年年的草木葳蕤,缘定了魂牵一生的乡愁!

二、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哪一天能回家洗客袍,结束客游劳顿的生活?调弄镶有银字的笙,点燃馨炉里心字形的盘香。春光容易流逝,使人追赶不上,樱桃才红熟,芭蕉又绿了,春去夏又到。

兴义的时光盘上,峡谷地带,布依民族集聚的地方,总生长有茂盛的芭蕉,樱桃匆匆展现其诱人的色彩及酸甜,芭蕉迫不及待的登场,蒋捷归乡的惆怅,尽在季节转换里、在红绿的时光中。

异乡的故人,雨打芭蕉中话了多少流年,世道起伏跌宕,人生飞短流长,流年暗换中,许多再会的路口,春染诗行,岁月流芳。

在兴义,静谧的时光里,细品流年,静赏芭蕉。

梧桐树,芭蕉雨,不道离别苦,多少回梦里,回望渡口上的芭蕉,从根到叶,诉说着相思之意,离愁别恨。

岁月经风历雨,人生浅浅淡淡,每一次叶上的回眸,在风里雨里漂泊,流年里,硕大的芭蕉叶,摇曳着的是不禁的渴盼,诉不尽的是浓浓的乡愁。

三、绿水如带,雾失楼台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觅处。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秦观.《踏莎行》)。

家乡的兴义,有着著名的万峰湖、马岭河,远处的青山隐隐,眼前的 绿水悠悠。

悠闲的时光,在河湖两岸,寻找一处时间的渡口,将阳光雕刻成一叶轻舟,泛舟湖畔,那些姹紫嫣红的往事,形成了壮丽的山水诗篇。

回想处,曾经的萍聚,而后云散,许多沉积岁月深处的迷雾,随季节的风飘逝。

兴义的天空下,绿水如带,草木凝露,自然的清幽,在心中涌动着丰盈,酝酿着光阴,寻一方田园,经年的桃花流水,不知遗落在谁家的院墙,湿了记忆,老了时光。

兴义,是这样的一方净土,在如流的时光渡口中,月色朦胧处,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迷雾中的楼台,在桃花源里安置;人生的青山绿水,铺开又渐次收起,成为昨日的风景,又仿佛是明天的开始。

时光的渡口,春风依旧,光景绵长。 在时光的剪影中,在兴义,寻找一处澄明,一缕清香,来安放诗意和灵魂。

文:胡杨

图片: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