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兰竹菊与荷都有风水的功效,今天收获的这五只碗,是画家手绘的作品。因为喜欢,手痒痒的,花几分钟时间写写。不浅薄评价,只禅坐静想,我的岁月蹉跎回头已路过,身体虚度八成新了,这些碗可是全新的。

所有瓷都有灵性,这书画的拙美静了我的褝。现实中,我只喜欢看画家精彩,不用老天对我另外财富安排。

谈到茶,就很禅了。一代淫棍董其昌也好禅学,学不了他。梅、兰、竹、菊及荷花,是历代文人吹牛的题材,代表君子的风,傲骨的气。如今,上海的冬夜,常常会有阵阵梅香,但少有雪来傲笑我的红尘。

日子重复着,一天天,让所有季节,准时抵达。一朵梅花,凋零一片记忆,隔在昨天,不再回首。

散落了一地的谎言,被岁月穿成文玩手串。任故乡的兰花开出善意的花朵,不盛开和凋零在自己的诗行里,我只深情款款远望。

碗可喝酒饮茶,而生命是一段漫漫的旅程,起点和终点,要学会妥帖向往。人海漂泊,看着幸福,玩着孤独,装一下外表的光鲜,掩盖内心的寂寥,喝完这碗知足就好了。

学竹子的生活状态,做一个简单的人,不纠结过往,不庸人自扰,生命是一场爱的抒情,所有的不期而遇都是可栖的,我善待自己。

眼里的苟且,不是朝九晚五,财务自由,而是

被生活捆绑的身不由己。波澜的你,赤手空拳来到人世间,为找到那片财富的海,我并没有不顾一切。

花落有声,人淡如菊,我想要的生活,是素而不寂,暖而不腻的,且带点烟火。

在光阴菲薄里,风随时都能吹散那些沉寂的美好,不是所有的故事,都能婉约成歌且开成花朵。

其实,生活并非是一场恶战,不用止疼药,也无需巴掌。Wi-Fi信号满格,输入正常,画家的快递已在派送,洗澡的水温恰好,旧衣服里的零钱,刚好买到了一朵荷花。人的生命有限,所有的路都无法抵达终点的,只要走进明天,消失在生活里,人生在世就是这样,被别人笑笑,再笑笑自己可好。

时间是不会回头的,是因为所有前方都是期待。一指流沙,一段年华。摇曳着我的笔尖。等一个上海的故事,等一场花开,在禅意里泅渡,泅渡素淡年华,愿一世无伤,静若处子,淡看风月。

面对禅,面对画过的碗,碗是风雨的语言,代表着我生活的符号,萦绕芬芳。背着岁月的行囊,漂泊着,每一次停泊的时候,是属于回忆的,是属于憧憬的,唯有今天是用来把玩这五只碗的。也许生命中每一天的光阴都是限量版,一碗酒的过去,都已沉没于岁月的河流。一碗茶的禅,抵不上一个温暖的夜晚,商海不伤,我愿岁月静好,禅碗般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