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野觅雪

雪后数日的深山里,因为温度低,也常常是山头积雪,林木间白雪斑驳片片,山涧背阴的石崖峭壁处,溪水成冰,挂上去,晶莹剔透,纯洁如玉,如梦如幻,使人心向往之。哈,说去就去了呢!


一抹山的轮廓线长长地伸延了去,像挂在高高的树林间,忽隐忽现,逆光远望,山头上的密密的丛草透着一道光亮,褐黄色的,远处烟岚飘缈,山上的白雪一块又一块,自然匀称相护牵伴,像用无形的画笔,在力的牵引下,轻重涩疾,翻飞绞转,呈现出白色的迷人的图案。


这是自然风景的杰作,而且带着强烈的时令性,充满着无限的情趣,可遇而不可求。即使看到了,也在一时,也许很快随风而去,而这过去了的,又将变成美好的回忆!

前行,转弯处,疏枝在望,挂着点点的红,透着亮,逐渐醒目起来,虬曲旁逸的柿子树,盘旋而上,苍劲雅姿,“笑迎八方来客,诚邀四海宾朋。” 无声的招手致意!致敬温暖的阳光,致敬苍山巨石,溪水冰挂,致敬山野间闪闪发光的白雪!


这时,喜鹊飞了来,白头翁鸟飞了来,落在柿子树上,啄食着柿子,只见那个红透了的柿子,蓦地脱落,白头翁鸟机灵一动,扑闪着翅膀,追着柿子……


总有一点惊喜,总有一点欢乐!出于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天时,地理,物的高度默契,演绎自然之景,之奇,之梦,生生不息,展示朴素和真情的画面,又蕴含某种哲思和欢喜。

阳光是挡不住的,从山顶那边照过来,一下穿过萧瑟的树林,枝干亮丽起来。一边像镀上了金色的光;一边的灰黑色也愈加凝重圆厚!


而斜势纵深的山的脊背,本来赭褐丛草,宛然金黄的边线了,白雪映其间,洁净而静谧。


是油画?是水粉画?是国画?是什么或者不是,都无足轻重,自然的形态和光影,从来都不以谁的意识而存在,欣然而淡然,永远不停地幻化,一直神秘莫测,展现精彩!

在山腰一巨大的平阔处,形成了一大片沙滩,此时,细的水绕过巨大的花岗石,弯弯曲曲地流去。


是从高山上来的?是从遥远的天边来的?山高水长,在这高山上,似乎有了深的诠释。


一边是金色的沙滩;一边的崖台布满静静的雪,水流成潭,结成薄冰如镜,散发着蓝幽幽的光,似藏着许多的故事和秘密!


水与沙滩的边缘相接处,一条白色的雪带温婉如玉,柔骨美姿,静卧相隔,一时金黄,洁白,蔚蓝,石块,流水,化作线条块面,巧妙组合成一幅山间风景画。


哗啦啦的流水声由远而近,循声走去,果然峭壁山石间清流急湍,一路欢歌笑语。


那水流如白色的飘带,飘在山石间,藏头护尾,又如一线白云,氤氲着柔软的情愫,抚慰着石块,辉映着树木,又伴着护着依着四周石上的白白的雪。


也许,要化作白色的哈达,献给青山,大地,也许又要化作白龙腾空升起,带着乡人们的梦想和美好愿望与天上的银河相会,再现美好的传奇!

冬野觅雪,就来到了大山的深处,看到了光影辉映的丛丛的草;看到了那密密的林木,那清清的溪水,那金黄色的沙滩,那晶莹的冰花。当然,那山野上的白雪是最美的。那是雪的梦,是雪的情!


此时,又一条布满白雪的盘山路呈现在眼前,听当地老乡说,沿着这条路翻过山,林木更密集,大片的粟子树,柿子树,松树……那山上有巨大的“飞来石”,奇岩嶙峋,鬼斧神工,而且冰封雪盖,银装素裹!十分壮观,当下决定继续探寻,是的,前方的路有着更美的风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