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学课本里的《泰山日出》是一九二四年泰戈尔访华前夕,徐志摩应《小说月报》主编郑振铎之请,为《小说月报》的“泰戈尔专号”所写的应命之作。原刊1923年9月《小说月报》第十四卷第九号。

    诗人在文章中是这样描述泰山日出的:

    “我们在泰山顶上看出太阳。在航过海的人,看太阳从地平线下爬上来,本不是奇事;而且我个人是曾饱饫过红 海与印度洋无比的日彩的。但 在高山顶上看日出,尤其在泰山顶上,我们无餍的好奇心,当然盼望一种特异的境界,与平原或海上不同的。果然,我初起时,天还暗沉沉的,西方是一片的铁青,东方些微有些白意,宇宙只是——如用旧词形容——一体莽莽苍苍的。但这是我一面感觉劲烈的晓寒,一面睡眼不曾十分醒豁时约略的印象。等到留心回览时,我不由得大声地狂叫——因为眼前只是一个见所未见的境界。原来昨夜整夜暴风的工程,却砌成一座普遍的云海。除了日观峰与我们所在的玉皇顶以外,东西南北只是平铺着弥漫的云气,在朝旭未露前,宛似无量数厚毳长绒的绵羊,交颈接背的眠着,卷耳与弯角都依稀辨认得出。那时候在这茫茫的云海中,我独自站在雾霭溟蒙的小岛上,发生了奇异的幻想——我的躯体无限的长大,脚下的山峦比例我的身量,只是一块拳石;这巨人披着散发,长发在风里像一面墨色的大旗,飒飒的在飘荡。这巨人竖立在大地的顶尖上,仰面向着东方,平拓着一双长臂,在盼望,在迎接,在催促,在默默的叫唤;在崇拜,在祈祷在流泪——在流久慕未见而将见悲喜交互的热泪……”

  编后语:

近几年追风逐日,为了感受和拍摄到令人震撼的泰山日出佳作,通常会选择好日出的最佳拍摄时机,提前在岱顶预定好住宿,这样才能不会错过一大早的日出时间。可以想象到每一次拍摄的泰山日出片子都是不会轻而易举一蹴而就得来的。其实所有风光大片的背后,都是常人不能体会到的甚至于不能想象的辛苦付出。

亲自感受并拍摄到很多次壮丽非凡的泰山晚霞夕照、云海玉盘、旭日东升等奇观之后便对山顶的气象万千有了不可割舍的牵挂。

一周前泰山景区直播泰山2.0升级版上线,16路全景高清直播,每时每刻都可以通过关注“泰山风景名胜区”微信服务号,用手机观看泰山风景直播,不用舟车劳顿之苦,便可即时欣赏到泰山气象万千之大美风采,特截屏制作了戊戌冬月岁末这几天的泰山日出及云海晚霞夕照美篇,以飨和我一样炽爱泰山的朋友们。顺致冬安,元旦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