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杨慎一行来到了湖北江陵。天阴沉沉的,凄厉的北风从江面上吹来,带来了江水独有的沧桑气息。

  杨慎下意识的想用双手紧一紧单薄的衣衫,却发现身带枷锁无法自主行动。瘦弱的身体虽然在重枷下经过长途跋涉已经微微出汗,但在江风的吹刮下不由得被冻得瑟瑟发抖。

  一时间,从状元郎沦落为阶下囚的悲怆涌上心头。

  远处的山峦若影若现,江水滚滚东逝,几艘小帆船正在水中奋力的争渡,仿佛随时都有被汹涌江水吞没的危险。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登高》-唐代-杜甫

  先贤杜甫先生的《登高》不禁浮上心头,没想到竟有诗句如此符合此时的心境。此时间,时隔数百年的两代文豪仿佛心灵相通,跨时空煮酒神交。

  此生也许会和少陵先生一样,困足羁旅,长年漂泊异乡而老病孤愁吧!

  也许,此刻更加羡慕平常人的生活吧。如果能够从头再来,或许做一个普通人,哪怕是渔樵耕读、贩夫走卒也好。

  至少能够长守在父母膝下,享受父慈子孝的天伦之乐.......

  峨儿,她,还好么?

  野渡旁,渔人和樵夫正围着一口热锅,喝酒吃鱼。谈论着今天收成和家事,虽然平凡但却充满了笑意和满足。

  二人见到疲累饥寒的杨慎和差役,热情的招呼过来取暖果腹。一行人来到火旁席地而坐,差役开始大快朵颐。而杨慎却望着江面陷入了沉思。


  少顷,杨慎回头,请差役取来纸笔去掉枷锁。在纸上迅速写下了千古名句:

 

《临江仙》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出镜:雪儿

出品:不可说

同行:牧笛 言语三月 老生常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