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马洪杰

文字:马洪杰

  徽州文化,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极具地方特色而又特征鲜明的区域文化,是我国的三大地域文化之一。它内容广博、深厚、宏大,包含了中国封建社会后期民间的经济、社会、生活与文化的基本内容。特别是它的徽商、徽派建筑、古村落、徽州文书、徽州工艺雕刻、民俗风情等更是让人惊奇和称赞。

  走在山水如画、天籁风光的徽州大地上,也许在不经意间,或山区乡间小路的尽头,或爬上一座山峰,甚至犄角偏僻处,就会让你有惊喜的遇见,带给你美美的不一样的感受,并引起共鸣。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我曾数次行走在这片充满诗一般灵秀和梦幻美感、氤氲着厚重文化气息的山水间,每一次都有新的发现和遇见,每一次都让人陶醉其间,流连忘返,乐不思归。

  这是一个来过多少次都不为过、还想再来的地方,是一个让人向往、敬慕和留恋的地方。没想到,这一次的徽州之行,在离徽州古城不远的大山中,又遇见了一座完全有别于徽派建筑风格、别具特色的古建筑群------阳产土楼。

  阳产是大山深处的一个高山古村落,坐落在皖南歙县的深渡镇境内,临近素有“东方多瑙河”之称的新安江山水画廊风景区,离著名的徽州古城不到三十公里。处在徽州文化的核心区域却又别具一格,但它又是徽州灿烂多元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

  “阳”意为面对阳光,“产”在当地方言里意为陡峭,故而得名阳产。阳产村坐落在高山之上的山坳处,三面环山,周围是茂密的山林竹园,面对着宽阔浩大的峡谷,就像稳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居高临下,有一种“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感觉。因此,风水环境绝佳,是一块风水宝地。

  阳产村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古村落,为“郑氏”的聚居地。宋代时期,郑氏家族为躲避战乱由中原迁徙到歙县北乡,明末清初时,又迁居到此地。传说郑氏祖上当年狩猎到阳产,跟随他的猎狗卧于阳产山凹处不愿返回,他见三面环山,视野开阔,山泉清澈,古木参天,认定是块风水宝地,遂将族群迁至阳产定居至今。鼎盛时期,人口曾达到一千多人,四、五百户。

  整个村庄多为土黄色、白色的土楼建筑,依山就势而建,一座座,一排排,一幢紧挨着一幢,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布满山坳中的两边山坡上。土楼群质朴壮观、布局合理,鳞次栉比,错落有致,犹如古城堡和空中之城。

  阳产土楼没有了徽州建筑所特有的粉墙黛瓦和高低错落的马头墙,没有精美的雕刻,但风格简洁朴素,更与山地大环境融为一体,一眼望去,令人有种沧桑出世、古朴凝重的感觉。

  由于地势高,位置偏僻,交通不便,村民们都是就地取材,以青石为基,开山取土,夯筑成墙,伐木建梁,采竹为筋而建筑土楼。每一栋土楼受地形所限,占地面积不大,高约二至四层,具有造价低廉,墙体厚实,冬暖夏凉的特点,特别适宜居住,因此也造就了郑氏家族繁衍传承至今。

  站在山坡高处,俯瞰整个村庄,无论是每一座单体土楼,还是整个村落的土楼群,它都有一种乡土的美感,具有浓郁的山区民居建筑特色,既体现出了东方文明中的“天人合一”和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思想,又体现出了独特的意境美、雄浑美和气势美,构成了神奇、古朴、壮观、美丽的山水家园画卷,让人惊叹。

  阳产土楼虽然建筑简单,没有钢筋水泥,又处在陡峭的山坡上,但却是坚固实用,现存的近四百栋土楼,历经数百年的风雨侵蚀而仍然保存完好,还能居住使用,确实是民居建筑中的奇迹,也因此成为了我国建筑史上重要的文化遗产。

  村中土楼间,由纵横交错的石板台阶路相连,虽然狭窄,却是四通八达,无论往哪走,都能找到出路。

走在村中的石板路上,映入眼帘的一片土黄色让人感到温暖亲切,这是大地的本色。村中原始、古朴、安静的乡村气息扑面而来,与秋色相映衬,更是别有韵味。

  每到秋季,村民们就在土楼的门前、阳台和窗台上晒着刚刚收获的玉米、黄豆、绿豆、薯片、红辣椒和爪果等农作物,色彩艳丽,五彩斑斓,犹如调色板,成为土楼群里一道绚丽夺目的风景线,红红火火的景象不但吸引着天南地北的游人,更让古朴的山村充满着生机与活力。

  土楼、云海、落日、山水田园、浓郁的民俗风情是阳产土楼的主要看点。清晨,站在村庄后面的山坡高处,向着前面的山谷望去,浩瀚的云海在山谷内漂浮翻腾。云海、时隐时现的山峦、土楼群、水墨如黛的山林共同组成了一幅瑰丽的山水画卷,蔚为壮观,让人震撼。

  夕阳西照时,又将本就是土黄色的土楼群辉映得更加金碧辉煌,渲染的金光灿灿。站在土楼的阳台上,就静静的看着火红的太阳,慢慢的落入前面逶迤连绵的群山之中,进入暮色。阳产土楼,就这样在人们期待的日出与日落的景色中度过了每一天。

土楼文化是东方文明的一个杰作,是公认的“世界建筑奇葩”和“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神话般的山区建筑模式”,著名的闽南客家土楼群更是被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虽然阳产土楼和闽南客家土楼同宗,都是由迁徙南方的中原人所建,但又有着很大的不同,各具特色。

  闽南的客家土楼,大多是建在山下的平地处,依山傍河;而阳产土楼则是建在了高山上,云海相拥,高山相伴,建筑难度似乎更大。

客家土楼单体建筑面积十分庞大、壮观,一座土楼就是一个家族,一个村庄,一个独立的小社会,可以几十户、几百人同时居住,像一座封闭的古城堡;而阳产土楼则是一家一栋,由单体建筑面积小的几百座土楼共同组成的土楼群。

客家土楼形式多样,形态各异,有方形、圆形、半圆形、长方形、椭圆形、五角形等样式;而阳产土楼样式比较单一,靠集群形成特色……。

  无论同还是不同,他们都是一定的历史时期所特有的产物,是建筑史上的奇迹,是我国民居建筑中的瑰宝,堪称“天、地、人”相结合的典范,值得后人珍惜和保护。

  阳产土楼的村民们,象似云中人家,超然物外,遗世而独立,渴饮山泉,饿食五谷,还保持着原始古朴的生活方式不变。春种秋收,采摘野果山货,种养山林,虽然也出售些土特产,但没有多少商业气息,整个村子显得沧桑、宁静而又淳朴。

  村民们还利用自家土楼改建成了很多小客栈,既能增加收入,又方便了游人们住宿体验。客栈里大多是普通床铺,干净卫生,价格不贵,每人二三十元,也可以百八十元包吃住,但都没有欺客、宰客的。因只有一条上山的道路,且十分狭窄,仅能单车通行,为了安全不拥堵,禁止自驾车辆上山。设有摆渡车,想坐车上山,来回只需付30元的车费即可,不坐车也可以不花钱自行徒步上山。

  进村游览也不收门票,这与那些圈地收钱,门票动辄一二百元的景区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在这里游览,清静而又惬意,没有如潮的人流,没有商业的喧嚣嘈杂,既让人能安静悠闲地饱览壮丽的景色,领略纯净的风土人情和深厚的历史文化,又让人感到舒心称心,满意而归。

  徽州的山村行,让人再一次感悟到,一次真正的旅行,不是去到某一个景点留下到此一游的纪念照,不是热热闹闹的大呼隆。而是要融入那里,用心去体会自己生活圈子之外的精彩,有所思,有所感,有所悟。

  有人说,旅行是从自己活腻的地方,走到了别人活腻的地方。但别人活腻的地方对我们来说却是一个崭新的地方,有着不一样的生活氛围和风情。在这样的旅行中,许多烦恼和压力也许走着走着便释怀了,或能烟消云散,卸去重负,把自己放空,回归最本真、最纯洁的自己,并成为余生的快乐源泉。

  人生的路漫长,需要不断的调整和修正,旅行就是修行。人的心总是在远方,走的越远离自己的心就越近;人的灵魂总是在天空,登得越高离自己的灵魂也就越近。旅行就是在新的地方和新的环境中,体验静美,品味清净,给生命来一次洗礼,得到生活的启迪和感悟,重拾希望。

走进徽州原始淳朴的古山村,行走在纯净神奇的世界里,真是一次震撼心灵的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