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马生涯二十一年,我是在云南滇西渡过的。先后在大理的下关、古城工作生活了四年多,大理的名字一直伴着我青春生命的心跳与律动。这里的“风花雪月”的四绝景观已经烙在了我的心底。尤其是著名作家曹靖华在散文中留下的那句生动的“下关风、上关花,下关风吹上关花;苍山雪、洱海月,洱海月映苍山雪”诗句,淋漓尽致地呼应着“四绝”之间相得益彰的关系,着实让人玩味。我在大理的生活、训练、工作中,亲身经历过一阵下关风挟沙子吹得我满嘴满脸的狼狈,亲眼见到过每年大理三月好风光繁花盛开的欣喜,就是难得一见的六月苍山飞雪我也踩踏过它满地的雪身……但是作为戍边军人的我,记忆中最难忘的还是夜幕下披着满天的星斗,仰望着夜空中最美的那一轮姣洁明月……当兵时站岗,当连长时查哨,当团长时夜间拉动部队,总离不开月亮给我执着的陪伴和温馨的照耀。尽管流年渐逝,我对月亮的那种知己般的挚爱与依恋愈发强烈、愈加珍惜;也许,这也是从远古走来的、离乡背井的戍边将士对月亮寄予的一种特殊地家国情怀吧!这次故友相约大理,还特别地安排了一次洱海赏月,让我深怀一种满心的期许。一回到大理,故人、故地的相聚,你一言我一语,一种别样的故景故情便从那熟悉的城廓楼宇、山水花木间油燃生起。


当晚九时许,结束了当地朋友酒肆礼仪的冲浪,乘着酒兴,我们一行穿过了游人如织、灯红酒绿、熙熙攘攘的大理古城洋人街上的嘈哗,沿路东行,驱车来到了古城东北端紧靠洱海的蔡家码头,下车后我们经过了一段灯光微亮的小街口,便径直地向夜色茫茫的码头走去。


墨蓝色的夜幕下,苍山依旧伟岸雄浑、厚重肃穆,用庞大的身躯、沉默不语地遮蔽了半个大理的夜空,熟悉而陌生的朦胧山廓让我从心底生出一种苍凉和敬畏;空旷的洱海水域早已染成海天一色,海风呼啸起海浪,把传说中的“洱海月”的圆满吹拂得支离破碎。不停的海风让我感到了衣着的单薄,所幸的是,浑身的酒劲帮我抵御了瑟瑟的风寒,汹涌的海浪把脚下的钢筋混凝土堤坝澎湃得发颤,我的双脚已经有些飘摇不稳了,面对洱海这种欢迎故人的方式,我真是始料未及,心头不仅没有丝毫的喜悦,反倒凭添了几分惊悚和寒噤……头上顶着安静的明月,脚下却是翻涌的海浪,这种夜空的宁谧与海浪的喧嚣形成的强烈反差与冲突,着实让人心胆激荡、惧想联翩……我储备良久的披襟岸帻豪气和一腔赏月的热血也早已耗损殆尽,根本无法赏月释怀啦。不知谁说了句:“算了,今晚风浪太大了,东西拿下来也会被吹跑的!”我知道,本来已经准备好的瓜果茶点的夜宴也彻底泡汤了。不知是情绪的反弹还是为了给无法平静的自己壮胆,我忽然对着嚣张的洱海大喊了一声:“我-们-来-了” !但是,呼啸的浪涛声轻松地淹没了我的声嘶力竭,便肆无忌惮地一浪高过一浪,恣意地拍打着海岸,一点也不理会我们赏月的心情;今晚,众人寻觅的主角--月亮,却静悄悄地把自己藏在薄云的后面,将光亮的圆轮时现时隐,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向故人吐露自己此刻的羞涩和一些久违的隐衷,仿佛也在诉说这些年它在繁星簇拥下孤寂淡寡的心情,那以往嫦娥的舞动和桂树的婆娑早已萍踪匿影,更看不到吴刚捧出桂花美酒的笑颜,久蕴在胸的那份关于“洱海月”的浪漫和愉悦倾刻间烟消云散,只留下万般的遗憾和悻悻而去的不舍,难道这就是大理神奇的力量对离开后的故人无法顾及它岁月积蔽的伤感而释出的一种聩答、或有什么隐忧吗?月亮隐隐地躲在云层后面,并不想诉说,茫茫夜暗中只有满满的海浪有力地拍打着海岸、堤坝、沙滩……


想想过去在大理,我们作为离乡的游子卒士,不仅是在中秋赏月,凡遇高兴的事或周末,大家都会选择一个星光灿烂的夜晚,懒懒地躺在营区的山坡或草地上,把赏月当作一种欣赏彩云和月亮之间万千变化的形态和遐思遐想的神魂放飞的时刻,幻想把月宫里孤寂的嫦娥请到草坪上来为我们这群单身的游子,舒展一段缦妙的长绸袖舞,用吴刚捧出的桂花美酒把哥们儿几个灌得酩酊大醉,录音机里传来的董文华演唱的那首《十五的月亮》乐曲时断时续,也会合着“夜朦朦,难入梦”的背景乐曲,对着明月畅谈自己未来的梦想与希望,活脱脱一付唐代诗人孟郊"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今日放荡思无涯"的畅快,全忘了"昔日龌龊";想家的时候,也会用痴迷的眼晴把远方的亲人生生地从月亮里头拉出来,相拥在月色下举杯交欢,或把从邮递员手中当天送来的家书精选一段洋溢亲情的经典句子朗诵着、品味着、陶醉着,"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欢乐趣,离別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感情失意的时候,也会一个人伫立在夜色的操场草坪下,把一瓶散装的白酒咕嘟一空,嘴里还糊里糊涂地念叨几句“莫使金樽空对月”“葡萄美酒夜光杯”之类的边塞派诗句借酒浇愁,欲将心事许明月,明月与我自沟通⋯⋯,或来上几句国骂,以排遣心中的郁闷和失意,正所谓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的"多愁多恨亦悠悠"的无奈…… 也会借着酒劲,用愰惚的目光瞪着大大的月亮,沙哑的嗓音吟吭余光中当年赞赏诗人李白的那句“酒入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了剑气,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然后干脆把酒碗重重地摔向夜空,慢慢倒地酣睡至半夜……被找来的战友或连队干部一顿臭骂后拖回宿舍!

中秋的夜晚,最是我们这群“独在异乡为异客”戍边游子必须聚会赏月的日子,“每逢佳节倍思亲”,少不了几瓶酒、就一盘花生米、一盘当地的囱猪蹄、几个“云腿”月饼和一些瓜果,试着寻找古代离家的戍边将士那种“今夜月最明,亲人远相思”的孤独情愫,不时地向明镜般的月亮倾诉“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郎西”的浓烈思乡情怀,一直闹腾到半夜才会余味未了地草草散去;其实,我们每次赏月的最畅快尽兴的是借酒飚诗,在酒过数巡之后,体验一把李白“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醉态,故作信马由缰、闲云野鹤的文人骚客的模样,用"左牵黄,右擎苍……会挽雕弓射天狼"的豪迈来吟风弄月,吟几句自创的仿古或现代诗句,大抒军旅生涯浸透在我们这代人心底的感悟碎片……曾记得,有一次赏月,不知谁飚了这么一句:

战友

你是男子汉

真正的阳刚!

如果

没有诗

何言饱尝艰辛

血洒疆场

没有酒

何言己任天下

征战一方!……

这样的句子,好一派"指点江山,挥斥方遒,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英勃豪气!特别男人,特别过瘾!


赏月,在我心灵深处,已经成为一种无形的抚摸与奇妙的慰藉,似乎它把人类个体与自然天体之间做了一次魂魄交融的通灵,搭建了朋友之间的思想碰撞、火花飞溅的一个畅快交流的丰盈平台。赏月,在戍边将士的眼里,已经是沉淀在骨子里的一份精神奢华,也形如离家游子的一种情感寄托,更是忧喜交集的一次心灵的营养与升华。尽管战友已经分开了多年,只要有空大家都会自然地聚在一起,热情洋溢地品味和享受这桌丰富多彩的文化盛宴……。


夜深了,海风依然和着海浪吟唱着撩人的合声,所有的海浪都推到了我脚下翻滚,哗啦哗啦地涌向我们站立的码头……仿佛在争先恐后地向故友倾诉这些年大理波澜起伏的变迁和所有过往的不平,……那波光粼粼的浪花把过往的记忆泛起,昨日的悲喜得失、昨日的风花雪月渐渐也翻腾在脑海里,漫无边际地让我久久不能平静……

秋月皎洁静夜空

洱海风浪惊潮涌

风花雪月成往事

悲喜得失皆成功

海浪喧闹个不停,今夜大理的月色真的很美,美得狂放,美得魂幻、美得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