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22

  小时候,我挺要强的,常常为了超越别人而自强不息,只至参加工作后还会为了把一张奖状公平的发到该发的学生手中和校长居理力争,不惜大吵一架。不知从何时起,我不愿争了,甚至躲避争功论赏,确切的说是从耳聋转行后吧。平淡的日子挺快也挺幸福的,争多论少,争强好胜,最终都会败给无常的岁月。

  有人22岁就大学毕业了,但盼望了五六年才争取到好运!有人25岁就成为CEO,而在50岁却去世了。虽然有人50岁才成为CEO,可他活到了90岁。有人依然单身,与此同时别人已结婚生子。奥巴马55岁就退休了,但川普70岁才开始当总统。世上每个人绝对拥有自己的时空大舞台。身边有些人看似在你前面跑,也有些人好像落在你身后了。但每个人都在各自的时区内与自己赛跑。不必羡慕或嘲笑人家,他们都在自己的时区里,你也是!人生就是相时而动,所以,放松。你没落后,也没领先,一切都会如期而至,在你的时区里,挺好。命运也许早已为你安排妥当。

  时光像一支烟,瞬间便成了一截烟蒂,你来不及炫耀暂时的辉煌,却早被岁月摔成了尘埃,所以做人和生活应该平淡些好,没必要咄咄逼人,更无须落井下石,损人利己和处处算计别人的人最终的结局都很惨淡。

  记得每次回老家母亲总要给我说说家长里事,有好些邻居都是扶贫户,得了许多救助好处,而自己耳聋眼瞎,七十几的孤寡老人了却啥也沾不上,我只能苦笑着说:人和人不一样,事和事沒法比,各自活在各自的时区里吧,柳树争不来鲜花的芬芳,可鲜花却永远达不到柳树的高度和屈伸能力,没法比,也不必争。山川依旧,小河流淌,故乡的美始终烙在脑海里永不褪色,人要向前看。

  前天参加了外公的87岁生辰寿宴,挺羡慕外公的,除了耳聋,依然精神矍铄,行走自如,膝下儿女环绕,四世同堂,偶尔一家有事聚首,儿孙们有给外公买新衣好吃的,有和他拉家常打扫卫生的,后辈们各自尽孝,无不熙熙攘攘,幸福满满,人生至此,别无所求,别无所憾。记得外公外婆都是前半生吃尽了苦头的人,据说:一处新庄院的土方都是用筐起三更睡五更一担担挑出去的。如今老有所养,老有洪福,他们无不生活在自己幸福的时区里,给后辈们提供了生活的示范和引领。记得儿时,外婆为了把甜杏胡留给我吃,常常藏在箱底里,只至我假期去她家游玩,看看四下无人才匆匆忙忙拿出来塞进我的衣兜,如今她离世已有十七年了,可吃杏胡的一幕还历历在目,这也让我对外公外婆的印象格外深刻。每每生活不如意时,想想前辈们的所做所为,顿觉心里畅亮了许多,再大的事也只觉得如同鸡毛蒜皮,随风而逝。每个人都生活在各自的时区里,幸福就好,无须用自己的思维去度量别人的脚步,因为走路的人不是你,鞋大小永远只有脚最清楚。

母亲嗓子疼痛,四处医治疗效不佳,老婆手术一月之久仍困乏无力,还有几位亲友也刚刚生病出院,急着探望,自己耳聋十六年已习以为常……,人生总有病疼和磨难时时伴随,生活总是把每个人安排在各自的时区里让你摸爬滚打,历练重生,如果你要越位超车,风险和车毁人亡的概率是挺大的。每次穿梭街头,总有熟悉的面孔和自己含笑示意,错身过后,有些面孔尽然无法准确的想起姓名,方知,不在一个时区的人虽然面熟,遗忘是迟早的事,时光亦然,生活亦然,人生也亦然。活在自己的时区里安心、知足、坦然,真的挺好的。

武文军:男,汉族,现年47岁,华池县人,曾在《庆阳教育》《学习方法报》《甘肃教育督导》等刊物上发表过文章。现在华池县柔远镇人民政府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