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原著

照片:我的父母和兄弟姐妹

背景音乐:闫维文【亲爱的爸爸妈妈】

01 慈母手中线

“ 向来多少泪,都染手缝衣 ” 从我记事时说起,爸爸妈妈生我们姐弟六人,日子过的很艰辛。为了这个家,他(她)们起早贪黑,辛勤的忙碌着。


我们姐弟挨着肩相互差三岁,因为生活贫困,平时不可能人人都随意的买件新衣服上身。所以只能是弟弟妹妹捡起哥哥姐姐用过的。虽然大孩子已经将衣服裤子穿的破旧了,可是母亲依然不辞辛苦的一针一线把它重新缝制,改好后再给小的用。


夏天没忙完,冬天又到了。妈妈早早的为一大家子人,准备过年穿的新鞋、新衣服。她忙完了日常的活计外,一有空不是纳鞋底儿,就是缝鞋帮。针线活不离手,整天看不到她有半点的清闲。


母亲是一个极其要强的人,不管她有多么忙,又是多么的累,从来都把我们姐弟穿的衣裳,打理的整洁体面,还有一手好的针线活。这些,在当年老街坊的眼里,大家都很佩服她的。然而就苦了自己,没白没夜的忙活着。

下图 👇 爸爸抱的大姐,妈妈抱的二姐。 —— 父母健在的岁月里,正是国家困难时期,虽然当年生活艰苦日子难过,可是我们有爸妈的陪伴,心情畅快,活的充实,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02 伟大的母爱

孩子多了父母就有操不完的心。记得小妹妹在五岁那年春暖乍寒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当时全身皮里肉外起着像拇指盖大的水泡,不论她是躺着还是站着,那个水泡都像小水袋似的挂在周身。要想走路或者坐着都很困难,妹妹被病情折磨的昼夜睡不着觉,哭闹不止。可怜乖巧的妹妹,小小年纪每天要承受着这样的痛苦,母亲心疼的整日整夜地守护着。


爸爸妈妈费尽心思,到处求医问药,可是久治不愈,而且病情一天比一天的加重。父母是忧心忡忡,母亲更是愁的每日以泪洗面,寝食难安,整个人憔悴的不成样子。


后来,经一位好心人告诉,离我家大約十几里地的南边,在个山沟里住着一位张氏老奶奶,家有祖传秘方,可治疗此病,父母听到了这个消息,喜出望外。


于是,妈妈是每天风雨不误,背着妹妹往返在崎岖的小路上,中途还要打着赤脚过一条河,初春刚刚融化浑浊的河水,带着冰块,打着漩涡儿顺流而下,冰水刺骨的凉,妈妈的双脚趟在河里,着实冷的上牙打着下牙,全身在发抖,为了给女儿治病,她全然不顾自己。


时间在一天天的期盼中过去,春去夏来。经过张奶奶用心的调理,妹妹的病情有了很大的好转,妈妈的心情也轻松了许多。有时赶上了风和日丽的天气,妈妈把妹妹从后背上放下来,疼爱的牵着她的小手,弯下腰,为我俩採着路边烂漫的山花,用衣服,捕捉飞在眼前的蝴蝶,逗得妹妹非常的开心。看到母女俩相视而笑的时候,我的心里也特别高兴,终于看到了母亲她饱经风霜的脸上,有了笑容。当时,亲身目睹的这一切,都清晰地留在了我童年的记忆里。


也许是母亲的舐犊之情;也许是妈妈的慈母之爱,感动了上苍。在老奶奶较长时间的精心治疗下,妹妹的病终于全愈了。她九死一生,逃过一劫。全家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脸上也都看到了,好久未见的笑颜。

下图 👇 妈妈抱的我,左边是大姐,右边是二姐。——“ 过去的时光难忘怀,妈妈曾给我多少吻,妈妈的吻甜蜜的吻,叫我思念到如今 …… ”

03 可怜天下父母心

凡是经过60年代那场史无前例文革的人们,都晓得知青这段岁月。当时有上千万初高(中)毕业生,告别父母和家乡,极积参加上山下乡运动。


我的大姐就赶上了那个时代的潮流,是65届下乡的知青。初中毕业时年仅18岁,由政府统一按排,和同学们一起被分配到了很远的农村 “ 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


因为,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去这么远的地方,况且,刚出校门就步入了社会,又是一个天真清纯的女孩子,没见过世面,不懂的世俗。因此,父母为姐姐是日夜牵挂,操碎了心。


一年后,姐姐在农村由于表现突出,受到了贫下中农的认可。一次工厂招工,被公社党委批准,同意她进城当了工人。


因为工厂离家很远,平常没有时间回来探望父母,只有节假日工厂放假才能回家小住几日。所以每逢假期来临,爸爸妈妈都是满心欢喜,翘首企盼。

下图 👇 妈妈抱的三弟,后排,右边是大姐,左边是二姐,前排,右边是我,左边是二弟。—— 感恩爸妈含辛茹苦地将我们一个个养大。

一家人盼到姐姐回来后,父母是尽可能地改善家里的伙食。当年市民的口粮是供应制,全家每个月从粮店内领回的那点细粮;油哇、面呀。日常主要靠它招待家中的来客,到了月底也就所剩无几。甚至有的月份还不够,为此,爸妈轻易不给我们吃一顿。如果赶上能剩下点的话,就精心地攒起来,留着姐姐归来时一块儿用。所以我们习惯了,只要姐姐回来,家里的饭菜就会比以往好的多。


姐姐曾记得有一次,她是五一放假回来,北方的季节正是 “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 田野上各种植物也刚好萌芽时节。爸爸爱女心切,想让姐姐吃上一口新鲜的蔬菜,便来到了菜园子,( 当年由生产队组建种菜和卖菜的地方,靠几个老者经营 )爸爸不顾忌面子,好言好语相求,( 因为小菜刚露出土来,不是出售的时候 )希望园主卖点青菜给他。


爸爸,费了好大的劲,小话说了一大堆,卖菜的老人耐不过碍着面子,勉强的答应了,并且说好只卖一点儿。于是,老人在菜地里忙了一会儿,割下来长没有二寸,重量不到半斤的韭菜,还有一点点菠菜,弄好后递给了爸爸。“ 这菜还小,可惜了的。看你是为了孩子,嗨!不然舍不得卖呀。” 他瞅着爸爸嘴里说道。 父亲接着谢罢了老者,乐得他像个孩子似的,稀罕巴嚓的拿回了家,放到了灶台上。


这些情景姐姐印象颇深,数十年过去了,至今不忘。每次想起这件事,她内心都有一种情感再涌动 …… 随着时间的流逝,岁月的积淀,我们姐弟越来越感悟到了,当初爸爸手头并不宽裕,买回来的这点小菜儿,要比正常季节多花不少钱。况且还难为情的跟人家说了那么多的拜年话,东西虽然不多,可是它凝聚着老爸多少情感在里面;它分明代表着老爸酷爱孩子,一颗炽热的心呀!

下图 👇 后排,左往右按着顺序是,①大姐,②我,③二弟,④二姐。前排,左边是三弟,中间是妈妈,右边是小妹。—— 我们子妹齐全的围在妈妈的身边,多么幸福的一刻,又是多么难忘的回想。

姐姐没回来,爸妈盼着,走了又惦记。每次姐姐假期结束要回工厂时,我们都能看到二老是千盯咛万嘱咐,满心的放不下。姐姐走后,我们好多天都见不到爸妈脸上的笑容。他( 她 )俩完全没有了起先盼女儿回来时那个乐呵劲了。尤其是妈妈表现的更加明显。他整个人精神萎靡,忙完了手里的活计,不向往常那样爱说爱笑,而是趴在炕上不愿意多说一句话。那种无言的牵挂都看在我们的眼里,记在心上。


后来,姐姐在工厂那里成了家,姐夫人品挺好的,爸妈也就放心多了。日子在一天天忙忙碌碌中过去,我们在爸爸妈妈的呵护下,也都慢慢的长大了。

下图 👇 母亲和我,在1998年9月4日,送我的女儿上大学 ( 考入吉林师范学院 )。我俩,在吉林市松花湖往返于龟島的游轮上留影。—— 如今,这张小小的照片儿,竟然成了我怀念母亲的依托。

04 儿行千里母担忧

74届我高中毕业,在家待业的时候,为了帮衬父母缓解家里的困难,在离家大约几十公里以外的工厂,找到了一份临时工作。平时吃住在那里,每逢周日休息,为了省下那几角的车票钱,我经常是骑自行车回家看看爸妈。


有一次在家休假,周一大清早的准备骑车回工厂,推车出门时,就见西北天边乌云密布,天空暗淡,时而有闪电滑过。妈妈站在房门口,担心的问我,“ 这么坏的天气,今天别走了吧 ?” 我看看一脸不放心的妈妈,再望望头上那阴沉沉的天,因为还有几十公里的路,要在上班前赶到工厂,所以不容得我多想,无奈的辞别了母亲,随即,我便加速地骑车子上路了。


走了大概几公里以后,这时整个的天空是风起云涌,电闪雷鸣,看样子,这雨马上就要下来了。我停住了车子,犹豫了片刻,自言自语的说:“ 今天还能上班去吗 ?不去吧,来不及向单位领导请假,误了工作。( 那时候信息落后,个人家没有电话和手机。)去吧,又不忍心让老妈惦记,眼前,这该如何是好哇 ?” 嗨!心一恒,不想那么多啦,还是调过头来往回骑吧。


我风风火火的往家赶路,到了家房门口时,我透着玻璃看到了妈妈,依然站在那里目光凝滞,神情恍惚地望着窗外。当见到我回来了,母亲忙打开房门的一瞬间,我瞧到了妈妈眼角是湿润的。顿时,我心一疚,难过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心想,又让妈妈操心了。


多少年以来,每当回忆这些往事,心里总是暖暖的,感恩之情油然而生。爸爸妈妈为儿女操心劳神了一生,千辛万苦的把我们养大。后来,我们姐弟相继的参加了工作,随着家里的日子也就逐渐的好了起来。不承想到的是,父母在这时却因病去世,离开了我们没有享受到什么。想起这些就心痛不已 ……


我们姐弟从小在爸妈的疼爱下,快乐的成长。可如今时过境迁,父母的不幸离世,让我们无比的悲伤。虽然我们留不住以往的幸福光阴,但是爸妈曾给予的慈爱,将永远的铭记在我们的心中。( 完 )

2018 - 12 - 22 日

作于 长春 澜庭

谢谢观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