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三年的知青岁月留在我脑海里的记忆竟然没有一幅东方喷红日、浪漫夕阳暖、红霞满天飞、繁星璀璨美的画面,真的没有!不知道为什么,是此地本无此景吗?不,广阔天地不会缺少这壮观之美;是不懂得观赏?不 ,因为儿时的我夏日里常把凉席铺在上坎的地面,美美滴躺在席子上仰望天空数星星,看着北斗七星,看着银河,寻找牛郎织女星……;哦,那一定是时间这个奇怪的东西,把我的这些记忆偷偷抹去,没留下一丝痕迹。


但是当我看到我们曾经的青年点时,记忆的深处立马被激活,发生在破屋子里外的一桩桩一件件岁月往事清晰呈现:

1998年我们和房主家人在曾经的青年点门前合影

1

我们的青年点

湾龙背大队有三个小队,沟里甸子北,沟外小堡,中间是大队部所在地甸新子,每队相隔四里地。1975年夏天有一批七0届知青返城,大队会议决定把三个小队的老知青都集中到沟外的小堡。甸子北的青年点归属于我们新青年。 五间泥瓦房座落在东岭的山脚下,男女生房间各有南北两铺火炕。女生住在靠东面的三间房,西屋住人中间厨房东屋仓库,厨房里西南角的锅台做饭,西北角锅台做菜,东南角小锅台备用,东北角有酸菜缸、咸菜缸等坛坛罐罐和多捆备用柴禾。男生住西边的两间,直通的一间半住人,另半间有两个灶台,一个用来煮猪食一个用来烧水。嘿嘿,忘说了水缸在厨房北灶台和住室门中间,自我感觉已经交待清楚了😛

青年点房前屋后都有菜园子,点里的柴禾垛在前园子;房子的东山头有猪圈和厕所,厕所是用木头桩子围起来的,把一个大缸卧在地低下,上面搭上两块木板,就这么简陋,男厕女厕都一样;

青年点的前邻是朱大叔家,尽管家里欠小队的三角债最多,但他坚持让八个儿子都读书到高中毕业;后居是大队王会计的哑巴女儿家,女婿老杨是68年的老知青,老杨有些神经兮兮的,一个小女儿会说话;右舍住着懒汉老郑和他娘,我们没有往来,所以真正的右舍是老郑家的右舍胡家,胡婶家是我的堡垒户,个子矮小的婶养了9个有出息的儿女。

青年点现在是照片中最大的女孩子华的家。

胡婶家的6个儿女玉米地里合影(照片中没有三个大儿子)

2

理想与现实的碰撞

我们点八名女将,有五人在家排行老大,两位是老丫头。瞅瞅行李就能瞅出门道,三位有哥哥姐姐下乡的同学被褥都是厚厚的,尤其是敏的棉被是她老妈妈用最长的针,垂直着一针递一针行出来的。我就不一样了,妈妈做棉被我一直在监工,生怕妈把被子弄厚了叠不出有棱有角的豆腐块,单纯的我在脑子里勾勒出来的知青生活是像军营一样的。而现实是这样滴:最底层铺上灰色带有几个红色横杠的混纺毯子(这种毯子家家有),然后铺上褥子,最上面是棉被,从炕沿这头向脚底方向卷起,一个标准的行李卷完成,晚上就寝摊开行李卷直接进被窝,多麻溜快呀,哪有什么棱啊角啊豆腐块啊!丰满的理想被那骨感的现实碾的稀碎稀碎。

前左起华、香、丽华;后左起敏,小丽,胖子

哥哥姐姐们下乡在黑山、义县、锦县等地区,据同学说那些地方缺少柴禾,冬天炕烧不热的,哥姐们品尝了冬天挨冻睡凉炕的滋味。所以呀,老闺女们早有思想准备要抢炕头住的。可是东北冬天的炕头烫的是住不了人的,我们点住炕头的同学只好找来厚木板垫到行李下才幸免被烤糊。

左起:丽华,香姐,胖子

我们清原山区森林资源丰富,冬天劈柴绊子随便烧,我们青年点的知青,每人每年有五百捆柴禾一车木头的任务。18车树木能劈多少劈柴绊子啊,9000捆柴禾怎能让点里的炕凉了。只是苦了我们八姐妹了,说实话大多数女生做起来都是相当吃力(农村姑娘是不上山打柴禾的),但是不管是流汗还是流泪大家都坚持下来完成自己的任务。此刻我含着热泪为坚强的姐妹们点赞👍

青年点是泥房子冬天四处透风保温效果极差。每年冬天我们都要用牛粪添加黄泥来抹窗户缝的,常常是坐在火坑烙屁股手和脸却冻的生疼。后来我们也学着用火盆取暖了!

3

泥屋里飞出的书信

书信往来是初到农村的知青们的最爱:刚刚离开家乡,离开家,离开父母,离开兄弟姐妹,离开学校,离开同学好友就开始想念了。怀着一颗激动的心情铺开信纸拿起钢笔用文字真情表达起自己的思想感情,写给亲人、同学、好友或是初恋的一封封书信在这里落笔,贴上一张八分钱的邮票而飞向了远方!

盼回信心切切,中午邮差一来同学们蜂拥而至,收信者兴高采烈,无信的人……。晚上有放学回来的小学生来送信情景相同也。

每天超负荷的体力劳动没有压垮我们,也丝毫没有影响我们书信的你来我往,畅理想谈感受说见闻话坚强,书信是桥梁是纽带是精神食粮,我们互相欣赏着鼓励着一路前行。曾记得蕊同学来信用到“炽热”一词表达感情、曾记得我发出去的每一封信里都会有一首小诗(好自恋🤔)、曾记得我的信发往到抚顺县章党公社二伙洛大队、抚顺县塔峪公社旺良大队、抚顺县石文公社养树大队、清原县土口子公社治安大队、清原县南八家公社大金场大队……你还记得吗?

(我们的家书一般情况下都是厂子来车或同学回家时捎带)

我们点的小丽同学是来往信件最多的人,没有之一😊

大个子小丽

爆料:1976年2月的一天,我们女生围坐在北炕秘密的开着小会,研究怎样才能把要回厂子的宗叔留下不走(这是害惨宗叔的节奏)。最后决定由我执笔写给公社领导一封信,内容大致就是湾龙背离不开宗叔,我们知青离不开宗叔,请求领导答应我们的要求。信写的情真意切,感人至深,我还变换了笔体,一笔一划的用正楷抄写后寄出。现在想起我仍忍不住大笑,一群黄毛丫头,不知天高地厚,所以公社领导根本没理我们😀

再爆料:农村姑娘俏是我和丽华的好友,我们在劳动中结下友谊,情深似姐妹。俏的初恋被选送到农校读书,期间感情发生点小波动,原因是只读了小学四年书的俏不会写信。说到这您一定已经猜到我做了什么吧,对,没错,我帮俏写信了。


那天晚上,我把俏领到青年点和我挤在一个被窝,我挥起笔一气哈成替俏写下柔情的书信,俏隽秀温柔,自以为很像她的口吻,然后俏一字字抄写,第二天寄出。俏的初恋回信:“字是你的字,内容不是你所写”。鉴定结果表明我演技不行被穿帮。你说我怎么那么傻啊,傻的单纯傻的可爱。赏自己一个好听的名字吧“缺心眼子”😛😛😛

左起:胖子、小萍、小丽

4

搓苞米也有趣事

湾龙背是个穷山沟,秋后大家分到的口粮以玉米棒子为主(队里只有50亩水田),那时候没有脱粒机,搓苞米是当时农村对苞米穗进行脱粒的主要方式,我们点里是在农闲时进行。

女生的南北炕上堆满一穗穗苞米,同学们围坐在炕上,手拿铁钎子,用它从苞米穗上推出两条“趟儿”,因为推了“趟儿”的苞米搓的省力。大家手忙着嘴也没闲着……

1975年冬天,公社总带队张叔(我们点福顺同学的父亲小丽的舅舅)来点里赶上搓苞米也加入其中,我们一帮小青年起哄让张叔给我们唱首歌,张叔躲不过开始唱起样板戏《红灯记》中李玉和的唱段:“一路上,对不对,多保重,对不对,山高水险……”张叔他一句一问对不对,笑的我们前仰后合😀

小丽和小丽

1976年冬的某天,带队师傅刘叔在点里领着我们搓苞米,同时他又开始给我们上课了。“文大”前毕业于北航的刘叔很会抓教育时机的,同学们也喜欢听他讲,刘叔总能把国家形势、人文地理、青年的志向等穿插起来讲的引人入胜……一句“行百里者半九十”我一辈子没忘。

1977年冬的某一天,还是女生两个炕上搓苞米。这次是又一年的带队刘叔领头哦,这位刘叔也是“文大”前的大学生,看上去绷着脸很严肃的刘叔内心是很浪漫滴,他不忍心迷人动听的苏联歌曲《山楂树》让我们唱糟蹋了,所以啊一边搓苞米一边教我们唱起正版的《山楂树》,而且纠错不厌其烦,多好的刘叔啊!

后来我们的两位刘叔,一位担任重要城区的区委副书记,另一位已是大学教授了。

左起:玉琴,小丽,丽华

5

一起淋雨的友情

青年点不是新房子,发现有漏雨已经向大队报告了几次要求维修,但迟迟没有动静。一个雨夜我被雨滴敲醒,被子已经湿了一大片,外面的雨还在下,屋里的雨滴也还在滴,根本无法入眠。我满心委屈含着眼泪穿上衣服下了地,凌晨四点多同学们都还在梦乡,我径直走出房门,站着雨中任雨水拍打。这时住在北炕的丽华听到动静追到屋外劝我拽我和她一起住,心情极差又犟眼子的我她怎能劝得了拽得动,我们俩哭着争执了好半天无果,丽华竟然陪着我也站立在了雨中。雨无情的继续下着,我俩像两个木桩一动不动的让雨淋着,雨水泪水顺着脸颊流淌😭😭😭

天亮了雨停了,同学们也都起床。我和南炕的同学说:把你们的被子都放到北炕吧,大家见我那狼狈相都没问为什么就行动了。这时我像一头狮子开始了攻击性行动,一个健步冲上炕,用手撕开棚顶糊的花纸,然后用力拽坏一片片薄木板,无辜的顶棚被弄出了两个洞。接下来我用脸盆把水缸里的水一盆盆的泼向南炕。大家都看傻了!


记不住谁去把宝林书记叫来,记不住当天怎样修的房子……只记得我的好姐妹亲爱的丽华陪我雨中肃立。


[注]1、检讨当年的冲动

2、感谢宽容的人们没有一句批评

6

疯猪惹祸

我们点养的第二头猪刚入秋的时候就淘气了一把,自己从猪圈里跳出来,立起身翘起脚用嘴把厨房绑着麻绳的门打开,登上南灶台把锅盖盆子都拱翻,又窜上南炕一顿作。吓得我呀只剩下看的勇气了。

没过几天猪疯了,窜出猪圈先到青年点后面的邻居老杨家一顿作,把满园子的玉米棵全部拱倒,一颗也没幸免。为了抓住这头疯猪全体男社员出动,那情景就像一头猪领着一群人赛跑。直到它钻进队里的一片玉米地开始拱玉米棵了人们才追上它,才得以发挥人的智慧。通过围追堵截终于将其五花大绑押回青年点。


不作死就不会早死,尽管不是杀猪的时候离过年还老远呢,尽管它还没长成还是个半大猪孩子,可是它惹祸了呀,惹的是杀身之祸,无奈点里请人杀掉了这头大眼睛双眼皮身材苗条的小黑猪。


拱了队里的庄稼没让我们赔偿,但个人家的损失是必须赔偿的,记得当天我和王会计、卜队长一起估算的损失,年底青年点分了口粮还给老杨家两麻袋玉米粒,此案了结。

我用平淡的口吻述说我们的知青生活,别人或许会不屑,我们经历者却视它为宝贵的财富。最坚强的内心往往是在最痛苦的煎熬中打磨出来的。知青这一特有名词,别人怎样解释我不得而知,对我们经历者来说,它代表的是一段刻苦铭心的记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