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咱们聊聊【永定河的历史】


大家都会唱《我的祖国》这首歌曲。“一条大河波浪宽”这是它的第一句。那么什么东西才能代表自己的家乡,产生亲切壮丽的感觉,引起全国人民的共鸣呢?创作人员想来想去,受永定河启发,觉得一条大河从家乡流过,可以产生这个效果。于是这首歌曲的第一句歌词就诞生了。今天北京人的这种感觉几乎没有,其实北京也是在一条大河的沃野上建立起来的。这条大河就是永定河。


我们前面介绍过,北京由五大水系支撑,即永定河、大石河、温榆河、潮白河、泃河。这五大水系包括180多条支流。永定河是五大水系中最长最大的一条,有了它才有了北京。莲花池水系、高梁河水系、玉泉山水系都是永定河的故道。它们共同孕育了辽、金、元、明、清不同朝代北京的皇家园林和城市水系。以至我们今天还在利用着从海淀到积水潭、后海、什刹海、中南海、金水河形成的皇家园林景观和供排水系统。


永定河流经山西、内蒙、河北、北京、天津。永定河上游有两条较大的支流。一条叫桑干河;一条叫洋河。两条河在朱官屯汇合后注入官厅水库。从官厅水库到三家店有340多米的落差。历史上永定河的水流非常汹涌,它携带着大量的泥沙,冲出山谷倾入平原,在三家店以下形成了大片洪积冲积扇,渐渐填平了北京湾,为北京城的建设奠定了良好的地理基础。


永定河流域是人类的发祥地之一,历史文化非常深厚。1924年,美国地质学家巴尔博来到永定河上游,他对泥河湾的发现令人叹为观止!泥河湾是一种湖相沉积地貌。当他在这里发现了人类故乡散发的信息,他简直激动极了!可以这么说,是他第一个向人类发出了泥河湾层的呼声。目前所发掘的古人类曾使用过的石器;哺乳类动物化石;针叶、阔叶、草本植物遗迹化石上万件。它证明泥河湾这一带,在地球第四纪时期,就已经有了直立行走的人类。


许家窑、小长梁、东谷坨、虎头梁、郝家台、青瓷窑、杨家沟,这些一个个贫寂的小山村,谁知道他们竟然是旧石器时代的重要文化遗址。从这些地方我们发现了人类的起源和生命的延续。


一个世纪以来,这里出土了数万件古人类化石、动物化石和各种石器,这些远古遗存涵盖了旧石器时代早中晚期,完整记录了人类从旧石器时代向新石器时代发展演变的过程。在时间上把永定河流域的人类文明史,追朔到了距今约200万年前。泥河湾文化是永定河历史文化的根。开创了东方人类历史文化的先河。


泥河湾位于阳原县城东50公里处的桑干河畔。是一个仅有90户人家的小村。以它命名的泥河湾盆地、泥河湾古湖、泥河湾地层、泥河湾动物植物群,早已超出了这个普通自然村的概念。成为中外第四纪地层、中外古地质地理、古生物、古人类的研究圣地。


马圈沟遗址的发掘,把泥河湾的历史,向前推进了数十万年。马圈沟遗址,是中国目前历史年代最久远的旧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址。它的发现使科学家们在非洲之外又找到一处人类始祖的居所。


永定河流域诞生了三座著名古都。4700年前先祖轩辕黄帝率领部族,在涿鹿盆地开创了中华民族文明的新纪元。涿鹿就在官厅水库不远的地方。当年黄帝、炎帝、蚩尤相互征战融合合符釜山。这兴建了第一座都城——代城。黄帝城的诞生标志着中华民族开始了由蛮荒走向文明的历史进程。


今天的大同,曾是北魏王朝的首都,距今已1600多年。蓟城,北京城的起源,距今已3000多年的历史。永定河历史之深厚在这里可见一斑,限于篇幅这里不多赘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