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一代伟人毛泽东诞辰125周年!

毛泽东于1893年12月26日出生,正值寒冬。不知道那一天下雪没有?雪却跟毛泽东有着不解之缘。

雪是冬季的天使,没有雪的冬季是不完美的。作为一代伟人、诗人的毛泽东,一生爱雪,对雪似乎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故而在其诗词中不乏写冬咏雪的佳作,且锦篇迭出。《沁园春·雪》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山舞银蛇,原驰蜡象”,《长征》中的“更喜岷山千里雪”,《卜算子·咏梅》中的“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七律·冬云》中的“雪压冬云白絮飞”等,都是关于雪的佳句。

毛泽东写冬咏雪的诗词,不是单纯描写景物,而是托物言志,借景抒怀,喻示时事,意涵十分丰富。有人说,毛泽东对雪的反复吟咏,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他的精神世界。雪者,纯洁之象征也。这是他一生为之追求的襟怀。


  在翻开毛泽东写冬咏雪的词作,首先凸入眼球的就是《沁园春·雪》。这首写于1936年2月的词,大气磅礴,酣畅淋漓,传之久远,被人誉为古今之绝唱。南社盟主柳亚子“叹为中国有词以来第一作手,虽苏、辛未能抗乎”。

《沁园春·雪》词曰: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惜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只识弯弓射大雕。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这首词一直是大众的最爱,堪称千古以下颂江山、赞关河之绝唱。每每读来都仿佛回穿中华五千年文明史了,又看到了那个指点江山的伟人,沉醉于他那豪放的风格、磅礴的气势、深远的意境、广阔的胸怀。人们普遍认为,《沁园春·雪》是毛泽东所有诗词中的巅峰之作,压卷之作,是古今任何一首诗词都不能比拟的。

这里且不展开说这首诗词发表的时间窗口,正值中国历史的重大转折关头,为国人所垂爱而乐道,而仅从上半阕描写寒冬白雪说来。

诗人在上阕翻开了“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北国风光。好一个周天寒彻,好一场漫天大雪,天地间被风雪改变了容颜,长城内外苍茫一片,雪冻冰封,神州大地仿佛进入了一种死寂状态,犹如柳宗元写的雪境:“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刹那间,诗人笔调一转,形容皑皑群山似银蛇飞舞,如飞象奔驰,形象地赋予了高原飞动的气势,整个世界由死寂变成了欢腾。更有那,阳光照耀,银装裹红,天地之间充盈着盎然生机。

这就是一个“欲与天公试比高”的最强音,是一个民族对命运的不屈服!放眼如此多娇的江山,遐想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长河,毛泽东一气吟哦成这令世人称颂不已的词作名篇,在澎湃的诗情中宣告:历代英雄好汉,还看今朝!

毛泽东另一首描写雪景耳熟能详的诗词《卜算子·咏梅》,词曰: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这也是一首民众喜爱、家喻户晓的诗词,创作于1961年。这首词是毛泽东读陆游咏梅词后所作。陆游创作有一百多首咏梅词,《卜算子·咏梅》是其最有名的一首。毛泽东借用陆游的原调原题,但整首词所反映出来的意境却截然不同,故说:“读陆游《咏梅》词,反其意而用之。”

全词描写梅花和冰雪的关系,运用逆向思维立意,融合象征、拟人、衬托、比喻、夸张等手法,含蓄蕴藉,耐人寻味。上阕写梅花在“悬崖百丈冰”中傲寒开放的美好身姿,喻示梅花的美丽与坚贞。下阕写梅花的精神风貌,表现了梅花“不争”而“报”的谦虚的风格,不畏寒冷的威武不屈形象和拥抱春天、与百花同艳的共享主义、乐观主义。现代诗人臧克家《读〈卜算子·咏梅〉》感概:毛主席所咏的梅花,格调完全不同。在风雪连天、冷冰百丈的环境中;她花枝俏丽,十分精神,最先向人间报告春天的消息。等到大地春回,百花齐发,她在花从中发笑,欢乐地和大家一道共同享受这风和日丽的大好春光。

  除此外,毛泽东还有五首描写冬天和雪景的诗词,按照写作的时间顺序,赏析如下:

第一首是《减字木兰花·广昌路上》,写于1930年2月。词曰:

漫天皆白,雪里行军情更迫。头上高山,风卷红旗过大关。

此行何去?赣江风雪迷漫处。命令昨颁,十万工农下吉安。

这是一篇描写冬天雪景的乘兴之作。正值红军越过武夷山,进入赣南,经广昌进军攻打吉安之时,毛泽东马上即兴作词,词随心至,一气呵成。通篇读来,意涵丰富,构思新奇,仿佛是一幅雄壮的雪里行军图:

上半阕写行军途中画面,漫天风雪中,红旗飞舞,军马腾跃,腾挪跌宕,越堑过关。下半阕写行军目标所向,虽风雪弥漫,然目标所指,万马奔腾向前,场面波澜壮阔。

从诗词中可见,毛泽东当时激情澎湃,且豪放自信,身置在风雪交加中,心境是那般轻松、愉悦。

第二首是《七律·长征》,写于1935 年10 月。诗词曰:

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这是毛泽东诗词的代表作之一,流传甚广。诗词歌颂了红军不怕困难、百折不挠、勇往直前的革命英雄主义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诗词在史诗般地再现万里长征的艰难历程中,尾联描写了红军翻越雪山、三军会师的动人情景: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1935年6月,长征中的中央红军在川康边地区翻越了终年积雪、气候变化无常的大雪山-夹金山,7月上旬又相继翻越了梦笔山、长板山、仓德山、打古山,1935年9月翻越岷山,至此,雪山行程1350公里。

毛泽东诗词中的岷山是自甘肃西南部延伸至四川北部的一褶皱山脉,全长约500公里,主峰雪宝鼎位于四川省松潘县境内,海拔5588米。在藏民眼中,这是一座圣山。

过草地,爬雪山,这是何等艰难的跨越!毛泽东站在岷山垭口,极目四望,第一次看见了雪峰如海的世界,峰顶白雪皑皑,直刺天际。看到这番胜景,感受着一个神话传说的世界,一个月后,毛泽东作《七律·长征》,才有了“更喜岷山千里雪”的佳句。这又是何等的情怀!

第三首是《念奴娇·昆仑》,作于1935年冬天。词曰:

横空出世,莽昆仑,阅尽人间春色。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夏日消融,江河横溢,人或为鱼鳖。千秋功罪,谁人曾与评说。

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

这首词是在中央红军走完了长征最后一段行程,即将到达陕北,毛泽东登上岷山峰顶,远望青海一带苍茫的昆仑山脉有感而作。诗人以昆仑象征祖国,站在一个高度评说祖国历史的功过是非,表达了好使“太平世界,环球同此凉热”的愿景。

上半阕写昆仑山从冬天一直写到夏日的壮丽景象,其中描写了冬天的酷寒: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那雪山般的身躯飞舞起千百万冰棱,被搅得满天寒入骨髓。然一到夏日,就冰雪溶化,成就了江河流淌。

下半阕,诗人直面昆仑道,既不要这样的高度,也不要这么多的雪。简练的“这高”、“这多雪”,仅两个“不要”就解决了,显得诗人内心笃定大气。接着气定神闲地问道:“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联想到李白《临江王节士歌》中的“安得倚天剑,跨海斩长鲸”,诗人在这里岂不是要“倚天屠龙”,还未来以和平世界,让全人类共享一个冷暖适应的气候!

  第四首是《五律·张冠道中》,作于1947年3月中旬。诗曰:

朝雾弥琼宇,征马嘶北风。

露湿尘难染,霜笼鸦不惊。

戎衣犹铁甲,须眉等银冰。

踟蹰张冠道,恍若塞上行。

这是毛泽东转战陕北时所作,虽是三月,但北方仍然是冰天雪地,寒风料峭。转战途中,雾气弥漫,霜重露寒,北风萧萧,偶尔传来马的阵阵嘶鸣,不仅给人以苍凉宏荒之感,更烘托出霜白露寒的肃杀。唐代诗人岑参写白雪的奇寒,有“都护铁衣冷难着”之句。毛泽东在这里用“戎衣犹铁甲,须眉等银冰。”二句形容战士的军服因沾露水而结冰犹如铁甲,眉毛、胡子被霜冻成银冰模样,将恶劣天气下行军的艰难困苦宣泄得淋漓尽致。这些细节的描述,使人感到冷得新鲜,寒得有趣,流露出一种乐观的情愫。

全诗尾联,表达了在恶劣天气下摆脱敌人追剿的复杂情绪。“踟蹰”二字颇费思量,联想到毛泽东当时采用迂回的“蘑菇”战术消耗敌人的情景,也诗人仿佛带着我们倘佯在塞上观赏风光。字里行间流露出诗人的坚定信念和乐观主义精神。

第五首是《七律·冬云》,写于1962年12月26日,时值诗人69岁的生日。诗词曰:

雪压冬云白絮飞,万花纷谢一时稀。

高天滚滚寒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

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

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

这是毛泽东庆寿之作。整首诗描写的是严冬雪景,寄托的是时事。诗人托物言志,借景抒怀,感情、景物、哲理融为一体。

首联写实,用的是被动句式,形象的写出雪花纷飞、冬云压雪、万花凋零的景象,暗喻当时中国面临的严峻国际形势。但这只是“一时”的萧杀之景,不会持久;颔联(律诗的第二联)承接首联,使用典型的对偶句:高天对大地,滚滚对微微,寒流对暖气,急对吹。上句用“寒流急”写寒冬的严酷,修饰语“滚滚”更加重了凶恶的程度。下句用“暖气吹”表明尽管环境险恶,但尚未处于绝境,尚有“微微”暖气,寓意着面对国际上掀起的一股反华恶浪,中国人民有定力,不断高昂着一股反潮流精神;颈联没有写实寒冬,尾联则读出梅花喜雪的性情和不怕严寒的品格,用大家都喜爱的梅花清高、孤洁的形象,象征不惧逆境、勇于迎战的中国革命者,而鄙夷那些像“苍蝇”一样经受不住严冬考验的脱逃者,一个“未足奇”表明对它们的无比蔑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