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有两种甜,一种叫“甜”,一种叫“土耳其甜”。


“土耳其甜”甜到什么程度呢?举个栗子:甜点的配料正常比例大约是主料400g+糖1000g。


  酒店的甜品色彩缤纷琳琅满目,却因为太甜,只能浅尝即止。

  土耳其为何这样甜?

据说,《古兰经》里有圣训:“穆罕默德爱吃蜂蜜和甜食”,因此穆斯林普遍爱吃甜食。

  我私下揣测:伊斯兰教规严格禁忌繁多,嗜甜,当初也许多少算是一种心理补偿吧,最终形成了缺之不可的饮食习惯。

土耳其软糖色彩斑斓让人眼花缭乱。


  土耳其红茶,小小的一杯,却一定要配上两颗白粉粉的方糖。各种果茶、花茶,也是一样甜出了新高度。

  我天生不爱甜食,也不爱好肉食,更不习惯牛羊肉的腥膻味儿。

但作为“烧烤界的大拿”——土耳其烤肉必定是要见识一下的。

  伊斯坦布尔满大街粗壮的烤肉桩,根本无法回避,即使不吃,也阻止不了不看。

土耳其传统名吃陶罐肉,徒有光鲜外表,名声大于味道。看起来很美,但绝没有我做的番茄炖牛腩好吃。

这个在餐厅现场炉火熊熊的陶罐炉不过是个噱头表演,端到餐桌上的陶罐肉竟然是没有热气的冰凉。

看看这张同行人偷拍的我的难看吃相,就理解陶罐肉于我的难以下咽了。

一日三餐,大多是土耳其式西餐,有着东西方交融的混搭即视感。


万幸土耳其食物的多样化,尤甚是水果蔬菜小吃的富足,完全可以替代正餐的需求。

随处可见的现榨果汁,绝对价廉物美货真价实。


有点咸味的土耳其酸奶,反倒不是很甜了。

一盘色拉,加入奶酪恰到好处地平衡了番茄的酸涩、生菜的寡淡及蔓越莓干的甜腻。

炒板栗、烤玉米、烙面饼、炸焦圈……从中找到了自己熟悉的味道。

  硕大的烤土豆,将烤熟的土豆从中间剖开,放进各种烤肉、蔬菜以及叫不上名字的配料。

再淋上各式果蔬汁,一颗下肚,就饱得直打嗝了。

最后,重点推介土耳其冰淇淋。

  这是世界上最有看点的冰淇淋:制作售卖方式充满热情快乐和娱乐趣味,制作冰淇淋小哥帅气的外表和风骚的姿势,比冰淇淋本身更让人惊艳;

这是世界上最有韧性、最有嚼劲、最经得起摔打的冰淇淋:甩起来能达几米长的冰淇淋几乎已经成了土耳其的国民梗,挑逗着人们的味蕾和视觉神经;

  这是世界上最文艺、最有情怀的冰淇淋:是周杰伦歌里唱的“吃一口融化你的伤心”的冰淇淋。

还记得周董唱的吗?“土耳其冰淇淋就像是女人的心,在你的面前转来转去,却捉摸不定……”

  在伊斯坦布尔的马克西姆广场大街,看了半天的冰淇淋制作,买了一支:嗯,是大白兔奶糖的味道,也有大白兔奶糖的嚼劲儿。

土耳其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它曾经的光辉帝国往事也好,现在的英雄末路背影也罢,看似生活在时局动荡中的土国人民,天性乐观地将几千年历史浓缩于“吃喝”二字,无论时局如何变化,依然载歌载舞地吃好喝足。

这世上,有几个能把蔬菜当成鲜花用的民族呢?

  所以,不用担心,在土耳其,任你胃口如何挑剔,也不会饿着。


 

  行前有备而来,带了平时不到饿死境地绝不会吃的方便面,竟然一次也没用上。在行程最后的番红花城,方便面全都打发了这些狗。

  生活,慢慢的;日子,甜甜的。

这是我品尝到的土耳其,就像方糖缓缓溶化于热气腾腾的红茶,不慌不忙地舒展着,不疾不徐地温暖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