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年了,我们七连参加唐山抗震救灾的日日夜夜常常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尤其是在陡河电厂抢扒遇难者遗体和在唐山市区清理新华中路银行办事处金库的情景,让我永生难忘。

1976年7月28日凌晨3点42分,突然一阵猛烈的震动,把我从沉睡中惊醒,“地震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全宿舍战士顾不上穿衣服就急忙往外跑,我也迷迷糊糊跟着往外跑,到了院子里一看,整个营房的人都在外边,熙熙攘攘乱慌慌的,我这才反应过来确实是地震。早饭后,我和同年入伍的吴礼宾、祁瑞祥照常去饭堂排练“八一”准备演出的节目,突然接到通知(不记的是谁通知的)让回连队待命。我们跑步回到宿舍一看,全排战士都已打好背包整装待命,不知道是哪位老兵已经帮我打好了背包,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我是即兴奋又紧张。

 那年,我还是一个入伍不到5个月的新兵,对部队的什么事情都感到新鲜、神秘、好奇。我悄悄问副班长刘马:“副班长,我们要去哪?”副班长严肃的说“待命!”这时我听到两个老兵在低声议论:肯定又是搞拉练演习,出去跑几公里就回来了。上午9点全营紧急集合,听营长陈克友作暂短动员后,才知道部队要去执行抗震救灾任务。但是去哪里,多长时间,我也不明白,也没敢多打听,懵懵懂懂的就上车随部队出发了。经过一天一夜的冒雨急行军,29日早晨8点左右到达唐山市。  当我看见眼前一大片废墟和路边上停放的一排排盖着白色布单的遇难者遗体时,大吃一惊,才知道昨天凌晨是唐山市发生了大地震。

  我在老家从没见过死人,这次一进唐山市就看到这么多遇难者遗体,不由的从心里感到痛心和恐惧。军车缓缓通过乱慌慌的人群,下午3点多钟到达了指定地点陡河电厂(第二天才发现就连我们搭建的帐蓬周围都是掩埋的遇难者坟堆)。连长岳中强和指导员任戎征对全连任务作临时分工后,立即带领部队分头展开了抢险救灾战斗。

  从下午到第二天早晨9点左右我们一排就从震塌的废墟中扒出来7具遇难者遗体,4个大人3个小孩。当我从废墟中发现第一个遇难者遗体时,吓的不由地叫了一声“这里有人”就跑到一边站着,不知所措。然而,指导员任戎征、排长于春荫、一班长申生桃、二班长申群富、三班长李泽俊、副班长刘马以及老兵姚贵仁他们一听到有情况,立即朝我手指的地方跑过去,就象对待自己亲人一样,用手扒开遇难者遗体身边的土,然后小心翼翼地把遇难者遗体抬放在空地上,再找被子盖好。我看到他们一点也不怕,只是心情沉重,话也不多说,安放好遇难者遗体后,又各自爬上废墟继续寻找。我想这也就是连长和指导员在战前动员时说的“对遇难者要象亲人一样,要有阶级感情”吧。指导员和老兵的一举一动,让我为我的胆小感到羞愧,我从心里暗暗告诫自己,我也是解放军战士,也是男子汉,不能这么胆小,再发现遇难者遗体,也要跟着他们一起上。晚上11点左右,我们在废墟下面再次发现了压在水泥预制板下面的一家4口遇难者,两个大人两个小孩(看样子女孩才5岁左右,男孩还不到3岁)。听旁边的一个工人师傅讲,孩子和妈妈是半夜才从四川到这里的。看到这一家大小4人遇难的惨状,战士们都难过的流下了眼泪。在指导员的指挥下,排长、班长和老兵们一起用手扒土、捡砖头,我也不敢落后,壮起胆子,强忍悲痛主动上前和他们用钢锯把钢筋锯断,一起小心翼翼地把4个遇难者遗体抬到空地上,再找来被子和床单盖上安放好。我能和老兵们一起抬遇难者遗体不觉得害怕,胆子也大了,信心更足了。第二天早晨,我们发现的第三个遇难者是一个怀孕的年轻妇女,那种凄惨场面至今我也不忍心叙说……。就这样,为了寻找和抢救可能生还的阶级兄弟,全连指战员连续三天三夜没睡觉,一直抢时间在废墟中扒来扒去,手指扒出了血指甲断了也不停下。八月份的天气是唐山最热的时候,在高温下,遗体腐烂的气味熏的战士们(戴3个口罩喷上酒精)头都疼,太阳穴就象要炸开似地难受,有的战士连累带困站在那几秒钟不动就能睡着。在寻找有生命迹象时段过后的十几天里,我们七连指战员,轮换着吃饭,轮流睡觉,克服重重困难,加班加点,争分夺秒,出色地完成了上级交给的寻找受伤人员,抢扒、掩埋死难者遗体,抢救重要物资、药品等重要任务。我也在这次战斗中,得到了很好的锻炼。


  8月10号,大面积搜救生命的工作基本结束后,根据抗震救灾总指挥部的安排,大部队转入清理废墟,掩埋遗体,重建家园工作。我们七连一排接受了清理唐山市新华中路人民银行办事处金库的任务。 那天我本应该上街给老乡理发(营里从各连抽出一个会理发的战士,组成理发小组上街给灾后的老乡理发),因八连、九连的理发战士有其他任务没来,营部负责理发工作的班长就让我回连队,就这样我有幸参加了我们排淸理银行金库的战斗。

我是山区农村的孩子,从来没听说过什么金库,更没见过金库是什么样,这次有机会能见到金库,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当我在10点多钟,急急忙忙赶到清理金库现场时,眼前的情景让我一下子感到很失望,金库没看到,而是看到了像小山一样的砖头废墟和大块水泥板。废墟水泥板上面是忙忙碌碌满脸灰土和汗水的战士,旁边空地上放着两排桌子,二十多名银行工作人员正在认真地清点着纸币和硬币。我走过去向班长申生桃汇报了我的情况,并请示任务。这时候才知道,我们脚底下站着的水泥板就是倒塌的金库。因为我来晚了,一排和指挥排的指战员已经从凿开的洞里把埋在楼板下面的全部帐本和金库里面的纸币及部分硬币清理了出来。一排长于春荫正站在倒塌的水泥预制板上指挥着一排战士在废墟中寻找剩余的硬币,指挥排长杨子江和指挥排的战士正在与银行的同志清点账本、凭证类的物品。一排的三个班长申生桃、申群富、李泽俊、副班长张志强,还有老兵罗举炳、李明堂满身灰土,在凿开的洞囗外边不停地扒土、搬砖头细心地寻找着、传递着从洞里面递出来的硬币。好奇心促使着我,班长和老兵们的行动感动着我,我什么话也没说拿着手电筒弯腰钻进了洞里,开始扒土扒砖寻找硬币。倒塌的金库里面挤满了碎砖烂瓦,水泥板随时有塌下去的危险。三伏天金库里面非常闷热,灰沙呛得人喘不过气来,大家轮流着在下面找,1分、2分……,一直找到晚上六点多钟时,听银行的同志说就差几块钱了,银行领导几次劝我们排长不让战士们找了,说银行部门有规定,允许金银数目有百万分之一的误差。排长说:“财经工作上允许有百万分之一的误差,我们为人民服务的思想却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误差,不全部把钱找到,就是没完成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听排长这么说,我们的干劲更足了,国家财产一分钱也不能少,争取一分不差的全部找到!差的钱越少越难找,但是战士们在困难面前不仅不退缩而且决心更大,信心更足。大家在扒过十几遍的渣土、砖头缝隙中艰难地一遍又一遍地翻找,银行工作人员也在不停地清点着战士们传递出来的硬币。我和副班长刘马、张自仁、吴开武、张必寿在洞里面打着手电筒、瞪大眼睛从废墟和砖头块下面继续寻找,大概是晚上七点多钟,我爬在内间的小洞里打着手电筒把土翻来翻去,就在我手指探进墙根的乱砖缝里,触到了一个硬子儿,我抠出来用手电一照,是一枚两分的硬币,我一边高兴地嚷着“我检到了2分钱”,一边往外爬,就像拾到了宝贝,当时战士们和银行的同志都特别激动,都在喊:全部找到了,一分不差!说真心话,当时90多万元钱一分不差全部找到了,我们只觉得是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心里特别高兴,其它什么也没想过。

过了几天,《解放军报》和《战友报》记者到七连工地采访时问我:“当时余震不断,在里面随时有危险,你怕不怕?”,我说:“班长老兵都和我们在一起,不觉得害怕”,又问我:“想没想过立功的事?”当时我没完全明白记者问的是什么意思,回答说:“没听说过立功,我不知道怎么立功,也没想过”。大约在9月中旬,我接到同学来信说,我上报纸了立功了,当时我也看不到报纸,对同学信中说的事半信半疑。直到11月份回到营房后,才找到了1976年8月21日的《解放军报》,报纸在头版显著位置用《一分不差》的标题宣传了我们七连一排清理新华中路人民银行办事处金库的事迹,并加编者按“某部一排在清理唐山市一个银行金库中,从废墟里把九十多万元现金全部找出来,做到一分不差,充分体现了我军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的革命精神”。年底连队召开总结大会时得知,38军军党委为了表彰和宣传七连“一分不差”的英雄事迹和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的革命精神,给我们七连记集体二等功,一排记一等功,一班长申生桃记一等功,一排长于春荫记一等功还去北京参加了抗震救灾英模表彰大会。还有指导员任戎征荣立二等功,连长岳中强、指挥排长杨子江、二班长申群富荣立三等功,我个人也立了三等功。当兵第一年就立了功,老家同学来信向我祝贺,团部还做了幻灯片宣传,我感到很高兴,很光荣!在高兴之余,我也觉得我是个幸运儿,在清理银行金库中,几个班长和老兵们吃苦耐劳,争前恐后,把危险留给自己,把方便让给我们新战士,而他们有的没立功,我只是捡到了最后2 分钱就立了功,感到受之有愧。

后来我才听班长说,当时清理银行金库时,连里分工明确,指挥排是清理营业厅的,二排是清理办事处周围废墟的,一排清理的是金库。报道主要讲的是一排,这其实是全连指战员共同努力的结果,是七连集体的荣誉。


  至今,唐山大地震已经过去42年了,我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工作也已28年,这些年,我回忆最多的就是连队参加唐山抗震救灾的事,是和战友们并肩战斗,一起抢扒遇难的阶级兄弟遗体和抢救保护国家财产的情景。我始终没有忘记过部队给我的荣誉,更没有忘记我们七连在唐山抗震救灾中为我军创造的“一分不差”光荣事迹和“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的革命精神。“一分不差”是我们七连的荣誉,也是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荣誉。我作为一名转业军人,不能忘记部队的优良作风和革命传统,在地方工作中始终谨记传承“一分不差”和“完全彻底”为人民服务的革命精神,无论是做培训工作还是做老干部工作,无论是做纪检工作还是做环保工作,我都能用“一分不差”精神要求自己,在执行政策纪律方面做到一分不差,在对党的忠诚上做到一分不差。现在我已经退休,但是“一分不差”和”完全彻底“的革命精神会永远激励我继续为党的事业奋斗终生 。

                         张志良

                    2018年11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