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名师大将莫自牢,千兵万马避白袍”,热播电视剧《琅琊榜》中梅长苏的原型就是南朝梁国白袍将军陈庆之。日本人称其为顶级膜拜的绝世战神,田中芳树依其生平著作《奔流》。付遥先生的南北朝史诗巨著《猎天下2》也曾给予神来的人物刻画与极高赞誉;毛主席读《陈庆之传》挥笔写下:“再读此传,为之神往”。他的最高军事成是南梁北伐:“庆之以数千之众,自发铚县至洛阳,凡取三十二城,四十七战,所向皆克”。陈庆之统南朝梁国7000白袍,以送魏国北海王元颢北归为契机,孤军深入敌境北伐,击败30余万敌军,攻战北魏都城洛阳,取得南朝北伐空前绝后的战绩。陈庆之41岁出将,卒于56岁,梁武帝萧衍念其功绩,破门第之见,赐谥号“武”(武将死后彰显功绩的最高荣誉)。

雪藏,寒门燕雀化鸿鹄

陈庆之,本非将种,又非豪家,出身于江苏宜兴寒门(南朝社会为三等:一等南来的北方人,二等楚人,三等江南本地人)。原为萧衍书童,后因萧衍称帝,于18岁任主书(皇帝的图书管理员)。陈庆之史书上称:“射不穿札,马非所便”,说明他不是勇冠三军的武将,而是不善骑射的智将,更倾向于文人儒士。他的主人梁武帝萧衍文武全才,才名曾为南朝梁国竟陵八友中的佼佼者,近朱者赤,因此作为近待的陈庆之耳濡目染更多几分才气与见识,特别是围棋方面卓有天姿。萧衍性好棋,每从夜达旦不辍,等辈皆倦寐,惟庆之不寝,闻呼即至,甚见亲赏。因此可见陈庆之与萧衍之间亲密无间,亦师亦友。萧武帝萧衍是陈庆之的知已,素知其胸中有沟壑,鸿鹄之志,有胆有识有谋略。但为什么雪藏二十年而不用呢?原因有以下三点:一、南朝梁国延续了晋朝的九品中正制,门阀制度等级森严,讲究出身,陈庆之系出寒门本来就机会渺茫,更何况还是个小小书童,就此点梁武帝萧衍就不如汉武帝刘彻大胆启用骑奴的卫青,还把姐姐嫁给他。这可能是源于其得位不正、多依靠门阀士族,底气不足造成的吧!二、南朝寒门获得政治地位的捷径就是不断获取战功。文人统军为非主流(当朝儒将仅韦睿一人而矣,其饱读诗书,拥有良好出身),多以南来的北方名将为主,看重骑射武力值,南人更无为将先例。三、南朝梁国立志北伐,当时不缺名将,曹景宗、马仙琕、昌义之、韦睿、裴邃等皆为当世名将,没陈庆之展露锋芒的空间。隐忍的二十年间,梁书用八个字形容陈庆之“散财聚士,常思效用”,散尽家才结交有才之士,以天下为棋盘,精于布局,等待时机,建功立业。时势造英雄,南朝梁国北伐攻战血染十七年之后,名将凋零,陈庆之41岁入世,作为武威将军伴驾二皇子萧综收徐州、守彭城,正式粉墨登场,寒门燕雀化鸿鹄,开始他波澜壮阔的一生!

大捷,扶摇直上显锋芒

北魏六镇大起义,葛荣兵锋所至,遍地狼烟。梁军借机北伐,陈庆之水淹寿阳后,封关中候。梁武帝萧衍锡假节,任总知军事。与领军将领曹仲宗、寻阳太守韦放(名将韦睿之子)兵锋直指淮北重镇涡阳,与驰援的魏军常山王元昭对峙。由于陈庆之出身及资历,其人微言轻,并不受到梁军将领看重,战争初期多数将领主张以逸待劳、后发制人,仅陈庆之一人主张待敌军驰援未稳,先发制人奇袭,但无人响应,陈庆之独率麾下二百骑兵夜袭魏营,使其大乱,全军惊骇,待回神过来,陈庆之早已收兵而去,给初到的魏国援军一个下马威,同时也展示陈庆之的“勇”,用兵的“奇”。涡阳战乱随后进入胶着阶段,打了近百场战役,互有胜负。魏军采用修筑营垒、步步为营的战术对付梁军。元昭正面修建九处营垒,涡阳的守军在梁军后面修建四处营垒,形成夹击之势。梁军大多数将领唯恐腹背受敌,商议撤军,唯陈庆之执节钺申斥,曹仲宗交出兵权,陈庆之再次展示出军事才华。无声夜袭连破涡阳守军四处营垒,震慑敌军,迫使守将率部出城投降。分派降兵去魏国援军九营垒告之涡阳城破,以乱军心。又使俘虏为前锋,梁军为后军,横扫九营垒,军心涣散,九营垒皆破,魏军全线溃败,血流成河,全军尽没。涡阳大捷,彻底改变了南北朝江淮地区的军事对峙形式,梁军由被动变主动,江淮地区据为已有,兵锋直指北魏首都洛阳成为一种可能。也成就陈庆之作为梁国后起第一名将的声名,彰显个人的“勇”与“仁”,用兵“善于布局,把握时机,一击必中,将闪电战与运动战运用到炉火纯青“的境界。梁武帝萧衍亲赐手诏嘉奖:“本非将种,又非豪家,觖望风云,以至于此。可深思奇略,善克领终。开朱门而待宾,扬声名于竹帛,岂非大丈夫哉!”慷慨陈述引为知已的陈庆之的战功由来。英雄不问出处,何必是将种豪门。仰望长空,风云际会方显英雄本色与功绩,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迎宾留史,从此如日中天,扶摇直上,这才是大丈夫所为!

震史,七千白袍猎天下

梁国7000白袍北伐,取32城,47战,破洛阳的神话主人公有两位,一位是送来北伐战机的魏国北海王元颢,另一位就是我们的主人公白袍战神陈庆之。先说元颢,他是北魏正宗帝室子孙。率兵镇压六镇起义之际,忽闻尔朱荣带兵入洛阳,杀胡太后及小皇帝,以北方武人身份助元子攸称帝,三千大小官员横尸黄河,史称河阴惨案。魏国“孝文汉化”后,国内存在两大势力,一方为北方武人,另一方为汉化豪强。而尔朱荣代表的是北方武人,河阴惨案受害者多为汉化皇族、豪强、官员,因此全国汉化豪强人人自危,在此情形下,元颢有机会可以争取汉化豪强支持与依附,问鼎帝位。叛乱事败,逃到梁国,凭借其外交手段泣泪请兵,除奸复国,收拾河山。成功后愿向梁国称臣,永不毁诺。当然梁武帝萧衍也有自己的如意算盘:希望借元颢及汉化豪强力量内耗魏国军力与财力,最好在魏梁中间出现一个南魏国,形成缓冲带,削弱魏国力量,保住已得江淮地区胜利果实,梁国坐山观虎斗,最理想是两败俱伤后,再一统山河。因此,派陈庆之统7000白袍送元颢归魏也就在情理之中。而北伐的结果,却是令所有人震撼的,成果是空前绝后的。当然,此场北伐战果占天时与人和,元子攸分兵平叛,元颢得魏国汉化贵族、豪强、官员的支持,得策反、军心不稳、一战而降的肋力,更多的是陈庆之与白袍军的功不可没。打铁还需自身硬,枪杆子里出政权。白袍军装备精良,战斗力极强,主力为陈庆之结交的豪侠之士,又兼陈庆之爱兵如子,不惧险、不贪财、讲军功、有谋略,士兵无不视其为军魂,甘心效命死战。至于为何着白袍,可能是为了区别魏军,增加辨识度,令外起到鼓舞士气的作用。历史上与其装备相似的仅有三国时期公孙瓒的“白马义从”,现在讲应该是梁国一支王牌军或是特战部队编制,所以在战争中才能将闪电战与运动战发挥的淋漓尽致。元颢与陈庆之占洛阳六十五日后,元子攸、尔朱荣、元天穆三军汇合号百万,贺拔兄弟、高欢、宇文泰、尔朱兆、侯景、慕容绍宗、独孤信、李虎等北方名将聚集,3天内11次冲锋,仍然无法攻破陈庆之白袍军固守的北中城。后采用迂回战术,先破洛阳,再战白袍,陈庆之指挥白袍队结成圆阵从容退兵,返梁时遭遇山洪爆发,队伍离散,多数为敌方俘虏,陈庆之假装和尚返回梁国,萧衍大喜。七千白袍飞舞,战马疾奔,纵横千军万马间,笑取江山猎天下,四十七战无敌,震古烁今,陈庆之不负此生!

历史雪藏陈庆之这位白袍战神,始于无知与质疑。这种无知与质疑是时代也是个人的。无知是人们对南北朝历史的模糊,它是中国历史上最真实的狼图腾,三百年大分裂,逐鹿天下的英雄史诗。北魏孝文汉化后,不再是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泾渭分明,而是一种民族与宗教的大融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孕育的过程是痛苦的,却诞生了没有民族芥蒂的隋唐盛世。没读南北朝之前,我不知花木兰是北魏巾帼英雄,更不知陈庆之奋起之姿与战功卓越,所以我自诩为无知。质疑在于缺少权威的印证,南北朝多王朝更迭,史料太多政治倾向性。质疑陈庆之是否搭了顺风车,走萧衍裙带路线,夸大了战功?质疑7000白袍败敌30余万,取32城,经47战破洛阳的真实性?质疑出身书童、无军事学历、文人统兵,是否能料事如神,战无不胜?希望千年之后,隔时空惺惺相惜,不再仅有一伟人毛主席“为之神往”,希望有你有我,为雪藏战神、白袍将军——陈庆之拍案喝彩!



于鸿顺

2018年12月18日于辉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