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犹豫了再三还是决定写这篇文章,以前大家觉得患艾滋病都是年轻人,而事实上近些年老年患艾滋病的比例在逐年上升,重视起来刻不容缓。

/老年人,离艾滋病并不遥远/

2015年,浙江义乌,一名91岁的老太太崔某,被确诊患上了艾滋病。而更令很多人大跌眼镜的是,她染上艾滋病的途径,竟然是性行为。

崔某丧偶已经20年,独居在义乌闹市区,虽然年过九旬,但身子骨还算硬朗,说话也中气十足。

由于一个人住,有时候崔某会收留一些捡破烂的流浪汉,既可以排遣孤独,还可以收取“住宿费”补贴家用。

这些年来,先后有两到三名60多岁的男性,要求和她同床共枕,崔某也稀里糊涂和他们发生了关系。

于是,就这样,她染上了艾滋病。

一提起艾滋病,很多人想到“性”;而一想到“性”,很多人觉得这是年轻人中年人的专利。没多少人,会把老年人和艾滋病联系在一块。 但数据让我们大开眼界:以贵州省为例,今年新报告的艾滋病新增病例中,60岁以上老人要占到三分之一。 来源 | 贵州综合广播 而来自杭州疾控中心的数据也表明,近年来杭州市新报告的艾滋病感染者中,大于50岁以上的男性高龄组病例,呈逐年上升趋势。 来源 | 杭州网 老年人,离艾滋病并不遥远。

/老年人,也有性需求/

很多人听到老年人患上艾滋病的新闻,必然要大骂“为老不尊”“老不正经”“老年人变坏了”,欺负老年人没掌握互联网上的话语权,想怎么骂就怎么骂。

但问题是,老年人有性需求,正不正常?当然正常。

性生活,从来不是年轻人的专利。很多老年人依然有性能力,也有他们的性需求。

国画大师齐白石,在57岁时,娶了18岁的胡宝珠为妻,一连生了8个孩子。胡宝珠怀上第八胎的时候,齐白石甚至已经83岁。


倒不是齐白石,以及那位知乎网友的外公,特别天赋异禀,普通老年人在性方面的兴趣,也不遑多让。 美国杜克大学对66到71岁老人的调查发现,对性有兴趣的男性为90%,女性为50%;性学家金赛的研究指出,94%的男性和84%的女性过了60岁仍有性行为。 而国内性学家潘绥铭,在《给“全性”留下历史证据》中说:在中国55-61岁的老年人中,53%的人每月有一次性生活,有39%的老年人可以达到每月3次。 来源 | 一条 看来,人老,宝刀不一定老。



老年人的性需求 /不是洪水猛兽/

但在很多年轻人眼里,老年人就应该慈祥可亲,就应该含饴弄孙,安享天伦之乐,不应该再有一丁点性欲。

有媒体做过一份在线调查,名为《你的父母还有性生活吗》,一共收到1000份有效问卷。其中有85%的年轻人认为,他们的父母已经没有性生活。(来源:一条)

一旦发现老年人的性欲,并没有按照他们想象中那样衰减,就觉得匪夷所思,无法接受。

陈晓楠主持的节目《和陌生人说话》,有一期聚焦在了北京的菖蒲河公园,那里是老年人的相亲角。

来公园相亲的老人中,有一位胡大爷,62岁,两年前老伴去世以后,已经谈过好几次恋爱。他毫不掩饰地表示,来公园相亲,就是为了满足性需求。

他做过最疯狂的事,是一天四次,这性能力,多少年轻小伙子都要自愧不如。


对于胡大爷这类老人,如此直白表露自己的性欲,不少年轻网友看不下去,骂得很难听:“真是越老脸皮越厚。”“一群不要脸的色老头!正经事不干,满脑子男盗女娼。”

他们把老年人的性欲,视为洪水猛兽,觉得丢人现眼。

但如果换个角度想:凭什么老年人就不能有性需求?凭什么老年人就应该符合你们期望的慈祥模样?凭什么老年人的欲望就只能藏着掖着?

社会评论作者黄羊滩说:“每个人只要不违反法律,不妨碍他人,其私人行为均应该被尊重。”


性是人类的基本欲望,如果你还把老年人当人看,那么就得承认,老年人也有性满足的权利,没人能够剥夺和指责。

性需求被忽视

/性风险就上升/

老年人的性需求被忽视、不被理解,带来的一个结果,就是老年人耻于谈性,也没人告诉他们相关的性知识,性风险陡然上升。 老年人艾滋病例增长,恐怕与这种忽视脱不了关系。 北京一名五旬老人李先生,通过跳广场舞的形式,结识性伴侣,来满足性欲。他觉得自己反正这么大年纪了,已经失去让人受孕的能力,就没有戴避孕套。 他大概以为避孕套的唯一功能,就是避孕。而且,他低估了自己感染上艾滋病的可能性。 于是,他染上了病。和他发生关系的50多名女性中,有十几个已经查出患上了艾滋病。 不仅如此,李先生得知自己患上艾滋病后,就觉得丢脸,也迟迟没去正规医院进行治疗。


因为性需求被忽视,没人告诉李大爷关于防艾的知识;因为社会整体的不理解,李先生不好意思,没及时治疗,还耽误了病情。


社会学家孙歆雨说:“片面地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老年人没有多大意义,我们应该对老年人群多一些理解、关爱,同时应加大艾滋病预防的宣传力度。”

如果我们对老年人多一点理解关爱,这些悲剧,本来完全可以避免。老年人的性风险,完全是因为我们的疏忽和无视,所导致的。

活得好的老年人

/晚年都有性生活/

多少孤单的老年人,想要在晚年搞一段黄昏恋,满足情感需要和性需要,让晚年生活变得更多彩丰富,却被害怕分走财产的儿女,千方百计阻挠;

多少渴望爱和陪伴的老人,去相亲公园寻找“艳遇”,却被年轻人指责“老不正经”“一群老色鬼”。

于是,很多普通的老年人,不得不自动屏蔽性爱,努力活成性的绝缘体,得成为年轻人们心目中无性无爱、坐而等死的枯瘦躯体。

但这个世界,总有那么多活得不一样的老年人


性是一种生命的能量。而能将这种生命能量保存到晚年,活到老爱到老,绝对可歌可泣。 所谓人老爱不老,做爱做到老,这大概是人世间,最美好晚年的模样。 老年人的性需求,并不是洪水猛兽,你是孩子,你是老年人本身,都应该正视这种需求,正视了,才能有安全可言。




觉得写的不错,请把文章分享出去让更多的人看到,喜欢写文章的也可以加入我的圈子或者微信进行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