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张岱的名篇《湖心亭看雪》。眼前立时浮现出一片美丽的冰雪世界,小小的心里装满了无限的喜悦与感慨这是读书给予人的快乐。

    多年以前,读过一首《四时读书乐》。还记得其中几句:“读书之乐乐如何?绿满窗前草不除。”“读书之乐乐无穷,瑶琴一曲来熏风。”这是春夏的情景,也是读书的乐境。“绿满窗前草不除。”一句,是形容生意盎然的自由自在的情趣,“瑶琴一曲来熏风。”一句,是形容炎炎夏日中书会给人一个清凉世界。这种乐境只有在读书时才会有。

    人生坎坷,在与文字相伴中渐生出充盈的内心和坦荡的气场。抵挡外在的浮华喧嚣,唯书香以宁静致远。福楼拜曾说过:“阅读是为了更好地活着。”的确,阅读一本好书,就好比是打开了生命中的一扇窗,明亮、安宁,有时还夹杂着卑微的喜悦。透过它,你可以看到来时的路,也可以预见遥遥的未来。琴韵书声的闲适中,红袖添香、坐拥书城的感觉,怎是一个“爽”字了得!

    我向来主张个性化的阅读。正如西方先哲所言,“一百个读者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作品容华和读者目光都具有可塑性。阅读不仅是被动地倾听作品固有的歌声,也可以主动发言,激发出作品早已蕴蓄好的、然而未曾发出的歌声,甚至连作者本人都感到惊讶和神秘莫测因而也趋近谛听的歌声。创作和阅读都能把擅长思考的人变得丰富。思考是重要的,充满诗意的思考尤其重要,思考着,人才是活的;思考着,才能观赏到作品灵魂在纸上的舞蹈。从某种意义上说,为着成全作品,好读者的作用在作家之上,他们是延展作品原有之边界,并对世界精神作注释的人。所以,陶渊明说:“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金圣叹读到《西厢记》“不瞅人待怎生”一句,感动得三日卧床不食不语。这都是读书的至高境界。

    读书,同时还能突破时空的界线,使我们足不出户,就可领略纷繁美丽的大千世界正如清朝的读书人张潮写的那本《幽梦影》里说的:“文章是案头之山水,山水是地上之文章”,不入俗情,透着高雅。

    以读书为乐的人,大多也喜欢聚在一起交流读书心得。找一个新月晴和的傍晚,三五成群,同坐藤下,共焙香茗,谈谈四时感悟,说说书山行旅。生命自有了一份难得的润泽与沉醉,真是好不惬意!宋代一才女朱淑真有诗曰:“一枝淡贮书窗下,人与花心各自香。”

    生活,有时清风朗月,有时也有阴霾惨雾,但是因为有书相伴,相信快乐终会与你一路同行。所以我说,读书是人生最美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