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ijing Summer Palace:Piercing through golden light


虹卧石梁,岸引长风吹不断。

波回兰桨,影翻明月照还望。


十七孔桥上所有匾联,均为清乾隆皇帝所撰写。

金光穿洞:每年冬至前后的日落时分,大约下午4点前后,颐和园十七孔桥的所有桥洞会被夕阳染上一抹金光,乍看就像是在桥洞里点燃了一盏盏明灯。人们把这种奇观称作“金光穿洞”。

提示:选择一个晴好天气,提前一些天来观赏和拍摄。光的角度不会偏差很多,但是游人会相对少了很多。冬至时,这里人头攒动、摩肩接踵,用“没有立锥之地”来形容,毫不夸张。

金光穿洞的成因:日落的方位随着季节在不断变化,冬至前后,太阳直射南回归线,下午4点前后,此时太阳的高度,使其光线与地面的夹角让阳光恰巧照在了十七孔桥所有桥洞的侧壁上,时间只有10分钟。


除了时间因素,还需要有晴好的天气、水面或冰面的强烈反光。

乾隆帝非常喜欢颐和园,每年数次前往游观,吟咏颐和园的诗有很多。


何处燕山最畅情,无双风月属昆明。
侵肌水色夏无暑,快意天容雨正晴。
倒影山当波底见,分流稻接垸边生。
披襟清永饶真乐,不藉仙踪问石鲸。

但品读乾隆有关颐和园的诗时,里面不仅没有一首咏夕阳下十七孔桥的诗,也没有咏颐和园夕阳落日的诗,更不要说“金光穿洞”了。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因为乾隆给自己立了一个规矩,如他所说:“过辰而往,逮午而返,未尝度宵。”也就是说,他每次赏游颐和园都在上午八时左右,到中午就返回,从不在颐和园中过夜。这一点,乾隆帝还真是做到了。


所以,我们今天能够欣赏到的十七孔桥“金光穿洞”的自然美景,当年的乾隆大帝却没能看到。


湖畔夕阳晚,浅秋暗黄昏


金山竹影几千秋,云锁高飞水自流。
万里长江飘玉带,一轮明月滚金球。
远至湖北三千里。近到江南十六州。
美景一时观不尽,天缘有份画中游。

颐和园就是因为乾隆皇帝的这首《画中游》而建造的。

行摄日记:2014年立冬日到北京拍银杏

因为正在开APEC会议,北京的街道上到处都是站岗、巡逻的武警和警察。


上午先到钓鱼台银杏大道,可能是为了确保APEC蓝,银杏大道地面上的落叶被扫的干干净净,还围上了警戒线,有武警把守,不准进入。景致全无……真是无语。


再到地坛公园,这里地上落满了黄叶,但是,黄叶上都是人,人太多太多啦!


去颐和园看看吧,这里也是人太多了!比地坛公园的人还多,(因为这里的人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包括我们,地坛公园大多数是北京人,只有少数外地人,也包括我们)。


到处都是人人从从众众啊!都是天气晴好惹的祸,无法回避。只能用长焦拍特写或镜头只能朝上,根本就无法完美取景。


下午3点,到十七孔桥拍金光,那时这里还不是网红,人相对要少,拍这个金光穿洞的人也不多。


2016年以后,“金光穿洞”成了网红,于是,每年慕名而来拍金光的人们也就越来越多了。据说下午1点到这里都没有位置了。


颐和园

钓鱼台银杏大道

地坛公园

路漫漫其修远兮 吾将上下而求索

The road ahead will be long and our climb will be stee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