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林一苇

改编:左旗

那天,我站在阳台上,忽然,掉到怀里一朵花。 那天,我坐在黄山上,忽然,掉到怀里一朵花。 那天,我睡在垃圾丛中,醒来,看到怀里有一朵花。 第一朵花是黄玫瑰,我忧伤的黄玫瑰。
 

  第二朵花是白玫瑰,我纯洁的白玫瑰。

  第三朵花是黑玫瑰,我喑哑的黑玫瑰。

  那天,我遇到你,我忽然觉得你飞起来了,飞的很高很高,我仰着头看你,看着你一点一点消失在天上。我揉着涨痛的眼睛正要低头,你忽然就落到了我的怀里。 你的衣襟抚动我的发梢,你的双手从上到下抚过我的双颊,你的双脚顺着我的领口插进我的怀里,你温润的肌肤轻轻贴住我的胸膛…...

天哪!我的胸膛瞬间鼓涨与饱满。那种晕眩的、涨痛的、迷醉的、爆裂的、炽热的、寒凝的、气绝的、逼厌的、洞穿的、粉碎的、欲仙欲死的嚎叫与唾手而弃的十万种死去活来感觉在一瞬间我已尝遍。  

  你轻轻的朝我脸上吹一口气。 那是荷的清香夹杂着地心的清凉的一口气,那口气来过,我醒了。 我问,你是谁? 你说,我是你怀里的一朵花! 我哭了。我的花,我的爱,你的第一句话,就让我知道,你多么了解我,你是那样给了我感觉!

  其实,你哪里是掉到我怀里的一朵花,你知道的,你是我一万年才求来的。在一万年前,我把我的双脚劈成柴,供玉帝烤火,五千年前,我将我的双手熬成蜡,供在佛祖面前点灯。 在三千年前, 我将我的心捻成尘,给一粒种子做铺.....我求,我哭,我的血化成雨,我的泪化成雪,我的一张脸化成纸——在风吹来的时候护住你,这才求来你今天落到我怀里! 而我仅仅求你,陪我呆一天就行!

  花,花,我怀里的一朵花。 花,花,我怀里怎么一直放不下!

朗诵/制作:安

图片: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