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水墨秋言

图/电影网络

  由今日回想,在11月21日,和小雨一起在电影院看无名之辈,偌大的电影厅全场只有三人,很是安静,让我们深深地投入进电影故事之中。

当电视节目里在调侃恶搞两个“蠢贼”的时候,眼镜忍无可忍拿起枪说要去找回尊严,“可以打我,可以抓我去坐牢,可以杀了我,但不要这样侮辱我”。当他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让人禁不住要爆笑,抢劫的视频加上特效配上音乐“隔壁的泰山”做成鬼畜,原本严肃的持枪抢劫活脱脱变成了一出娱乐全民的闹剧,这可真的是两个无比搞笑的蠢贼,都这时候了,还哭天抢地强调自己的尊严,这在别人看来,不过是增加了笑料罢了。

  到了这时候,或许还不能理解眼镜所说的尊严,但镜头一转,全身瘫痪的马嘉祺小便失禁,在两个陌生男人面前,那滴在地板上的仅仅是尿液吗?不,是尊严,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无能为力。一直彪悍毒舌的马嘉祺此刻彻底慌乱了,哭喊着让他们走,而眼镜安静了,沉默了,隔着头盔,我想他看到了眼前这个“泼妇”其实与自己同病相怜,那看似坚硬的外壳下,实则是一个破碎不堪、苟延残喘的灵魂。

  整部电影中,我泪点爆发的时刻是眼镜和李大头帮马嘉祺拍照的时候,这也是马嘉祺死之前的愿望:站着拍一张照片。这短短几分钟的画面,却笑点与泪点兼具。两个人手忙脚乱绞尽脑汁,却只是徒劳,马嘉祺只能像个玩偶一样任他们“摆布”,即使这样,哪怕站稳一秒钟都做不到,这多么无奈,多么崩溃。当时我不知不觉地笑了,却如此的心痛,,这画面和动作有多搞笑,心痛就有多强烈,注意到马嘉祺那一闪而过的笑中带泪的脸了吗?那脸上有无奈,有痛苦,有感动......

  这部电影台词配音用了方言,不知道对于不是完全能听懂电影中方言的人来说,会不会因为语言的关系而减少了一些这部片子的魅力,如果有,那真是太可惜了,因为纯方言是这部电影的特色之一,还有其中的插曲,尧十三的《瞎子》,也为影片增色不少。

在眼镜为马嘉祺戴上耳机时,马嘉祺问“好不好听”,眼镜答“好听”。此时的马嘉祺以为自己会在睡梦中安然死去,此时此刻气氛很悲凉,但当歌声响起时,给我的第一感觉是错愕,转而满心感动,不禁感叹这首歌选得实在是太合时宜了,这配乐手法真是高明。

  貌似云贵川方言相通,这首方言歌曲很土气,很接地气,也许在很多年轻人看来很土,但是我觉得选用这首歌的高明之处也就在于此,这首歌是眼镜给马嘉祺听的,可以说这很是符合眼镜的身份、阶层、审美、心境,因为眼镜是个进城打工的穷苦农村少年,没有什么文化,却空有一颗做大事和当大人物的心。

  细细听这歌词,字字句句唱的不就是这些无名之辈们的心酸苦楚吗?曲调很为凄美,但歌词却很是粗糙写实,不加美化,这不正是平凡生活中普通小人物们的真实生活写照吗?

  这部电影之所以如此的打动人心,演员们的演技自然无需赘述,更难能可贵的是,导演对于整部电影的把控收放自如,不刻意渲染悲伤气氛,而是巧妙地在“悲”和“喜”之间沉稳转换,让整部电影叙事结构与情绪表达很是自然流畅。

生活不就是这样嘛,抓给你一把苦,又给你撒一点糖,懂得了生活的苦,那我们自然能感受到电影中的悲凉。

  “为什么会有桥?”

“因为路走到头了。”

“桥也是路,在水面上的路。”

那我希望陪你一起走过剩下的桥。

  人生,正如戏,

不如笑着,活下去。

(2018年12月16日,浙江金华义乌,晴)